币圈历险记: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梦

来源: 节点财经   

这个圈子混入了太多投机取巧的人,他们沉浸在“庇护所”里,却忘了世界的天然规则。

这是三个关于数字货币的故事,故事的主人公有经历过“矿难”的矿工、误入区块链传销的中年妇女、资金断裂的项目创业者,他们唯一一点共同之处,便是都深陷一夜暴富的美梦且不愿醒来。

故事不必拘泥于结局,如果能让人静下心来思考两分钟,就够了。

币圈历险记: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梦

01

“胖子的美梦

是他一个人的冒险”

2013年5月的一个下午,我和胖子在学校门口的网吧里打网游。

胖子深吸了口烟,把烟头扔在地上狠狠碾了几脚,“老驴,你知道比特币不,听说这玩意儿特赚钱。”胖子又大白天做起了发财梦,脸上的肥肉都兴奋地颤抖了起来。

“我就知道丘比特。”我忙着打LOL,没空陪他做白日梦。

“听人说租个机房,整几个矿机天天挖矿,赚翻了。”

“你还惦记挖矿?前段时间有个矿厂可刚出事儿,几十个人遇难,新闻天天播呢,你可小心点。”我摘下耳机,严肃的看着他。

“嘿,什么跟什么,此矿非彼矿,继续撸你的吧,跟你聊不明白。”胖子大咧咧地倒在椅子上,又从兜里捻了根烟出来,“要我说你就是眼皮子浅,我要是你,我就赚了钱把这网吧盘下来,天天包场。”他眯着眼睛嘬了一口,快活地说道。

胖子是我们宿舍里最有“头脑”的人,满脑袋使不完的鬼聪明,大一刚入学,他就靠倒卖被褥的小生意赚了几千块钱。

后来胖子又想出了新的赚钱点子。当时学校附近的几个驾校竞争严重,胖子瞧出了商机,主动给驾校当校园代理,一个生源提成两百。那段时间胖子逮谁问谁,“同学,你学车吗?”如此努力之下,胖子的生活质量确实小有提升,从哈德门升级到了中南海,当然,成绩也毫不客气的亮了七八门红灯。

这都是小钱,胖子的梦想是赚大钱。

胖子从论坛上看见了比特币赚钱的消息,帖子的楼主说自己靠挖比特币,连养老钱都赚够了。胖子不由得心生向往,这可是暴富啊,自己要是暴富了,首先得从烟上整顿,中南海是不能再抽了,至少也得一天一包中华。

为了中华,胖子开始在网上搜索比特币的相关资料,下载挖矿教程。论坛上说,前两年自己用电脑在家挖矿没准儿还能挖到一些,现在就甭做梦了,散户想要挖到一个币比中500万还难。

抉择之下,胖子决定斥资几个月生活费从淘宝购买一套矿机。学校的宿舍晚上10点就断电,胖子为了矿机能够正常运转,在学校附近租了个单间。

从那以后,胖子开始变得忙忙碌碌,鲜见人影。

“比特币涨疯了,老子要发财了!”十一假期刚过不久,胖子在QQ上兴奋地给我弹消息。

“不会吧?还真让你小子瞎猫碰上死耗子了?”我蹙了眉头,胖子成天瞎鼓捣,还真鼓捣出名堂来了?

“嘿嘿,等着瞧吧,等我赚了大钱,一天三顿饭都去星级酒店吃。”胖子发了个得意的吸烟表情过来,“对了,别忘了老师点名时帮我答到啊!大恩大德兄弟我一定铭记在心!”

“等着拿肄业证吧你。”我酸溜溜地回怼了胖子一句,心里竟生出了点羡慕之情。

2013年11月19日上午,比特币迎来了惊魂30分钟,胖子的心情也如同币价一般,坐了一趟疯狂过山车。那天上午,比特币价格一度冲到了8000元,很快又回落到5800,随后又逐步回升到了7000多块钱。

胖子觉得时机到了,把手中持有的币抛了出去,狠赚了一笔,虽然不够养老的钱,但对学生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目。

胖子总算初步实现了抽中华的愿望,单间也不住了,改租了整套的公寓。

但他没成想,好日子这么快就到了头。随后比特币价格就走上了下坡路,一路下跌,到年末的时候,已经跌破70%。高昂的电费和矿机的维护费用,让胖子每天都在吃老本,连公寓的房租都快支付不起了。按胖子自己的话说,是“每天都活得心惊肉跳,经常夜半梦中惊坐起,神经跟币价绷在一起了。”

权衡再三,胖子决定结束短暂的矿工生涯,收手不干了。彼时,胖子手里还有少量的币,“不卖了”,胖子自嘲道,“留着当纪念币,不枉我在人间走一趟。”

“那以后怎么办?再也不挖了?”

“不挖了,黄粱美梦一场空,以后老老实实上学,脚踏实地工作。”

胖子的冒险是他一个人的美梦,我们未曾经历,没办法置身处地感受他的心路历程,逐渐大家也就忘了这码事儿。

17年末,比特币价格暴涨又上了新闻,我突然想起来胖子手里剩下的那些币,赶紧给他拨了个电话过去,“胖子,比特币都十万块钱一枚了,你手里剩下的那些呢?”

“嘿嘿,”胖子熟悉的笑声又响了起来,“等着我发大财吧。”

看来这场美梦,胖子是打算继续做下去了。

币圈历险记: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梦

02

“林红稀里糊涂

又不愿放弃发财机会”

林红前天刚满47周岁,生日是在吵架中度过的。

半个月前,她偷偷挪了账户里一万块钱,跟着朋友投了一个项目,说是“投一万即返七万数字资产,七天倍增一次”,结果还没享到红利,就被丈夫发现账户里的钱不对劲。

丈夫让林红去把投资的钱要回来,林红咬了牙关,就是不肯。儿子马上要毕业了,这么多年家里也没给儿子攒出个首付,林红这次是下定决定要给儿子赚个老婆本儿回来。

“天底下哪有这种一本万利的好事儿?”丈夫怀疑林红又遇到了诈骗团伙,这不是第一次了。

“你这榆木脑袋,跟不上时代,”林红手一摆,“我现在账户里就有七万咧,人家说这叫数字资产,以后拉一个人还能再拿七万。”

”我不管那么多,你赶紧去把这一万要回来。“丈夫有点坐不住了,他隐约感觉林红这笔钱又要打水漂了。

林红与丈夫做过许多活计,都没挣到什么钱。

起初丈夫在工厂里做了几年活,效益不好便辞工回家了。后来又寻了点别的营生,四处凑了点钱,买了辆小吊车,到建筑工地上找活儿干,虽然总得看包工头脸色,好歹也算是有了长期养家糊口的生计,能够勉强维持一家三口生活。

林红一直没有稳定工作。孩子出生以后,柴米油盐酱醋茶,处处需要钱,林红在马路边租了个店面卖小吃和饮料,但体力和精力付出太多,赚钱又太少,不过几个月就关门了。后来又支了辆流动车摊沿街卖东西,多时一天一两百块,少时一天几十块,丈夫劝林红,钱虽少,但只要俩人齐心协力,积少成多,也能把日子过美了。

但林红是个沉不住气的例外。有一次,一个来流动车买东西的顾客暗暗问她了不了解西部大开发,林红看着对方神神秘秘的样子,不由得也压低了声音,“什么西部大开发?”

“就是国家在帮助一些胆大的、有魄力、有助于国家发展的底层人才赚钱,解决贫富不均问题,现在投资21份,一份的价格是3300,两到三年后回报1040万,这份生意是纯资本运作,五进三阶模式……”顾客越讲越得意,林红也听得热血沸腾。

“要不要跟我去考察考察‘生意’?”

林红心动了。

世界上居然有一种生意只要投入69800,两三年就能赚回1000多万,谁听了不心动?年前她去算命,先生说她今年将得遇贵人,运势亨通,如今终于等到了。林红背着丈夫将流动车摊转手出去,拿着转让的三万块钱,还有这几年夫妻俩勤恳攒下的四万块钱,匆匆跟着顾客坐上了西去的火车。

一个月后,林红给丈夫打电话,一改当初市井妇女腔调,斗志昂扬地跟丈夫介绍自己投资的“1040阳光工程”,并信誓旦旦地告诉丈夫,“要么你再凑点钱投进来,要么你就看着我挣大钱吧。”

丈夫在工地上听过工友讲传销组织,立刻意识到林红这是被洗脑了,无奈林红被发财冲昏了头脑,怎么劝也不回来。

可惜林红的雄心壮志还没来得及实现,团伙就被人举报,整个被派出所端掉了,她也只好随着被驱散的人员一起怏怏回了家。

7万块钱怎么办?还能怎么办,打水漂了呗。

然而几年过去,林红还是不死心。

半个月前,微信群里有人转发“北京开了个数字货币超市,数字资产将颠覆世界……”、“这一消息宣布后,数字货币或将成为新型人民币!”、“区块链时代来了,千年难得一遇的财富机遇你还要错过吗?”等等诸如此类的文章,林红点开以后,什么“区块链”、什么“杠杆”、什么“网民股东化”、还有一堆英文字母,看得她糊里糊涂,但又不愿放过这“千年一遇的财富机会”,只好去私聊群友问个明白。

群友给林红发了几份“优X汇”的文件,文件里明明白白写着,优X汇在全球招8000万合伙人,现在是优惠期间,原价十万现在只需一万就可以成为合伙人……现在投资一万块钱,账户上就有7万的数字资产,其中5万的数字资产每七天倍增一次……每招募一个合伙人,账户上再倍增7万数字资产……

林红在心里迅速盘算了一通,是个回本快的买卖,比起69800来说一万块钱也不算太多,先投着试试。

群友给她介绍了优X汇负责人,听了负责人一番讲解以后,她愈发觉得这是一个赚钱的新风口,毫不犹豫的转了一万过去,负责人效率也高,隔天就给了她一个“账户地址”,并通知7万数字资产已经打到。林红一颗心放了下来,专心按着负责人的指示,去各个群里发消息,发展下级。

“我不管那么多,你赶紧去把这一万要回来。”丈夫又重复了一遍,语气中隐约透着怒气。

“马上就又倍增了,倍增之后再取出来行不?”林红试探性地问,“你不懂区块链和数字资产,这东西增值特别快。”

丈夫不理会她的询问,一把将手机抢夺了过来,他几乎可以断定,林红又被洗脑了,满嘴的什么“区块链”、“数字资产”,一定是着了魔了。

丈夫从林红的微信列表里找到优X汇负责人,要求退回一万块钱,负责人磨蹭了半天才回复,退是不能退了,都兑换成数字资产了,数字资产可是会升值的,做人不要目光这么短浅。

“不退我们就报警了。”丈夫愤然敲下一行字,对方却已经删掉了好友。

这下,林红慌了,匆匆翻出负责人曾经发给她的“账户”,让在外地上学的儿子登陆上去查看。儿子发回来的截图上确是有着几万的P币,但后面也赫然显示着,约等于人民币700元。

林红想着早上刚发过的那句“加入就赢,风险归0”,突然脚软了下来。

币圈历险记: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梦

03

“区块链这风口

必须真金白银见证一下”

“哥们,最近手头宽裕吗,我想借点钱。”

“借多少?”

“几万,几十万,几百万,你能借多少?”

“……我看看手头有多少,待会儿给你回信。”

挂了电话,我点了根烟,望着窗外渐暗的天色陷入了沉思。

去年春节,我们回老家的二十几个老同学组织了一场聚会,饭桌上王志强出尽了风光。

当年他成绩不算好,毕业后连着找了几个工作都做不长,后来开始当销售,卖医疗设备,卖着卖着卖出名堂来了,当上了老板,狠狠赚了几笔钱。

那天聚会王志强迟到了半个小时,来的时候,呼啦啦从包房门外走进来了两三个人,王志强向大家热情介绍,这个是他的“合伙人”、那个是他的“助理”……我们在座的二十几个同学迅速交流了眼神——这是来聚会呢,还是来装X呢。王志强个头矮小,略微秃顶,一件皱巴巴的衬衫勉强包住了凸起的肚子,不说他是老板,外人一定以为他是个司机。

饭桌上喝了点酒,没多久王志强就满脸通红,嗓门也渐渐大了起来,开始手舞足蹈地跟我们谈“区块链”、“数字货币”。他不停地用食指叩击桌面,“比特币从09诞生到现在,9年时间,从五分钱人民币,到现在翻了几百万倍……为什么这么值钱?共识机制知道吗?全世界都觉得它值,它就值,这就是区块链的信仰和灵魂……”

一套说辞下来,王志强口干舌燥。桌上的同学们大都从事传统行业,公务员,教师,零售,对他说的这些新奇术语都摸不着头脑,大家面面相觑,眼神中充满了怀疑和警惕。有几个在媒体工作的倒是听说过一些,但也怀着质疑的态度——“涨得这么快?这得冒多大的风险?”

王志强微微一笑,喝了口茶,“投资嘛,风险越大回报越多。怕风险,可以来投资项目嘛,越趁早投资,获的利越多——要是大家都知道的东西,早就已经完成套利了,还有你什么事儿。区块链的去中心化,是能改变未来人类生活的……说这些估计你们也听不太懂,小刘,把咱们白皮书发给老同学们看看。”

坐在边上的助理赶紧发了一份pdf文档到同学群里。“我们这个项目,是把医疗设备跟区块链技术相结合,将医疗设备上链,这样可以做到设备的防伪和溯源……”王志强的合伙人清了清嗓子,开始侃侃而谈,“大家研究一下我们这个白皮书,懂的人应该能判断出来,我们这个项目是有价值的,未来的上涨预期是几倍甚至几十倍收益率的。”

一旁的王志强掸了掸烟灰,补充了一句,“区块链这波风口,必须得真金白银地来见证一下,不然以后肯定得后悔。”

“王志强,你这是想让我们投资?”

“说白了,我就是想带着咱们老同学一起飞,一起赚钱,要发财就一起发财,不能我王志强一人吃肉其他人喝汤,大家说是不是。”王志强说得激动,一时之间唾沫星子乱飞,“谁不想发财?赢了那可是靠海别墅,会所嫩模,想要多少有多少。”

话说到这份上,我们也知趣,纷纷站起来敬他,嘴上说着感谢王总,心里对王志强的滋味却越来越复杂——王志强是个野心勃勃的投机分子,我们这群循规蹈矩的人,是断然不敢跟的,何况我们到现在还没摸透这区块链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那天的聚会,王志强有事儿先离开了 ,他这一走,席间跟炸了锅似的。

“我看,这王志强脑袋是出了毛病了,好好的生意不做,去搞什么链。”

“亏他还是干销售的,讲了这么一通也没讲明白他这项目具体是干啥的,依我看,他自己都不明白这区块链,就是想赚个快钱。”

“行了,咱们就当看乐子了,这投机的事儿啊,胆子小的还真不敢干。”

吐完槽,大家也就当这事儿是茶余饭间的谈资,谁也没真上了心。

但我没想到王志强这么快就跟我打电话借钱。

电话里头的他跟半年前意气风发的模样简直判若两人,问他出了什么事,也只是支支吾吾地说,项目资金方面出了点问题。

毕业以后我进了市里一家杂志社,靠写稿子为生,稿费也仅够还个房贷,王志强口中的“几十万”、“几百万”实在是对我的抬举。

我这辈子唯一的投机行为,是几年前单位组织去云南旅游(002059,股吧),路过翡翠原料档口没经得起导游的诱惑,花了一万二买了块碎料——后来我才知道,好的翡翠料子一万二断然是买不来的。

从那以后我便不敢再冒这种风险,只买保本保息的理财产品,连股票都没碰过。

后来懂行的朋友告诉我,那时候的翡翠原料市场看着火热,实际上已是强弩之末,成品销售迟滞,新进的投资人也越来越少,进的越晚就越危险。我隐约觉到,王志强似乎遭遇了同样的境况。

跟自己做了一场思想上的拉锯战后,觉得这钱还是不能借王志强。至于区块链到底是不是风口,我并不关心。或许是王志强的风口——但肯定不是我的,我的风口是下个月的工资、奖金和稿费。

一根烟燃尽,天色也完全浸黑了。

“喂,王总,我手头钱也不多,恐怕是不能借你了”,我暗自组织了一下语言,还是决定跟他摊出底细,“但哥们我劝你一句,离这些币啊链啊远一点儿,不是咱们能玩得起的。”

王志强显然没有预料到是这种反馈,隔着电话也能感觉到他的脸色倏地阴沉了许多,“你不懂——你不懂——,这是风口,把握不住机会就溜了……”

我叹了口气,挂了电话。

这下我敢断定,他是真的走火入魔了。

币圈历险记:一年365天我都在做暴富梦

04

“写在最后”

这是三个真实的故事,从小人物中窥探币圈万相。一个新兴的行业,总会吸引众多盲目的投机者。如今监管愈加收紧,政策之下,区块链市场或将褪去纸醉金迷的外衣,渐渐走向平稳之路,期待下一个365天。

来源: 节点财经

晴天
互金财经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上海互金协会继续打击老赖 借款人逾期、涉诉都将被录入市信用平台 下一篇:步入严冬的电销车险断崖式下滑 重拳整治下寻出路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