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周期性失业潮:超20000人在失业边缘挣扎

来源: 新流财经   

2018年7月10日深夜,上海依旧闷热,天空偶有雷声,暴雨欲来。24岁的常生从工作了一年半的催收部门离职,没有带走任何物品。 

2016年,常生进了一家消费金融公司的贷后催收部门,饱含热血,可以一天不喝水的狂打电话五六百个,一个月能挣17000-18000元。 

但去年底以来,随着监管趋严,常生的工作遇到了瓶颈,“不许短信轰炸,不许有恐吓言语,不许在非工作时间拨打,不许骚扰第三方联系人”,条条禁令,让常生和他的小伙伴们工作举步维艰,能催回的单子越来越少。 

“我属于主动离职的,与其早晚被裁,不如自己走来得畅快”,常生坦言,数月前便谋生了离职的念头,但一直没准备好,最近P2P频繁暴雷带来了一系列连锁效应,使得他果断离开了曾经喜欢的公司。 

这里的一系列连锁效应指的是,在诸多P2P平台暴雷的大环境下,原本依靠P2P资金来放贷的消费金融平台被迫收缩甚至停止放贷,借款人无法借新还旧,部分平台逾期暴增,甚至出现借款人恶意投诉平台的现象,催收部门很多人完不成业绩只能被裁员。 

“我们催收现在的投诉率很高,高到一些催收员不敢再接甲方的单子”,另一家上海催收公司的员工江强也充满了无奈,“最近一个月以来,一些客户接通电话就直接投诉。只要客户加了几个老赖群,被告知了各种投诉威胁催收的方法,基本上这个客户就凉了,”江强和常生一样对贷后催收工作厌倦透了,也谋生了离职的想法。 

离职后的常生没有去找新工作,而是找了4个朋友,开始做起了贷款中介服务。 

常生坚信这个社会上借贷需求是一直存在的,一些新上线的信贷产品也需要代理商们来拓展市场。 

“以前工作的时候就一直在关注这方面,我相信做渠道代理还是很有前景的”,目前常生的小团队已经代理了一些线上借贷产品和车贷产品。 

1.超20000互金从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