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盒子CEO吴芳芳首度现身 回应“跑路”传闻

来源: 中国经济网   

辞旧迎新之际,几家欢乐几家愁。当阿里等电商一路高歌猛进之时,被称为“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的绿盒子企业却度日如年,“绿盒子破产,美女CEO吴芳芳转移财产跑路”的传闻满天飞。12月30日,绿盒子童装CEO吴芳芳首度现身,回应中国经济网记者独家采访关于“跑路”传闻。

“我正在积极处理此事,也在和供应商们积极对话协商,希望大家可以稍微理性对待,绿盒子有品牌价值、产品设计、线上运营优势,我已经委托律师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希望能够转型代运营公司,用自己的能力把公司经营下去,慢慢还供应商的钱。同时我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审计,以此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对于绿盒子此次破产危机的爆发,中国经济网记者从知情人士了解到,负责绿盒子供应链的主管突然失联一周,让供应商们非常恐慌,集中来公司追讨货款并上诉,导致绿盒子支付宝账户在“双11”后第二天就被冻结。

绿盒子天猫、淘宝店铺12月已经被屏蔽导致仓库里的货品无法销售,公司的现金已经陷入几乎弹尽粮绝的处境,由于无力偿还供应商的货款,被“逼债”之下,绿盒子无奈向政府申请“破产”。

绿盒子这几年发展就像“过山车”

从线下走到线上,从淘宝到B2C,从自有品牌到迪士尼授权,绿盒子童装这几年经历了什么?

采访中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到,绿盒子品牌一路走来经历过切肤之痛:2008年离破产“只差一个决定”。线下加盟商订货毁约,绿盒子CEO吴芳芳抱着最后一搏的想法从线下连锁转型电子商务,正赶上电商机会最好的时候。

靠着创始人吴芳芳设计师出身的专业度、以及整个团队的新式打法运营、货品模式,绿盒子在当时还未开发的母婴领域一炮而红。2009年到2010年每年销售额翻倍增长,2010年年底,以闪电的速度接连完成了两次融资,总计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10年电子商务网站进入独立B2C的野蛮生长时期,网络上的论调都惊人的一致,认为电商不做B2C就没有出路和明天。这一时期,许多成名的淘品牌都纷纷搭建独立B2C,绿盒子也不例外,投入大部分精力和财力轰轰烈烈打造独立B2C网站。2011年3月绿盒子官方网站上线,随之而来进入销售惨淡,大幅裁员疑似“破产清算”的那一时期。

2011年,吴芳芳有着最惨痛的经历和最沉重的领悟。在回顾这段经历时,吴芳芳坦承:“2010年底投资进来,2011年和2012年绿盒子因为砸自己独立的B2C官网造成了较大的亏损,形成了不小的窟窿。”

业内人士分析,因为两次融资,绿盒子内部的股权发生变化,吴芳芳的股权遭到资本方的严重稀释,之后绿盒子的走向尊重了董事会的决定,违背了吴芳芳的规划方向。

这次重大的失误策略让绿盒子一直负债前行,导致企业的发展始终无法走上一个正轨。2013年经过努力调整后,绿盒子在2014年已经基本实现了持平,并且保持了一定的增长。

简单粗暴地从数字来看,2014年销售达到2.5亿元左右,其中,2014年11月,绿盒子经营的迪士尼童装(线上部分)冲到天猫母婴类目TOP10之内,双11整体销售额超过6000万元。2015年销售稳定增长,当年还冲到了唯品会母婴类目销售第二的业绩。某知名基金给绿盒子出具的投资建议书显示,2015年绿盒子公司估值3.5亿元。

据了解,申请“破产”前绿盒子已经是拥有10大子品牌的品牌集团,拥有3个自有品牌和7个国际品牌授权合作品牌。在吴芳芳的布局中,绿盒子将以每年合作一个国际品牌的节奏继续扩大品牌集团版图。

集中“逼债”引发破产危机

2015年因为投资人要求绿盒子转回国内上新三板,某知名基金和绿盒子接触并表示愿意参与C轮融资。在资本要求开一些线下店铺、包装线上线下O2O概念的情况下,绿盒子大手笔在线下开实体体验店。但是2015年8月底该知名基金董事长外逃,C轮融资的变故导致绿盒子2015年底时资金已经非常紧张。加上2016年6月底公司被迫搬仓,导致绿盒子2016年秋冬的投产资金所剩无几。

“为了应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我们在2016年年中已经开始大幅压缩经营成本,裁减了一些人员,并且计划搬到郊外租金更低一些的办公室,可惜还没有等到这些措施生效,就爆发了此次供应商集中‘逼债’引发的破产危机”吴芳芳表示,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今年10月份绿盒子已经做到了1500万的销售回款,11月、12月再不济也比10月份强,她还是很看好绿盒子未来的发展。

现在摆在吴芳芳面前有两条路:申请破产重组和直接宣布破产、进行破产清算。如果破产重整获得批准,这就意味着,绿盒子的管理层必须向债权人提出一个重组方案,然后可以延期归还债务,暂停支付债务本钱,只支付利息。一旦企业破产,实施财产清算,就意味着公司将被宣布完全解体,资产全部变卖,进行偿债。

针对绿盒子面临的问题,记者采访了锦天城律师事务所甄律师,他认为,破产重组给那些濒临破产但仍有发展潜力的企业一次新生的机会,同时也避免了企业因真正破产而引起的企业解体、资产拍卖、职工失业等社会动荡。

据吴芳芳透露,目前一些大供应商已经同意接受破产重整方案,但是小供应商基本都不能够接受破产重整方案,也不愿意再给公司和她多一些的时间解决问题,纷纷采取极端手段来追讨货款,导致她和家人的生活受到极大的影响。“近十天内我已经被非法扣留过两次,在广州被供应商非法拘禁了三天三夜,最后还是一位朋友慷慨解囊垫付了资金,这些我都可以不计较,但是让我不能接受的是一些供应商竟然把我家孩子的照片发布在网上,这已经触犯了《未成年人保护法》,性质很恶劣,我不乞求大家的原谅和理解,但不能曝光孩子,伤害孩子,如果涉及孩子,作为母亲我也会采取法律手段。”吴芳芳说。

在这期间,各大电商平台也在积极挽救绿盒子童装,包括孩子宝、唯品会等平台。据了解,在绿盒子几度陷入困境之际,吴芳芳都自掏腰包帮公司度过难关。2012年,通过个人投资和其他渠道筹款100万美金投入公司;2015年11月20日抵押个人房产,向招商银行贷款490万元用于公司供应链费用支出。

割舍不断的品牌情结:申请重组希望东山再起

业内人士称,如果吴芳芳想要重新创业,以她在电商行业的江湖地位和经验,很多人都愿意给她投资,她想要东山再起并非难事。

“破产清算也许是最简单的方式,但是我想争取破产重整,我拼命挽救绿盒子是因为害怕让众多的供应商蒙受损失。同时也不希望自己一手打造的品牌倒闭,所以之前我从个人腰包掏钱帮公司度过难关。我对于公司重整后的发展很有决心和信心,希望大家给我一点时间和机会。如果供应商不接受破产重组,只能走上破产清算之路,其实这对供应商来说损失比较大,也是我最不想看到的结局。”吴芳芳话语凝重。

来源: 中国经济网

阳光女汉纸
推荐文章
上一篇:今年280家企业获得IPO批文 筹资总额1843亿元 下一篇:深交所:加强定期报告信披管理 新增部分披露内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