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课题组:不排除年内银行利润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

来源: 中国金融杂志   

2020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实现净利润6001亿元,同比增长5%,增速比上年同期下降4.4个百分点。银行利润增长主要源自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和管理成本收入比的下降。我国社会融资结构以间接融资为主,经济社会发展对银行业资产规模扩张的需求较大。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必须提供有力金融支持。近期,银行资产规模扩张明显加快,带动银行利润增长。第一季度末,商业银行资产总额达到244.42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23.81万亿元,其中,仅今年第一季度就增加12.08万亿元,占比为50.8%,超过过去四个季度增量的一半。管理成本相对较低,也是助力银行利润增长的一个重要因素。近年来,我国商业银行平均成本收入比低于30%,而大部分国际主要银行成本收入比高于50%。今年第一季度,商业银行成本收入比为25.69%,较上年同期下降1个百分点,较2011年以来同期平均水平低约2个百分点。

我国商业银行利润主要用于资本补充,有助于增强银行支持实体经济和防风险能力。我国商业银行利润主要用于缴纳企业所得税、向股东分红、提取一般准备、提取盈余公积和留存未分配利润,其中后三项都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数据显示,近三年A股上市银行利润约17%用于缴纳所得税,约23%用于分红,其余约60%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我国金融体系以间接融资为主,实体经济融资主要是通过银行进行的。无论是银行加大服务实体经济力度,还是增强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能力,都离不开资本金。银行利润大部分被用于补充银行资本,增强了银行服务实体经济和防范化解风险能力,并通过资本的杠杆作用,扩大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形成两者之间的良性循环。当银行利润不足以补充资本,而其他补充资本途径又有限时,资本约束会制约银行信贷投放能力,导致实体经济难以获得必要融资,将给实体经济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当前,与满足实体经济发展的正常融资需求相比,商业银行还存在较大资本缺口,面临资本补充渠道少、难点多、进展慢的难题。在积极拓展外源资本补充渠道的同时,维持银行一定的利润增长,有助于保持其内源资本补充能力,增强支持实体经济和防范风险的能力。这有利于达到国际监管标准,维护境内外投资者对我国宏观经济发展和金融稳定的信心。

在实体经济面临较大困难、银行利润绝对量较大的情况下,银行让利实体经济存在一定空间。当前,我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经济社会秩序加快恢复。但与此同时,境外疫情持续扩散蔓延,世界经济衰退风险加剧,国内经济面临挑战增多。应对这些风险和挑战,必须充分发挥各类市场主体尤其是小微企业在促进经济发展和容纳就业中的生力军作用。银行要发挥利润较多的优势,在充分尊重市场经济规律、保证银行自身安全性的前提下,进一步加大对实体经济尤其是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把更多金融资源转向小微企业,降低企业融资成本,畅通经济金融良性循环。

也要看到,虽然我国银行利润绝对量较大,但利润增速总体趋缓,盈利能力有所下降。第一季度,商业银行净息差为2.1%,比上年同期下降7个基点;资本利润率为12.09%,比上年同期下降115个基点;资产利润率为0.98%,比上年同期下降4个基点。我国商业银行净息差处于国际中等水平,高于亚洲银行业、低于美欧银行业的平均水平。从资本回报率(ROE)、资产回报率(ROA)看,盈利能力与欧美大行接近,并不畸高。

值得关注的是,由于我国金融周期与经济周期不完全同步,不良贷款风险暴露存在一定滞后性,加之疫情以来银行业对企业实施延期还本付息等政策,在资产质量承压情况下,后期银行恐面临更大的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第一季度,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61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增加4549.9亿元,其中今年第一季度增加1985.9亿元,占比为43.6%,达到过去四个季度增量的四成多。商业银行不良贷款比例为1.91%,比上年同期上升11个基点。下一阶段,强化对稳企业保就业的金融支持,是金融业的责任担当。中小微企业贷款延期还本付息政策再延长至2021年3月底,对普惠型小微企业贷款应延尽延,对其他困难企业贷款协商延期。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逐步传导,银行不良贷款上升压力将进一步增大。

鉴于城商行、农村金融机构是服务“三农”、中小微企业的骨干力量,要高度关注这些金融机构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面对疫情冲击下的经济下行态势,城商行和农商行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都弱于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第一季度,城商行利润同比下降1.2%,农商行利润同比仅增长1.9%,而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利润同比分别增长4.7%和9.4%。城商行和农商行净息差下降较为明显。第一季度,城商行和农商行净息差分别同比下降7个基点和26个基点,而股份制银行则同比上升1个基点。第一季度,城商行资本充足率同比仅上升0.01个百分点,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更是同比下降0.16个百分点,而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则分别同比上升0.47个百分点和0.67个百分点。城商行和农商行不良贷款比例上升较快。第一季度,城商行和农商行不良贷款比例同比分别上升0.57个百分点和0.04个百分点,而股份制银行下降0.07个百分点。城商行和农商行拨备覆盖率下降较快。第一季度,城商行和农商行拨备覆盖率同比分别下降29.37个百分点和6.74个百分点,而股份制银行则上升了7.71个百分点。

今年是我国三大“攻坚战”收官之年。经过前期治理,金融风险已趋于收敛,金融运行总体平稳。第一季度银行贷款增量上升较多,银行利润大部分将用于补充资本金,为保持对实体经济支持的可持续性提供了重要保障。同时要看到,面对疫情冲击与经济下行叠加的复杂局面,金融风险有所积聚。随着实体经济困难向金融领域传导的滞后效应逐渐显现,以及一些政策因素的影响,银行后期不良贷款处置和资本消耗压力明显加大,银行利润增速可能下滑,不排除年内出现零增长或负增长的可能。银行有必要做好预案,应对可能出现的不良贷款反弹,更好支持实体经济发展。


来源: 中国金融杂志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金评媒JPM
JPM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杭州青蓝金服非吸案新进展:新抓获2人 累计查冻资金超499万元 下一篇:再踩雷租房分期?晋商消金因合作方“美丽屋”遭投诉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