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首家虚拟银行试运行,或将推动大湾区金融互联互通

作者: 时代财经   


文/时代财经    冯珊珊


近日,“首批八家香港虚拟银行均已进入内测或准试业阶段”的消息传出,而众安银行将率先成为香港首家试业的虚拟银行。

“虚拟银行作为零接触银行的范畴因为本次疫情而火了起来,也会加快整个银行体系的数字化进程。”湾区国际金融科技实验室副主任、中央财经大学财经研究院副教授陈波12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全牌照是虚拟银行最大的优势

“在2019年的3月、4月和5月,香港分三批发出了8张‘虚拟银行’牌照,这8家股东基本都有内地背景。”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12日对时代财经说。

目前为止,香港金融管理局(金管局)共颁发了8张牌照,持牌者分别为Livi VB Limited、SC digital Solutions Limited、众安银行、Welab Digital、蚂蚁商家服务(香港)有限公司、富融银行、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及平安壹账通有限公司。

根据香港金管局发布《虚拟银行的认可指引》修订本,“银行、金融机构及科技公司均可申请在香港持有和经营虚拟银行”,这被认为是给科技金融公司以及非银行金融机构搭上银行业巨轮的船票。

“金管局鼓励银行业竞争,希望走金融科技的路径。”香港财经事务及库务局前局长、香港科大商学院前院长、WeLab虚拟银行董事局主席陈家强在11日晚的线上直播活动中表示,金管局推出的有关措施,是为了要引进新的参与者来刺激行业的改变,刺激香港传统银行改革,加快推进本港的金融科技发展。

“科技公司不仅在改变金融,也在改变世界。”陈家强认为,“科技公司最大的优势是平台,流量很大,顾客很多,做金融很有优势,影响力很大。”

陈家强表示,“虚拟银行跟传统银行是一样的,可以做所有传统银行可以做的事情,有同样的监管要求,唯一不同的就是虚拟银行没有实体分行,完全存在云端。”

根据香港金管局的定义,虚拟银行是指主要通过互联网或其他形式的电子传送渠道而非实体分行提供零售银行服务的银行,这意味着客户在虚拟银行所得到的接待和服务与传统银行一样。

这也是香港虚拟银行相比内地互联网银行呈现出来的一个显著优势。陈家强认为,“内地有的互联网银行,不是所有银行业务都可以做。香港的虚拟银行是全牌照,什么都可以做,空间很大。”

在中国大陆,无论是阿里的网商银行、腾讯的微众银行、百度的百信银行还是小米的新网银行等等内地的互联网银行,缺失一项的重要功能就是不能远程开设Ⅰ类账户。

出于用户资金安全考虑,央行规定只要这些银行不能提供工作人员现场核验,就不能给客户开立功能最全的Ⅰ类户,即存款账户。无法开展存款、现金支取等业务,也无法为个人端客户提供包括理财、贷款、支付、结算在内的综合化服务。

业务突破的机会在于央行数字货币

“目前成立的这些虚拟银行,还是传统银行面对已有的变化做的一些针对性的探索。这些变化包括一些新的用户金融行为,一些新的未覆盖到的金融客群、一些新的金融场景,业务上跟传统银行是一脉相承的,它的业务模型、内容,还是传统金融那一套。”度小满金融(原百度金融)区块链负责人李丰11日向时代财经表示。

李丰认为,无论是普通用户还是机构用户,他们的金融行为正在发生变化。未来,每个人每天发生的金融行为可能是成百上千的一个数量级,而不是现在的几十或几个,数量级别的变化可能带来金融底层设置改革的需求。

“未来数字化时代的、分布式金融,面向是用户在数字时代,对海量数字化资产(数据、内容等数字化资产),会有相应的金融需求,需要新的设施进行支撑,而这些设施可能是现在金融设施和服务无法覆盖的。”李丰表示。

火币大学院长于佳宁12日则向时代财经表示,虚拟银行依托前沿先进金融科技,可以着力发展以大数据信息整合为基础、以物联网数据抓取为来源、以人工智能深度分析为手段、以云计算便捷服务为纽带、以区块链数字信用为特征的新型数字金融服务,有效支持传统金融业运营模式无法完全覆盖数字经济等新领域的发展需要,也可以让金融服务更加普惠,更加精准,更加物美价廉,让更多人能够享受到金融支持。

“区块链在虚拟银行发展过程中将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依托区块链技术可以有效提升贸易金融、国际汇兑、商业征信、数字资产等领域的业务效率,降低成本,并使得信息更加透明可信,降低业务风险。”于佳宁说。

陈波认为,“虚拟银行作为零接触银行的范畴因为本次疫情而火了起来,也会加快整个银行体系的数字化进程。”

据陈波观察,最近几年,银行APP业务发展非常迅速,一些银行均成立了金融科技部门或子公司,负责数字化业务模式的推进。大部分银行柜台业务实际上都可以通过虚拟银行实现,“主要的风险是线下真实性信息的核实,目前这块还没有明确统一的国际标准。”

陈波认为,虚拟银行最大的业务机会在于央行数字货币的发行。“从技术上来讲,各个金融机构都进行了大量投入,但是基本上仍然是以线下服务的数字化为主,而真正的业务突破机会在于央行数字货币,这将使得虚拟银行有实际的抓手,能够进行更多的突破性创新。”

沙盒监管,鼓励创新

金融是最受监管的行业,全世界如此。从虚拟银行发牌要求来看,香港金管局会以同一套标准监管传统银行和虚拟银行,致力确保虚拟银行稳健经营业务。

“对虚拟银行,香港金管局针对试营业采取了金融科技监管沙盒的方式。”于百程说,在虚拟银行试营业过程中,香港金管局会密切留意虚拟银行的运作,并与相关银行团队紧密沟通,就部分细节进行微调。如果试营业结果理想,经香港金管局确认银行已经符合一切相关监管要求,虚拟银行方可正式开业。

“众安银行就属于去年3月的第一批,并在去年的12月启动试营业,筹备大概花费了9个月时间。”于百程介绍,2019年12月18日,众安银行正式在香港金管局的金融科技监管沙盒开始试运行,成为首家获批开展试运行的虚拟银行。

为何要经历如此长的时间?于百程解释道,“虚拟银行是新生事物,同时香港金融监管部门对于银行IT系统的验收要求较高,因此虚拟银行在网络测试、科技系统搭建以及漏洞排查等环节,花费的时间较多。”

于佳宁认为,由于虚拟银行广泛使用金融科技为核心业务手段,监管方式势必需要跟上业务发展的步伐,可以预见,香港金管局也将逐步探索以监管科技为核心的新型监管模式,特别是在区块链技术广泛应用后,可以实现“以链治链”,使得监管成本下降,但是更具穿透性效果,更有效防控风险。

大湾区互联互通的创新动力

“虚拟银行一般以零售客户为服务对象,有助于促进普惠金融,有助于推动金融科技和创新,提升客户体验。同时,虚拟银行与传统银行适度的竞争,也可以提升整个银行业务的效率和服务能力。因此,对于香港来说,推动虚拟银行牌照的意义也在于此。”于百程表示。

与此同时,虚拟银行将更强调技术的应用,包括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5G、物联网、区块链等技术在内,在获客、风控、产品设计、运营、贷后等业务上全面应用。

“虚拟银行存在成本、效率上的优势。传统银行科技不是最先进,采用的基础建设一般比较陈旧,难以追上新科技应用的速度,不是最有成效的。”陈家强表示。

陈家强认为,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近年来在金融科技发展浪潮中却落后于北京、上海、杭州等城市。在新的金融生态环境下,虚拟银行正是完善香港金融链条的重要一环。从更广层面来看,香港发展虚拟银行,在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中亦有重要意义。

陈家强表示,目前粤港澳大湾区内关键金融要素的流动仍然受限,监管机制差异性较大,金融服务不尽相同,像虚拟银行此类的金融科技应用,将会为大湾区互联互通乃至辐射全球带来创新动力。大湾区内的居民和公司机构有望享受更自由便利的金融服务,虚拟银行也有利于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中开展海外业务。

“现在我们进不去内地市场,希望将来互联互通了,可以服务内地居民,这取决于这政策改变。”陈家强认为,香港金融市场竞争激烈,监管严格,如果香港虚拟银行业发展得好,其经验在中国大陆有适用和进一步拓展的可能,“虚拟银行的发展空间是很大的。”


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从企业新闻出发,及时客观的报道企业的资本动态,人事变局以及模式解读,为企业人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讯。
推荐文章
上一篇:欧美股市熔断拖累A股开盘大跌 专家称止跌需先解决流动性危机 下一篇:催收员与负债者的战“疫”静悄悄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