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小贷公司方案明确 网贷业整治将迎“大结局”

来源: 上海金融报   

网贷业清理整治工作近期又有新进展。互金整治办和网贷整治办近日共同发布《关于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转型为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指导意见》),称坚持机构自愿和政府引导、市场化和法制化处置;坚持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开展网贷中介转型小贷公司试点工作。业内人士指出,《指导意见》为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提供了制度依据,加速网贷平台转型清退,意味着网贷业整顿将迎来“大结局”。

转型小贷或成主要出路

“对网贷机构来说,《指导意见》的出台无疑是利好。监管层此前虽多次提出引导具备条件的网贷机构向小贷公司、消费金融公司等持牌机构转型,但未给出具体转型方案。”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张叶霞在接受《上海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指导意见》就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给出了具体方案,间接表明小贷公司将成为网贷平台的主要转型方向。”

苏宁金融研究院院长助理薛洪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指导意见》为网贷平台转型小贷公司提供了制度依据,或加速网贷平台转型清退。“由于网贷平台与小贷公司‘不兼容’,因此,网贷平台要么继续等备案,要么加快转型小贷公司。相对而言,前者不确定性较大,后者则更清晰明确,预计绝大多数网贷平台会选择转型小贷公司。”薛洪言称。

“《指导意见》延续了此前监管办法中的引导方向,对网贷机构转型小贷公司给出了细化要求和时间表。事实上,通过近些年的探索,部分网贷公司已积累了不错的网络借贷业务能力和用户,转型小贷公司有助于其延续优势,也符合监管层引导其服务小微和普惠人群的方向。同时,转型小贷并给予更好的杠杆条件,使网贷平台的业务得以延续,也是监管层缓解平台清退难题的方案之一。”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对记者表示。

转型门槛较高

虽然转型路线图已经明确,但对于网贷平台而言,转型小贷公司并非易事。除了10亿元注册资本“红线”外,根据《指导意见》,拟申请转型为全国经营的小贷公司的,需由中央一级的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和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征求合规性评估意见。

同时,《指导意见》设置了存量业务化解过渡期,网贷机构存量业务按照到期即还的原则,原则上在1年内清退完毕;存量业务规模在50亿元以上且借款期限大部分在1年以上的,原则上应在2年内清退完毕,且不得新增网贷业务。

此外,监管层还给出了一个相当紧凑的转型时间表——2019年11月底前启动转型试点工作;2019年12月底前,各地完成转型试点工作要求的转型准备工作;2020年1月底前各地完成小贷公司临时牌照的审批工作。值得一提的是,申请转型试点的网贷平台必须承诺对存量业务承担兜底责任,而10亿元的注册资本红线也已将绝大多数平台排除在外。

“实际的转型门槛并不低。具体来看,申请转型试点的首先必须是在营机构,同时必须是合规的平台,需满足存量业务无严重违法违规情况、最近1年保持全量业务银行存管上线状态等合规要求;同时,股东实力必须强劲,能够在转型期限内完成存量业务清零。”张叶霞进一步指出,“此外,小贷公司是‘只贷不存’的放贷机构,其侧重点是资产端,因此拟转型平台必须要有自己的资产端。只有满足上述条件的平台才有可能或更适合转型为小贷公司。”

在张叶霞看来,对于想要转型小贷的网贷平台来说,或面临多方面挑战。“首先是存量消化,《指导意见》明确要求网贷机构在转型期限内完成存量业务清零,并要求实控人、主要股东及其相关主体承诺对存量业务承担兜底风险。其次,根据《指导意见》,全国性小贷公司注册资本不低于10亿元,首期实缴资本不低于5亿元;而且,首期实缴资本应同时满足不低于转型时网络机构借贷余额的1/10的要求,这对借贷余额超百亿元的大平台来说,存在一定难度。”张叶霞表示,“第三,《指导意见》提出了多项指标约束,如网络小贷不得办理线下业务,并要求原网贷机构的线下营业网点应在1年内取消,并对借款余额进行严格限制。同时,小贷公司主要是利用自有资金开展业务,虽然《指导意见》将因转型新设的小贷公司融资杠杆放宽至5倍,但对规模超百亿元的平台来说,业务开展仍会受到较大限制。”

“此外,小贷行业本身存在局限性,如小贷公司虽可从事贷款业务,但不属于金融机构,定位不明确导致小贷公司无法享受金融机构的财政补贴、税收优惠、同业拆借利率优惠等政策。加之目前转型小贷试点工作由各地具体组织开展,可能存在地区差异,且地方监管部门对此动力或不足。”张叶霞指出,整体来看,转型小贷之路并不容易,仅少数平台才有可能成功转型。

“从转型要求看,不仅资本金、准备金等硬性标准对平台实力的要求较高,且平台仍需解决存量业务清退问题。”于百程也认为,目前来看,平台及股东实力强、业务比较规范、借贷资产相对良性、规模不大的平台,转型小贷的意愿及可能性或更大。

“存量规模较小的平台或更愿意转型小贷公司。”麻袋研究院高级研究员王诗强对《上海金融报》记者分析称,“各地具体会有多少平台转型成小贷公司存在很大不确定性,但可以肯定的是,全国性互联网小贷门槛太高,数量不会太多。”

薛洪言认为,结合目前的政策形势,转型小贷公司是监管层给出的唯一明确出路,在营网贷平台或都存在一定的转型意愿。“但转型小贷公司的门槛也很明显,一方面是牌照门槛,即能否在合规性、资本实力、清退安排等方面达到要求;另一方面则是转型后的经营压力,具体包括资本金确定的贷款余额上限,以及未能拿到全国经营牌照所面临的经营区域约束,预计大多数机构的放贷空间将大幅萎缩。”薛洪言强调。

行业整顿迎终局

事实上,目前网贷业清理整顿工作的主基调仍以清退为主。近一个月内,湖南、山东、重庆等多地先后宣布取缔辖内全部网贷机构。11月17日,河南省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研究确定了河南省第一批12家拟注销网站备案编号的网络借贷平台名单,并表示2016年以来,河南省网络借贷行业一直在开展专项整治,至今未有一家平台完全合规通过验收。同日,深圳市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发布深圳市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第五批自愿退出且声明网贷业务已结清网贷机构名单。自今年5月以来,深圳地方金融监管局已经公布了145家自愿退出的网贷平台。

“从近期监管动态看,退出和转型仍是主基调,各地开始快速推进辖区内网贷机构清退工作,未来绝大多数平台将通过主动清盘、停业退出或转型发展等方式离开网贷行业。”张叶霞说。

“未来几个月,部分符合条件的网贷平台有望试点转型小贷,部分平台可能转型助贷或其他业务,但绝大部分平台将被清退。在监管和市场条件不成熟的情况下,网络借贷信息中介业务模式可能将阶段性退出舞台。”于百程表示。

在薛洪言看来,《指导意见》的出台,在某种程度上意味着网贷业整顿迎来了大结局。“网贷作为一种新模式消亡了,但其过去十几年探索积累的资源和经验将被小贷公司继承,换一种形式为中国的普惠金融事业作贡献。”薛洪言称。

“目前来看,网贷业将以另一种形式存在。”王诗强分析指出,具体而言,投资人将不再直接面对借款人签订借款协议,而由具有放贷资质的第三方公司放贷,形成债权后发行理财产品销售给投资人,类似于美国LendingClub商业模式。

来源: 上海金融报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Super
推荐文章
上一篇:京东将发行新债 尚未披露债务规模 下一篇:红岭拟进行第二十六次兑付:兑付金额5000万 仍有168亿待兑付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