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鲜下的丑陋:作坊式整容撑起颜值经济一片天?

作者: 歪道道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医美产业市场规模达2190亿元,预计到2021年,这一规模将突破3000亿元大关,行业规模处于持续扩张的状态,2018年中国医美用户渗透率达7.4%,目前,中国共有10000多个已注册的医疗美容机构。

今年22岁的悠悠,在大学毕业后进入星级酒店做前台,她表示:“做酒店前台一行的,长相跟气质挺重要的,周围几个同事有做双眼皮的有做鼻子的,我也打算找个时间去改变一下自己祖传的单眼皮。”

尽管近年来的医美市场肉眼可见地壮大,但行业背后依旧存在着诸多不为人知的灰色产业链。近日,央视报道的医美乱象让人触目惊心:没有固定场所和店面,靠租借培训中心或宾馆会议室等地,非法做医疗美容手术;美容院店主声称三天学会割双眼皮、垫鼻子,出师靠胆量;没有医疗美容资质,医疗器械的消毒在一个简陋的消毒锅里……

种种做法只表面看上去就使很多医美消费者后怕出一身冷汗来。

作坊式整容撑起颜值经济一片天?

今年8月份,新氧大数据研究院发布《新氧2019医美行业白皮书》,根据Frost&Sullivan的调查,2017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类为1629万,仅次于美国的1634万,且中国年增速26.4%。以此推算,2019年中国医美疗程消费量将超过美国、巴西、日本、韩国等医美消费大国,居全球第一。

悠悠通过同事推荐,联系上一家微整形机构的医师,本来在微信上做了简单的咨询,一腔热情却在看到所谓的整形机构“大门”时烟消云散。据悉,该机构位于市区某座商住两用的居民楼中,三室两厅,其中一间充作手术室。悠悠通过电梯与楼道里琳琅满目的广告得知,整座楼上的小型医美机构不下十家。

了解后得知,这类医美机构的客户主要以经济能力较弱的学生党或者年龄偏大的家庭主妇为主,整体价格在市场上处于下游。以双眼皮手术为例,价格平均在三千上下,而大型机构的价格在1万到3万不等。

不可否认,颜值经济下的市场价值以及对于美丽的追求,不仅仅放大了爱美人士的消费欲望,也在吸引着作坊类医美机构为此狂欢。医美平台“新氧”曾在南方某城市调研后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该城市仅有43家正规医美机构,而美容院数量超过6000家,其中95%声称可注射玻尿酸或进行微整形手术,除此之外,还有数不胜数的无名微整工作室。

根据中国数据研究中心、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联合发布的《中国医美“地下黑针”白皮书》数据显示,中国整容黑诊所数量已经超过60000万家,是正规诊所的6倍,值得一提的是,黑诊所的年手术量是正规诊所的2.5倍,超过2500万例。

“有些被叫作‘渠道商’的人,甚至成立了专门的医美公司,但他们只负责网罗客户。每给民营诊所介绍一个客户,就会拿到回扣,回扣高达费用的70%-80%。”一位整形从业者对此表示。

机构整体质量大幅度滑坡的另一面,是从业人员的鱼龙混杂。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医美合规执业者大约在17000名左右,而非法执业者数量却超过150000名,高达合规医师的9倍。

2016年,绍兴查获2吨美容假药,最常见的玻尿酸与肉毒素;2018年,湖州特大销售假药案中,共查封9个制药窝点,肉毒素3828盒,玻尿酸40771盒,涉案金额1.5亿元。

两相加持,后果可想而知。毕竟整形手术无论大小,人员资质、医疗环境、卫生器械都极其重要,缺一不可。111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公布2019年医疗美容违法违规典型案件,有调研机构统计,医美事故每年有7万起,平均每天出现110起,手术感染、疤痕严重等问题屡见不鲜。更严重地,今年19岁女孩在贵阳某医美医院隆鼻意外死亡。

仔细想想,以安全合理的方法来改变自己的外貌并不是一件坏事,相反,大家喜闻乐见。时至今日,越来越多人对自己外貌的每个细节吹毛求疵,整容便不再是一件难以启齿的事。

然而,为什么我们在微博、小红书等社交平台上时常见到的是,众多网友分享自己的整容经历,她们往往一边沉迷其中,一边仍旧劝解外人理智慎入?说到底,还是因为在这个偌大的财富市场中,有人如愿光鲜亮丽,自然就有人沦为前车之鉴。

你的爱美之心,商家迫不及“贷”

如今,很多大学生都会选择在正式进入职场前尽可能地提升自己的外貌。在知乎、微博或者新氧等平台上也经常看到类似丑小鸭整形后华丽变身,继而走向人生巅峰的励志故事。

这也是医美机构最热衷的营销手段,翻看一篇篇励志鸡汤故事,总会不出意料地在文章结尾看到整形机构的名称地址甚至是主刀医师的联系方式。前段时间,新氧APP上的造假美丽日记在舆论与监察的推动下偃旗息鼓,据了解,新氧平台封禁作弊违禁账号达71万,删除作弊违禁主贴15万,删除作弊违禁评论232万。

其实,这类营销套路并不值得深究,但一味地将外表与励志捆绑在一起,试图打造颜值命运论是极其可悲的。更可悲的是,这种营销手段在很大程度上引起了无数女生的共鸣

尤其是还未毕业或者刚刚毕业的女生往往理性不足,陷入商家营销出的精致命运套路中,由于经济能力不足,所谓的医美贷也便顺势而生。

苏苏于去年9月份就读济南某高校的空乘专业,在第一个寒假的空闲时间里,她打算做个隆鼻手术,“我们专业的女生都很漂亮,每次上课时我都觉得抬不起头来。反正没钱的话整形医院可以让你办分期。我第一次去那里的时候,当时我正式交钱之前还在咨询医生,他们就拿着二维码来让我扫,说是分期贷也办好了,催我赶紧扫码。我一时糊涂,就同意办理了分期贷款。”据悉,苏苏当时办理了16800元的高额贷款。

“我贷款总共分24期,一开始每个月连本带息一共要还900多块钱。我还在上学,每个月家里给的生活费只有1500块钱。”苏苏无奈地表示,但我并不后悔,起码我的鼻子真的比原来漂亮多了!

查看“黑猫投诉”、“聚投诉”等平台时发现,爱美女性因被诱导贷款而投诉医美医院的案例不计其数。一位女士曾在黑猫投诉上称,去年在当地一家医美机构祛痘的时候,该公司主治医师故意夸大其脸部“病情”,诱导其签了两次医美贷合同,每次4980元。此后因资料无效协商退款,却发现她之前签的协议是伪造的。

此外,医美贷愈演愈烈,逐渐发展成招聘公司、医美机构、贷款公司三方“合作”,分工明确的荒唐产业链。据报道,河南某女大学生在应聘某模特公司时,被要求到指定医院做整形手术,该学生贷款7万元手术后,所谓的模特公司早已人去楼空。

商家投下诱饵,利用颜值造英雄的陷阱理论,让缺乏理性与认知的年轻消费者深陷其中,我们不得不承认,多少人的自卑,正中商家下怀。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何况是沉浸在美丽的梦里。

始于热爱,终于痴狂

美容大王大S曾经在《康熙来了》里说过这样一句话:要毒死我非常容易,只要你告诉我这个东西喝了会变美,我就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

这句话无疑戳中无数爱美人士的内心,在这个颜值即正义的时代,市场飞速壮大的原因几乎可以用大S的变美言论一言以蔽之。从用户规模看,截止2018年底,中国成为全球医疗美容第三大市场,占整体市场的10%

或许,正是由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有不少爱美人士在变美的道路上秉持不疯魔不成活的态度,在这片流淌着满眼财富的可观市场,不仅混迹其中的灰色部分便逐渐显露出来,甚至衍生出一些专门收割智商税的黑科技型美容项目。

其实,近几年,形形色色的奇葩美容方法见惯不惯,前有大S为了美白服用抗凝血剂,后有张大大爆料某女明星为减肥吃蛔虫,直言吞食活体虫卵是模特界广为人知的方法。事实上,并不只有女明星会为了美丽而剑走偏锋。

例如,有个颇为风靡的“洗血美容”被广大医美商家吹嘘得天花乱坠。据央视网报道,该美容方法是把静脉血管中暗红色的血抽出来,注入臭氧,“洗”成鲜红色,再打回体内,由此可以促进新陈代谢,加快排毒,改善肤质,提亮肤色,从而达到美容的效果。根据调查显示:这种洗血美容法火于日韩市场,在东京的市价约为250cc/1500元左右,一度吸引着大量国内女生趋之若鹜。

暂且不论这种方法是否科学是否合理,此前,一位微博粉丝在50万左右的美妆博主在个人社交账号中分享了去日本的洗血美容经历。值得关注的是,该洗血场所看上去十分简陋,无机械操作,医护人员甚至连最起码的卫生手套都没带。

2.png

国内一家整形医院的工作人员表示,这种所谓的血液净化项目在日韩做得比较多,目前国内还没有,“这种项目没有通过国家的认证,像这种临床上的项目都需要经过认证才能进行的。”颇为戏剧化的是,不少医疗机构虽然未在平台上直接宣传洗血美容,但在咨询医师时这类项目就会凭空而生,个中缘由不言而喻。

除此之外,一度大火的还有类似于电击疗法、灌肤法,鸟粪面膜以及活体蜗牛SPA等等……个个听上去都令局外人感到头皮发麻,有人将其称为高配版的行为艺术。然而无论听上去多么不可思议的美容方式,都会有很多爱美人士为此掏出钱包,由于尝试。

当他们抱着吃螃蟹的心态前赴后继地走进医美机构时,接下来就有可能一发不可收拾,尽管他们可能也知道这其中藏有多少虚假。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歪道道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推荐文章
上一篇:必然退潮的互联网金融与金融产业化的必然 下一篇:警惕披着区块链“马甲”的金融诈骗重出江湖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