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监管延续、洗牌加速 第三方支付该往哪走?

来源: 北京商报   

第三方支付已走过20年发展历程,期间,不断涌现的新业态在便利了居民生活的同时也对监管提出了挑战。眼下,强监管态势延续,如何平衡安全与便捷仍是各机构需要重视的课题。同时,站在金融科技新时代的十字路口,各家支付机构亟须加快革新求变,开发“绿洲”。而如何在守好合规底线的同时找到更多利润增长点也成为当前支付机构转型的关键。

清肃违规 洗牌加速

进入2019年,第三方支付行业强监管态势延续。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央行系统已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共计开出59张罚单,罚没金额合计高达4764.34万元,涉及39家支付机构,易宝支付、汇潮支付、随行付、中付支付、杉德支付等榜上有名。其中,违反清算管理规定、违反有关反洗钱规定的行为等成为机构被罚的主要原因。

千万罚单下发也仅是近年来支付行业持牌化从严监管的一个缩影。今年7月9日,央行公示第7批支付机构支付牌照续展结果,天下支付、新疆一卡通2家不在准予续展名单中。随后9月,新疆一卡通被注销支付业务许可。截至目前,央行共发放271张第三方支付牌照,注销34张,国内仍存237张支付牌照。

其中,合规意识弱、风控能力差,存在占用、挪用、借用客户备付金行为等重大违法违规行为、公司经营管理不善、无实质性业务展开等成为了支付机构“掉队”的主要原因。

“现在一些机构挣的都不够罚的多。” 一位支付行业资深研究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之前很多机构做支付是为了备付金,资金沉淀,如今监管趋严,加上市场竞争激烈,很多机构已经没有什么业务了,开始转向灰色地带,比如违规套现,为违法网贷、博彩、赌博平台提供支付通道”。

除了罚单不断外,支付牌照买卖也逐渐降温。“如今支付牌照交易明显没有前几年那么火热了,价格也降了很多。”上述研究人士表示。

不过易观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其实支付牌照交易还是有需求的,但是要根据牌照业务开展范围、地域范围、业务开展情况来具体衡定价格。

不置可否,随着断直连、备付金集中存管等监管措施的落地,支付行业发展正迎来新一轮的洗牌和变局。第三方支付机构也需在未来的发展中针对前期发展中出现的问题及时调整方向,杜绝短利。

巨头相争 刷脸支付硝烟弥漫

事实上,一系列监管措施的加强落实为支付行业创造了更为规范有序及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同时今年支付行业在顶层设计上也迎来了新的政策机遇,更加有利于产业各方对新兴支付技术专注研发、业务探索以及逐步扩大自身市场份额。

今年8月,央行发布的《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发展规划”)中,将“加大科技赋能支付服务力度”重点列项,其中提出,利用人工智能、支付标记化、云计算、大数据等技术优化移动支付技术架构体系;推动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实现不同App和商户条码标识互认互扫;探索人脸识别线下支付安全应用,借助密码识别、隐私计算、数据标签、模式识别等技术,利用专用口令、“无感”活体检测等实现交易验证。

一方面,发展规划为支付行业提供了政策机遇,将推动产业健康发展,另一方面,在新型支付方式的探索上,也早有企业未雨绸缪。

今年,刷脸支付成为支付行业的一大热点,巨头相争硝烟弥漫。一边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在刷脸支付战场打得火热,瞄准线下支付场景,加大市场投入和补贴。另一边刷脸支付赛道迎来了“国家队”成员,10月银联发布全新智能支付产品“刷脸付”,正式宣布进军刷脸支付市场。

“现在一些支付机构从人身上的特征已经研究探索出指纹支付、虹膜支付、语音支付等,根据人体特征的唯一性,生物特征开始用于标识用户身份。生物特征支付也将成为未来支付发展的重要方向。”有行业分析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除此之外,各支付机构也在积极探索新型支付方式。物联网支付、光子支付、声波支付、VR支付、无感支付等针对不同场景的支付应用悄然兴起。

小机构生存艰难 发力B端

整体上看,当前,我国支付业务的发展趋于成熟,但市场竞争也日趋激烈,在移动支付普及过程中,人口红利缩小,C端市场明显呈现出饱和状态,赚取增值服务费、转向B端和跨境支付成为了支付机构新的发力方向。

日前发布的《中国支付清算发展报告(2019)》显示,在移动支付市场份额方面,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占据国内九成以上的市场份额。与巨头共舞,在强者恒强的行业格局下,中小支付机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要想继续发展,支付机构势必不能像过去一样片面地追求规模经济,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是当前支付机构转型的关键。

王蓬博提到,与线下收单机构以及有场景优势的支付机构相比,线上支付机构生存压力比较大,处于转型阶段,必须要深入行业做解决方案,不过存在一定的成本压力,并且能做的行业也尚需开拓。

意锐新创COO关恒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支付公司未来还是应该以to B端为主要发展方向,为商户以及具体细分领域和行业提供解决方案、系统、增值服务。比如为医院、景区、零售餐饮等提供行业解决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出境游的蓬勃发展,加上“一带一路”、人民币国际化等利好政策加持,也有不少机构将目光投向跨境支付。比如近日德国企业Wirecard宣布收购商银信支付,有分析人士称,Wirecard选择收购商银信支付,正是看上了后者在跨境支付方面的业务。

“海外的支付机构,清算组织在中国落地需要做收单业务,需要跟国内当地支付机构合作,目前境外支付机构也在收购国内支付公司,这都为支付机构提供了更多的想象空间。”关恒如是说。

来源: 北京商报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白着呢
推荐文章
上一篇:央行:要增强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下一篇:北京监管:全面落实好P2P专项整治任务要求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