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力挺银行多渠道“补血” 商业银行IPO速度加快

来源: 中国证券报   

随着监管频频发声力挺银行多渠道补充资本,近日商业银行“补血”不断取得新进展:重庆农商行即将登陆A股、浙商银行IPO申请成功过会、首家非上市银行永续债即将发行,非上市银行发行优先股空间打开……

业内人士指出,为满足信贷投放、影子银行回表等安排,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面临实质性约束。为加大信贷投放能力,应对未来业务发展,仍需持续补充资本。同时,银行必须树立集约化、内涵式的发展理念,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模式。

商业银行IPO排队一览表
企业名称审核状态是否已预披露拟上市板
上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受理是  主板
中国邮政储蓄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反馈 是  主板
广东顺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受理 是  中小企业板
 齐鲁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反馈  是  主板
广东南海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反馈  是  中小企业板
广州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反馈  是  中小企业板
东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反馈  是  中小企业板
江苏昆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预披露更新是  主板
重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预披露更新主板
江苏海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预披露更新主板
安徽马鞍山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反馈   中小企业板
厦门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预披露更新   主板
厦门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预披露更新   主板
江苏大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预披露更新    中小企业板
浙江绍兴瑞丰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已预披露更新   主板
兰州银行股份有限公司   已预披露更新    中小企业板

数据来源/Wind 制表/欧阳剑环

商业银行IPO速度加快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资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1%,较上季末下降0.23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40%,较上季末下降0.1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12%,较上季末下降0.06个百分点。

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日前表示,随着资管新规过渡期的临近,未来银行将加快表外资产的回表,对其资本形成较大考验。考虑到资本补充工具的发行流程,预计多数银行将在2020年之前启动资本补充工作。

在此背景下,此前一度沉寂的银行IPO今年开始提速。紫金农商行、青岛银行(6.050, 0.00, 0.00%)、西安银行(7.810, 0.04, 0.51%)、青岛农商行、苏州银行(10.800, 0.00, 0.00%)已先后登陆A股。9月6日,中国证监会核准重庆农商行A股IPO发行申请。这意味着,重庆农商行即将成为第34家A股上市银行,也是全国首家“A+H”上市农商行。

重庆农商行的前身为1951年成立的重庆农村信用社,2008年完成改制重组,2010年在香港H股主板上市,成为全国首家上市农商行。此前重庆农商行公布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拟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计划发行不超过13.57亿股,约占发行后总股数的11.95%,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分析人士指出,本次发行后,重庆农商行的资产及净资产规模将进一步增加。同时,实现A+H两地上市,不仅有利于该行构建更为丰富、灵活的资本补充渠道,亦有利于该行进一步完善资本结构和提升公司治理水平。

此外,浙商银行IPO申请也于8月末顺利过会。Wind数据显示,截至9月11日,有16家银行正在排队A股IPO,其中大多为城商行和农商行。其中,江苏昆山农商行、重庆银行、江苏海安农商行、厦门银行、厦门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浙江绍兴瑞丰农商行、兰州银行审核状态显示为“已预披露更新”;邮储银行、齐鲁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州农商行、东莞银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审核状态为“已反馈”;上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审核状态为“已受理”。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认为,接下来需进一步拓宽银行资本补充来源。当前政策面对于银行资本补充的支持力度持续加大,尤其是对中小银行IPO的支持力度空前。

永续债优先股多点发力

近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会议时提出,鼓励银行利用更多创新型工具多渠道补充资本。兴业研究分析师郭益忻预计,后续转股型永续债、非上市优先股、非上市可转债、转股型二级资本债可能登场。

作为新型资本补充工具,今年以来的永续债发行大放异彩。Wind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银行(3.660, 0.00, 0.00%)、民生银行(6.140, -0.01, -0.16%)等6家银行已发行永续债合计350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渤海银行获批发行200亿元永续债,为上市银行首家。中信建投(25.460, -0.04, -0.16%)银行业首席分析师杨荣预计,永续债发行后续也将惠及到中小农商行和城商行。他说:“2019年永续债的发行主力是大型银行和股份制银行;2020年后,预计中小农商行和城商行会跻身发行主力军。我们了解到的情况是,部分城商行已经开始竞标承销商。”

优先股方面,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上市银行已通过优先股“补血”合计1380亿元。

一直以来,优先股主要由上市银行发行。7月,银保监会、证监会联合发文放宽优先股发行条件,满足条件的非上市银行无须在“新三板”挂牌即可直接发行优先股。日前,证监会发文明确非上市商业银行发行优先股相关要求。

天风证券(9.710, -0.04, -0.41%)银行业首席分析师廖志明表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我国商业银行一级资本充足率仅高于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57个基点,而资本充足率高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3.23个百分点。缺乏资本补充工具是其他一级资本不足的重要原因。对于国内商业银行而言,补充其他一级资本的主要工具只有优先股和永续债。大多数非上市银行几乎没有有效的其他一级资本补充工具,导致其一级资本就近似等同于核心一级资本(其他一级资本几乎没有),这制约了那些非上市银行的信贷投放能力。

注重内涵式发展

对于近期银行“补血”动作频频的原因,分析人士认为,为满足信贷投放、影子银行回表、化解风险等安排,商业银行资本充足率面临实质性约束。

郭益忻认为,二季度例行分红操作拉低核心资本,但资产增速放缓,同时外部资本补充力度加大,有力对冲了下滑的幅度。整体来看,银行资本内生积累能力趋弱。无论是消化未来可能出现的部分行业资产质量恶化,还是应对表外资管业务的转型需要,都需要资本予以支持。

除了外部资本补充,曾刚认为,商业银行应更加重视内源性资本补充。因为从全球范围来看,商业银行的发展不能仅仅依靠外部资本来驱动,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要通过自身盈利和积累来支撑发展需要。曾刚表示:“商业银行必须树立集约化、内涵式的发展理念,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模式,一定要考虑资本投入产出效率,否则银行对外部投资者的吸引力会越来越低。”换言之,银行能够产出利润和效益,才去补充资本,否则募资就没有意义。树立理性发展理念,向内部要效益的理念,就不存在所谓的资本补充压力了。

曾刚指出,对于中小银行而言,无论从内部还是从外部,补充资本金要始终坚持从审慎适度角度出发,资产规模并非越大越好,适合自身发展实际的规模、资本的质量与结构、风控与公司治理水平,这些比规模扩张更为重要。长远来看,银行更要回归实体、服务本地。

来源: 中国证券报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一米可爱
推荐文章
上一篇:跃升“香饽饽” 银行零售业务发展步入新阶段 下一篇:央行公布8月份金融数据:M2同比增8.2%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