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会满首秀大谈科创板:“我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懈怠。”

   


证监会新旧主席的交接,离今天刚好一个月。

 

2019年1月26日,现年54岁的易会满接棒刘士余,担任证监会第九任主席。

 

按照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的通知,今天下午3点半准时召开新闻发布会,证监会主席易会满、副主席李超、副主席方星海,上交所黄红元等介绍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稳定健康发展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易主席在今天的亮相受到了极大的关注。


一方面证监会主席的位子一直被形容为“火山口”,因为资本市场牵涉到的利益格局错综复杂,A股市场虽然经过了20多年的发展,但是与成熟市场机构主导的格局不同,散户化程度高是一大特点,再加上普通老百姓投资渠道实在有限,所以广大股民对股市相当关注。

 

另一方面,猪年农历春节之后A股爆发了“小阳春”行情,股指持续上涨,两市交易持续火爆,尤其是进入本周,周一、周二成交额连续两日突破万亿,这波行情是否能确认A股开启大牛市,也是市场关注焦点。

 

中新社称,在离发布会开始前两小时现场已经座无虚席,证件、相机、电脑等都已经成为占位工具,记者们“长枪短炮”摆好,只等易主席来到现场。

 

在发布会开场,易会满表示,他作为资本市场的一个新兵。从市场参与者到监管者,角色转换挑战很大,“我如履薄冰,不敢有丝毫懈怠。”

 

截至今天下午收盘时上证综指上涨0.42%,报2953.82点;深证成指下跌0.92%,报9005.77点;创业板指跌1.72%,报1520.42点。盘面震荡较为剧烈。

 

沪深两市较前一交易日缩量2067亿元,跌落万亿大关之下,总计成交8912.44亿元,其中,沪市成交4118.38亿元,深市成交4794.06亿元。

 

1


从下午发布会透露的信息来看,科创板会来得很快。


在今年1月30日,证监会和上交所发布了科创板总体实施意见和配套制度征求意见稿。配套制度具体涵盖了发行上市审核、发行承销、上市规则、交易规则、信息披露等多个维度。

 

最新的消息是,上交所即将接受科创板申请和审核申请人,但科创板目前并没有首批名单。

 

按照制度设计者的意图,科创版将重点支持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以及生物医药等高新技术产业和战略性新兴产业,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和制造业深度融合。

 

科创板将由上交所负责发行上市审核,证监会负责注册。在注册制下,科创板的审核主体将由监管履行实质审核过渡为市场实质审核。

 

上交所理事长黄红元在发布会上表示,上交所关于科创板的业务规则本月20日已征求意见结束,4万多份问卷调查收到500多条建议。

 

黄红元称,科创板企业上市数量适当,从准备来看也是有快有慢,不会出现大批量的集中申报,北京、长三角、珠三角、武汉、成都、西安等储备企业较多,生物医药等领域占比大。但是“科创板第一家什么时候上市,目前不好估计。”

 

易会满表示,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是一项重大的制度创新,对资本市场各项改革都是重大推动,需要坚决落实稳步推进。

 

证监会副主席李超回应投资者关切,对科创板是否对二级市场产生影响,他表示科创板有严格的标准和程序,注重市场机制,科创板不会出现“大水漫灌”的局面。

 

科创板、创业板和新三板都是资本市场重要组成部分,科创板主要在发行、上市、信息披露、交易、退市等反面做了很多制度创新,在很多方面有很多突破,所以,科创板不是一个简单的一个板块的增加,核心在于制度创新。

 

发布会结束后,市场又传出消息,广东将向证监会商请加快推动创业板改革并试点注册制,可见科创板的推进牵一发而动全身。


另外,在发布会现场,易会满特别提醒,科创板将考验投行的核心竞争力,希望机构充分准备。

 

事实上,科创板的推出将倒逼券商向高阶转型,以定价功能和配售制度为核心的制度设计,对券商定价权、业务实力、资本实力等方面都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未来,投行在专业能力上的竞争将更加激烈。

 

2


当易会满接任上一任主席刘士余之时,有媒体用了这样的标题:“刘不留,易不易”,可见证监会新主席的这个任务,相当艰巨。

 

甚至市场中还有质疑,明明是资本市场的监管者,为什么总时从银行系统挑人?

 

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在刚刚过去不久的2018年,国内经济开始全面去杠杆,外部环境又受到中美贸易战极大的不确定性的挑战,所以整个A股市场三大股指整体大幅下跌均,可以说是“跌冠全球”。

 

公开数据显示,沪指在2018年全年下跌幅度为24.59%,总市值下降近66500亿元,深成指全年下跌幅度为34.42%,总市值下降了近72300亿元,创业板下跌幅度达到28.65%,总市值下降了11100亿元。

 

所以,在整个2018年当中,A股的氛围都相当悲观,全年市值蒸发约15万亿元,算下来人均炒股亏损达到了10万左右。

 

在今天下午的发布会上,易会满坦诚,“证监会主席的职位是一个火山口,工作直接面对市场,每天都在做现场直播,不管愿不愿意,不管喜不喜欢,这个月我已经感受到了什么是火山口。”

 

从1985年进入工行,直到2019年履新证监会,易会满在“宇宙第一大行”工作了整整34年。在此期间,他先后担任过杭州市分行计划处处长、杭州市分行副行长、浙江省分行副行长兼杭州市分行行长、江苏省分行副行长等,并在35岁时(2000年)便成为江苏省分行行长,此后又在在2005年-2008年担任工行北京分行行长,后升任工行行长。可以说,易会满是从基层一步一个脚印脚印走到了现在。

 

证监会主席的工作对任何人而言,都挑战巨大,对易会满而言也并无例外。


若在其任上能推动注册制及相关配套制度的落地和实施,真正惠及需要资金的高科技企业和实体经济,也必然会是中国金融发展史上值得书写的一笔。

本文首发于来咖智库公众号

Leccur
财经圈里最科技,科技圈里最财经。带给你不一样的独特视角和深度分析。
推荐文章
上一篇:易会满首秀: 透露科创板八大重磅信息 下一篇:巴菲特炒股的最大秘诀:赌国运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