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企直面“小微”融资怪圈 四大贷款难题待解

来源: 北京商报 刘双霞    

今年以来,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小微企业融资难的问题愈加凸显。据悉,近日,央行和全国工商联联合召开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金融服务座谈会。9月7日,有媒体披露会议内容显示,对小微企业融资问题,企业代表反馈了抵押物不足、发债难、PPP“一刀切”、信用担保不到位等四大难点。

据了解,民营企业融资渠道主要包括银行信贷、债券融资、非标融资、股权融资、借用外债等方面,但是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融资渠道明显受到限制,一些民营企业的资金链绷紧。

“工、农、中、建确实采取了很大的措施,但是感觉到现在是民营企业反映最为集中、最为困难的时期。”工商银行董事长易会满表示,小微企业贷款存在企业融资难,银行贷款贷不出去的矛盾。

在上述矛盾背后,小微企业融资难实则存在抵押物问题、发债难、PPP“一刀切”等诸多难点。在抵押物问题上,民营企业抵押物不足,缺乏有效抵押品。贵州好一多乳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张琴也表示,对于乳业企业,主要资金投放在牧场建设上,但该项目系农业设施用地,无产权,不能通过牧场资产抵押获得贷款融资。对此,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表示,围绕民营企业、小微企业特点,金融机构创新信贷产品服务,深入开展应收账款质押融资行动;创新知识产权质押融资产品;增强信用信息融资功能,鼓励发放信用贷款等。

债券融资也是小微企业的融资渠道之一。今年6月,央行决定将AA+、AA级公司信用类债券,优质的小微企业贷款和绿色贷款等纳入中期借贷便利(MLF)担保品范围。但是,小微企业发债难的问题仍然存在。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表示,虽有政策利好,但在表外资金回归表内之后,银行更倾向于贷款、国债、金融债;即使是配置信用债,也更倾向于央企信用债和城投债,对3A评级以下民营企业的信用债仍然非常审慎,公司重启发债的难度较大。

对此,潘功胜表示, 一方面,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发行小微企业金融债券和小微企业贷款资产支持证券。另一方面,支持民营企业发行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

PPP项目被称为政府与社会资本的一场联姻。2017年11月财政部、国资委先后发布办法,各银行加大了对从事PPP投资业务企业的风险审查力度,从各方面限制了对PPP业务占比较大企业的授信支持。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笠钧表示,有银行2017年对公司PPP项目贷整体授信6.1亿元,2018年减到3亿元,项目贷授信缩水50%;有银行不做PPP项目贷款,即使给PPP项目开具投标保函、履约保函的业务都不行,搞一刀切。对此,易纲回应,通过这次PPP规范,使得符合条件的PPP项目能够真正地满足相关要求,各级政府要守信用,做的PPP项目一定要按照合同约定支付

此外,信用担保不到位也是小微企业融资难的原因之一。有企业负责人表示,民营企业不可能像国企、央企那样拥有大量流动资产及房地产,融资担保中的硬性担保措施就会直接导致融资受阻。

事实上,今年4月至今,监管不断推出解决中小民企融资难的举措。经历4月定向降准及6月的扩大MLF担保品范围后,民企融资环境并未得到明显改善。7月后,央行政策持续发力,加强银行的窗口指导、调整MPA结构性参考,落实疏通货币政策向实体经济融资的传导路径。9月6日,财政部消息称,将自2018年9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对金融机构向小型企业、微型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发放小额贷款取得的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税。易纲在此次会议上再次明确强调,采取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监管政策等“几家抬”的办法,激发金融机构的积极性,畅通政策传导机制,进一步加大对小微企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对于几家“抬”的具体做法,易纲曾在2018陆家嘴论坛上表示,央行从货币政策、准备金、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资金成本等方面支持小微企业进服务。同时,实行差异化的监管,调动商业银行内部各部的积极性,为小微企业提供服务。另外,财政要实现优惠的税收政策。最终形成几家“抬”的格局,改进小微企业的贷款服务情况。


来源: 北京商报 刘双霞

财经360
推荐文章
上一篇:境外银行境内再放行 央行允许人民币跨境证券投资 下一篇:网贷机构合规检查有序开展 已有P2P无风险退出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