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洋董事会大换血:原安邦系人员退出 管理层再掌实权

来源: 时代周报   

安邦暗夜敲门那一刻,远洋集团(港股03377)(03377.HK)董事局主席李明苦心搭建的中国人寿、南丰集团、远洋管理层三足鼎立局面被打破。

这一幕发生在2015年的12月。几乎与钜盛华、前海人寿首次挑战万科管理层同期,安邦突然切入远洋,十天内两次出手迅速逼近后者第一大股东之位。

最终,中国人寿以29.79%的持股守住了远洋第一大股东位置,安邦则持股29.78%,仅以0.01%的微弱差距居于次席。他们均止步于30%的要约红线,但险资力量随后急速渗透进远洋内部机理。过去两年多时间里,除派驻董事外,中国人寿和安邦分别委派了一名高管加入远洋管理层,并参与日常事务。

8月9日晚的一则人事任免公告,重新打破了这种“平衡”:4名董事辞任,远洋董事会小组精简至12人;原安邦系派驻人员由接管组成员相继接任,远洋管理层掌握执行董事层面全部票数。

这是规则框架下各方博弈的最新结果。远洋希望重拾辉煌,这家曾经的“红筹第一股”,在25岁之际提出未来三年冲刺2000亿规模的闯关目标,并想将养老、长租公寓、物流等在内的“美好生活”图景都做成生意。今年的目标,则是要跻身千亿阵营。

在调控重拳不松之际,远洋又准备如何安全、体面地闯过政策市下的楼市变幻?李明希望重塑远洋奋斗者文化,寻找新增长,将要克服哪些阻力?

精简换血

远洋一批老董事会成员正在离开。

8月9日,李虎、李洪波辞任远洋集团执行董事,理由是需要投入更多精力在远洋其他业务活动;姚大锋、上官清辞任非执行董事,原因是需要更多时间专注处理其他商业事务。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李虎为中国人寿派驻的代表,姚大锋、上官清则由安邦派驻。其中,姚大峰现任安邦保险集团公司董事、副总裁,上官清现任安邦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

新面孔栗利玲进入远洋董事会,她由安邦提名,任远洋非执行董事。这则任命同样于8月9日晚间公布,并将于10日起生效,为期一年。

远洋集团公告显示,栗利玲现年45岁,现任中国银行(港股03988)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派驻安邦接管工作组成员、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财会部调研员。在她之前,同样来自安邦接管工作组的符飞,已于今年5月19日起任远洋非执行董事。

符飞填补的是远洋前执行董事王叶毅的空缺。2018年5月18日,王叶毅退任远洋集团执行董事兼投资委员会成员。官方理由是,“需要更多时间专注其他业务”。

符飞的其他身份,包括有现任中国保险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风险处置与法律事务部总监,中华联合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安邦接管工作组副组长,以及尤为关键的远洋邦邦置业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等。

今年5月10日,远洋公告称,将以零对价的形式,收购安邦旗下全资子公司邦邦置业50%股权。这家公司主要负责安邦旗下全部存量不动产项目的处置及运营管理等。接下来,相关项目将纳入远洋管理体系,统一使用远洋品牌进行建设、销售及运营。

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这家公司已在今年6月5日更名为远洋邦邦置业,其中李明出任副董事长兼总经理,符飞出任董事长。有消息显示,远洋邦邦置业正在接手安邦在苏州、杭州、温州等地项目,但这一情况尚未得到远洋集团公布。

新一届远洋董事会格局自此定下:其一,远洋集团董事会原安邦系人员已全部退出,并由接管组成员接任;其二,经过多轮调整后,远洋管理层正重新一步一步掌握实权。

目前,远洋集团原董事会15人小组成为过去,新的董事会小组已被缩减至12人,分别为执行董事李明、温海成、沈培英,非执行董事赵立军、符飞、方军、栗利玲,以及独立非执行董事韩小京、孙文德、王志峰、靳庆军、林倩丽。

从构成看,执行董事层面均代表远洋管理层,非执行董事层面2:2打平,其中赵立军、方军代表中国人寿,符飞、栗利玲代表安邦。5名独董均为律师或投资界专家。

远洋集团表态,对董事会人员组成进行适度精简和调整,目的是提高工作效率。

千亿闯关

站在25岁新起点,远洋管理层希望公司重新出发,重塑奋斗者文化。他们提出了未来三年冲刺2000亿规模的闯关目标,并想将养老、长租公寓、物流等在内的“美好生活”图景都做成生意。

距离第一个任务节点,远洋还有半年时间—今年年底,远洋先要迈过千亿台阶。最新一张成绩单里,今年前7月,远洋累计协议销售额约506亿元,目标完成率仅略超50%。

“今年整体应该会有1800亿元左右的推货量,对完成全年销售目标有信心,”远洋方面回答时代周报记者称,以目前远洋全国区域布局、资源储备和总货值等方面来看,冲刺更高年度销售目标的可能性很大。

远洋集团副总裁谌祖元在日前博鳌房地产论坛中亦有所透露,“早在今年年初,远洋就已经对调控的发展有所判断,并针对性地作出应对,不与政策做博弈,积极出货。”

远洋管理层参透了这场地产马拉松的游戏规则—市场就是如此无情,小鱼一定会被大鱼吃掉。有规模才有话语权,有规模才有江湖地位。

过去数年里,远洋曾一度选择了更保守的生存方式,但也因此错失了一些增长机遇。去年起,远洋进入加速轨道,土储竞赛是关键一步。

2017年一年,远洋就新购入59幅地块及7个成熟项目,土储增加了57%至约3409万平方米,这个数字超过之前三年纳储总和。据了解,今年远洋还会延续去年的积极拿地态势,同时也会关注现金流的平衡和稳定。今年至今,远洋在西安、昆明、深圳、太原、无锡等地先后落子。

“我们项目70%是来自于并购,”远洋团队还在寻找稳定且安全边际高的并购资源,“今年行业的资金链非常紧张,会出来更多好的收并购机会。”他们锁定了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长江中游及成渝五大城市群里的30多个核心城市和周边城市进行深耕和轮耕。

在这条规模化跑道上,远洋正在加速跑来拼一张未来入场门票。他们也希望在多元化赛道里探到立身之本—包括资本、商业、服务等在内的多元业务能够贡献利润增长。

这也是李明在两大险资股东间筹谋出的平衡之道—内外共振,边思考,边实践。当下,远洋也在加快各个业务单元的发展,不排除在未来进行单独的拆分。

相关指标已经下达:到2020年,远洋资本的管理规模有望超过1500亿元;到2022年,远洋商业的权益租金收入预计将翻一番至40亿元;长租公寓 “邦舍”今年计划增至1.4万间等。

李明希望远洋的多元业务变成“动车组”,“传统火车的动力全在车头,后面的车厢只是被拉着走。但动车在于每一节都有自己的动力,这才让动车组得以持续加速,风驰电掣。”

来源: 时代周报

晴天
互金财经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非上市寿险公司亏损面扩大 面临保费负增长与资本金吃紧考验 下一篇:比特大陆获5.6亿美元融资 9月拟向港交所递交招股书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