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里拉暴跌:点燃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 美元顺势迭创年内新高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刚摆脱5月大跌风波的土耳其里拉,如今再度陷入崩盘风波。

截至北京时间8月10日22时,土耳其里拉兑美元汇率徘徊在6.5120附近,单日跌幅超过17.3%,盘中一度创下历史低点6.7596(跌幅逾22%)。

“显然,土耳其与美国一系列贸易冲突正加剧金融市场对土耳其经济危机的担忧,导致里拉在8月连续下跌之后,出现崩盘迹象。” Bluebay Asset Management新兴市场策略师Timothy Ash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指出。令市场意外的是,此次里拉崩盘直接将欧洲银行业“拖下水”。

一位了解欧洲银行业在土耳其信贷风险敞口的欧元区银行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当前西班牙BBVA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UniCredit)与法国巴黎银行在土耳其的信贷额度分别高达833亿美元、170亿美元与384亿美元,一旦里拉持续下跌导致土耳其资本外流加剧,整个土耳其很可能无力支付这些银行上述信贷本息,导致欧洲三大银行面临巨大损失。

一位常驻香港的新兴市场基金经理坦言,随着美元强势上涨与新兴市场货币接连大跌,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基金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投资占比降至基金约定的最低持仓区间,甚至部分新兴市场基金已经动了提前清盘避险的念头。

里拉崩盘的“多米诺效应”

“如今,做空里拉俨然成为当前胜算最高的外汇套利交易。”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记者直言。

8月初,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宣布重新评估对土耳其的特惠免税待遇(GSP)。此举将影响去年从中受益的16.6亿美元土耳其进口商品。

令市场意外的是,土耳其随即采取强硬回应——除了计划冻结美国司法部长及内政部长在土耳其的资产,土耳其方面还对煤炭、纸张、坚果、威士忌、汽车及机械等17.8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进口关税。

“多数对冲基金认为土耳其此举并不明智。” Marc Chandler直言。究其原因,7月份土耳其通胀率高达15.85%,创下2003年以来最高值,去年土耳其对外贸易赤字高达768亿美元,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近20%,GDP的9%。

随着土耳其对美国进口商品加征关税,并且贸易摩擦将升级,令金融市场担心土耳其通胀率与外贸赤字将双双持续升高,令土耳其整体经济风险日益扩大。

这吸引越来越多对冲基金大举买入沽空土耳其里拉的期权合约。

截至8月10日22时,过去5个交易日一个月期里拉/美元风险逆转指标上涨逾6个百分点,创下2011年以来最高值。

“这意味着沽空里拉的操作成本,要比买涨里拉高出逾6个百分点。”Marc Chandler解释说。究其原因,当前整个外汇市场几乎全是沽空里拉的头寸,很难找到买涨里拉的多单作为对手盘。

甚至一些量化投资型对冲基金发现利用期权沽空里拉的操作成本偏高后,转而沽空土耳其国债套利。截至8月10日22时,10年期土耳其国债收益率一度突破20%,土耳其主权债券收益率均值较同期美国国债的息差扩大约500个基点,创下2009年4月以来的最大息差。

令市场意外的是,此次里拉崩盘却触发了“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效应。

在8月10日里拉兑美元汇率大幅下跌逾10%后,市场开始传闻欧洲央行负责欧元区银行监管的机构开始对欧元区银行业在土耳其的信贷风险敞口感到担忧,其中,法国巴黎银行、意大利裕信银行、西班牙对外银行被直接点名。

“目前,外国贷款占土耳其银行业资产的40%,上述三家银行是最主要的海外贷款机构。”上述了解欧洲银行业在土耳其信贷风险敞口的欧元区银行人士向记者直言。一旦里拉持续大幅贬值导致土耳其资本流出加剧与外汇储备过度消耗,土耳其银行业将难以偿还上述欧元区三家银行巨额贷款,直接导致后者损失惨重。

高盛发布最新报告警告称,一旦里拉兑美元汇率跌至7.1,土耳其所有银行的超额资本都将被“侵蚀”,再也没有资本额度偿还外国贷款。

在摩根大通新兴市场研究主管James Sullivan看来,这导致10日欧洲不少银行股开盘出现逾2%的下跌,引发金融市场对欧洲银行业坏账风波再起的担忧,直接导致欧元兑美元汇率创下过去12个月最低点,与此对应的是,美元指数顺势站上96上方,迭创年内高点。

“这反而带来了恶性循环。”他直言,一旦美元持续上涨导致里拉下跌压力骤增,整个欧元区银行业坏账风波将变得更加严峻,进而导致欧元区与土耳其经济面临更大的动荡风险,“然而,对冲基金未必在乎这些宏观经济变数,当前他们最好的押注,就是豪赌里拉持续下跌。”

新兴市场基金全面“撤离”

土耳其里拉的崩盘式下跌,令刚刚摆脱5月大跌风波的其他新兴市场货币开始陷入新一轮抛售潮。

8月以来,多数新兴市场货币均遭遇不同程度的下跌,比如俄罗斯卢布因美国制裁下跌逾6%,10日盘中跌破66整数关口,创下2016年11月以来最低点;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南非兰吉特兑美元汇率也分别下跌2.1%、2.5%与5.1%。

“现在对冲基金对新兴市场货币正开展无差别的沽空。”Informa Global Markets新兴市场分析师Christopher Shiells直言。其结果是越来越多新兴市场基金开始持续压缩新兴市场货币的投资占比。

上述常驻香港的新兴市场基金经理告诉记者,8月初他们已经将新兴市场资产投资比重降至30%,这也是基金条款约定的新兴市场资产最低持仓区间。

“甚至部分激进的新兴市场基金已经与主要出资人协商紧急修改投资条款,将新兴市场最低投资占比从30%降至20%。”他告诉记者,有些新兴市场基金表面上将新兴市场资产持仓维持在40%,但只要翻开其整个投资组合,就会发现他大幅加仓了沽空新兴市场货币的期权合约或掉期交易头寸。

究其原因,是这些新兴市场基金认为油价上涨、全球贸易冲突升级、美元强势上涨与美联储鹰派加息等因素正给新兴市场经济复苏构成更大的制约,

“现在多数投资机构都不认为新兴市场国家经济能在年内复苏。”Christopher Shiells表示,更重要的是,新兴市场仍没有对美联储持续鹰派加息做好充分准备,以为通过加息就能遏制本国货币贬值,但这让本国货币汇率定价仅仅反映了未来一年内2/3的美联储鹰派加息影响。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晴天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从互金出海引发对金融开放需要“内外兼修”的思考 下一篇:世界第一部P2P网络借贷平台监管法案诞生记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