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闻缠身的谷歌再放返华烟雾弹,究竟有何目的?

作者: 科技响铃说   

近日,谷歌返华话题高潮迭起,8月6日下午,人民日报也在Twitter上发表推文称:欢迎Google重返中国大陆,但必须遵守中国法律。在欢迎的同时人民日报也作出慎重的警告,要求“中国所有的外国互联网公司都应该遵守中国的互联网管理”。

不仅如此,作为中国搜索老大的百度,其CEO李彦宏也公开表达了对谷歌回归的欢迎,表示中国的科技公司今天有足够的能力和信心,在与国际企业的良性竞争中变得更强,共享全球化红利。李彦宏说,“如果Google决定回到中国,我们非常有信心再PK一次,再赢一次”,展现出中国企业的强大和信心。

当初,2010年谷歌退出中国市场时,就因不愿遵守中国的法律法规而退出中国市场,人民日报此番表态可谓意有所指。事实上,无论是从中国用户、中国市场还是从政府监管部门来说,如今已经抛弃“Don't be evil”座右铭的谷歌,早已经不是当初人们印象中的谷歌。经历了8年的变化,面对隐私泄露丑闻、避税门、与军方合作联合打击中国等等丑闻加身背景下的谷歌,所有人都该重新审视谷歌屡次放出返华烟雾弹的真实目的。而且,面对早已天翻地覆的中国市场,即便有机会踏入国门,也不具备与本土化互联网企业一争高下的实力。

谷歌全球AI First战略在中国布局需要

AI产业发展离不开数据、人才和市场,中国在这三个方面都已经显现出优势,以“AI First”为战略的谷歌,必须在中国大陆有实质性的存在,否则就是在把中国市场拱手让出。2017年12月,谷歌宣布在北京成立中国AI中心,李飞飞和她曾经的学生李佳将成为搭档,共同领导这个研究中心,李飞飞表示,“与中国的顶尖AI人才的合作,将成为谷歌AI中心长期发展的第一步。”

谷歌曲线进军中国,战略投资需要

由于核心的搜索服务退出中国内地,谷歌的多项业务在中国内地市场受阻,谷歌想通过战略投资,重新敲开中国内地市场的大门。在过去三年里,谷歌母公司Alphabet在中国投资了五家公司。通过战略投资,谷歌不仅可以参与这些具有高成长性的中国概念科技公司的海外战略,在输出服务、共享资源的同时,也能更好地帮助谷歌理解中国内地市场的多样性和复杂性,为其以更灵活的方式重返中国内地市场铺桥搭路。

谷歌是目前世界范围内最活跃的企业投资者,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共投资103个项目,超过了投资大户腾讯、软银和英特尔,排名第一。Alphabet旗下共有四支投资主体,除了谷歌外,还包括Google Ventures、CapitalG与GradientVentures,相比这三支以财务投资为主的基金,谷歌更多的是进行有业务整合能力的项目投资。

欧盟罚单+财报收入单一造成财务压力增大,转战中国市场需要

前不久,欧盟监管机构对Alphabet旗下谷歌部门处以创纪录的43.4亿欧元(约合50亿美元)反垄断罚款;2018财年第二季度的财报显示,由于净利润中计入了欧盟对该公司处以的43.4亿欧元(约合50.7亿美元)罚款,因此Alphabet第二季度净利润比同期下降9%,达到31.95亿美元。

另外,财报显示谷歌收入来源过于依赖文本搜索广告,这也是目前谷歌面临的最大问题。由于其收入来源过于单一,严重依赖文本搜索广告业务,造成巨大的财务压力,迫使谷歌转战中国市场。

国际负面舆情转移需要

2018年3月,谷歌和五角大楼合作的消息,从谷歌内部的交流平台泄露,导致谷歌内部3000多名员工联名上书,抵制谷歌与五角大楼的合作。包括Bengio等上百名学者、科学家二次上书,数十名员工因此离职。谷歌员工强烈要求谷歌退出Maven项目,并且起草政策声明谷歌永远不会开发战争技术。

面对这种情况,谷歌修改了行为准则,删除了“不作恶”原则。但最终不堪舆论重负,谷歌不得不决定于2019年后退出饱受争议的军事项Project Maven。值得一提的是,在这个项目中还探讨了如何将技术应用在战场上,谷歌副总裁米罗·麦丁(Milo Medin)把话题转移到在军事演习中使用人工智能上,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也提出,在未来20年要利用这种技术来制定与中国对峙的战略。

除此之外,谷歌还因非法收集用户隐私被告上法庭并索赔42.9亿美元,同时因被爆出对那些软件开发商大开绿灯,几乎不加管束,这些开发公司的仪器或者员工可以阅读用户的电子邮件再次深陷舆论丑闻。

寻求新的避税阵地

今年年初,荷兰商会(Dutch Chamber of Commerce)公布在网上的公司文件中披露,2016年,谷歌避了37亿美元的税,方法是将159亿欧元(约192亿美元)的收入在爱尔兰、荷兰和百慕大之间转移,谷歌通过这种方式转移的收入比2015年增加了7%。

据报道,谷歌主要利用两种方式规避大部分国际收益所产生的税务,一种称为“双爱尔兰(Double Irish)”,一种称为“荷兰三明治(Dutch Sandwich)”。这两种避税路径十分复杂,经常联合运用,整个流程通过两家爱尔兰公司和一家荷兰公司实现。随后,爱尔兰政府修改了税制,堵上了“双爱尔兰”漏洞。但是之前已经建立了复杂企业架构的企业,在2020年之前仍然能够利用漏洞逃避税负。

面对“避税大户”谷歌,欧盟也开出了罚单,并计划一项税收改革以遏制跨国科技公司利用目前税收政策不完善而进行避税的行为。面对这种情况,谷歌很有可能利用丰富的避税经验,来中国借助壳公司开辟新的避税阵地。这对于中国市场和政府来说都将带来莫大伤害。

由此可见,开辟中国市场以挽回颓败趋势、为资本市场讲东方故事同时摆脱国际负面形象、借助中国市场和企业寻求新的庇佑是谷歌来华的根本目的,可以说是丑闻缠身后谷歌的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

但是,目前中美贸易环境和形势复杂,拥有美国军方和政治背景的谷歌就像一颗深水炸弹,此时返华是福是祸尚不可知。作为一个美国企业,又曾因在全球收集和泄露用户信息被各球用户抵制,如果来华,对中国用户、市场和政府税收都带来不可估量的潜在伤害。

即使人民日报和中国企业对谷歌返华展现出了开放包容和信心进取的姿态,但仍不能忽视这些更深层处的问题,毕竟谷歌是出身于资本市场的美国公司,背后靠的是美国整个大资本市场,凡事还以“利”字当头。所以,怀揣不良动机的谷歌,回不来也打不赢中国互联网企业。

文|曾响铃

来源|科技向令说(xiangling0815)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

科技响铃说
(完) 曾响铃(微信ID:xiangling0815) 钛媒体、品途商业评论等2016年度十大作者。 AI新媒体“智能相对论”创始人。 作家:【移动互联网+ 新常态下的商业机会】、【趋势革命  重新定义未来四大商业机会】等畅销书作者。 《商界》《商界评论》《销售与市场》等近十家杂志撰稿人,近80家网络媒体专栏作者。 “脑艺人”(脑力手艺人)概念提出者,现演变为“自媒体”,成为一个行业。 现为“今日头条问答签约作者”、多家科技智能公司传播顾问。
推荐文章
上一篇:上市公司扎堆区块链,绝大多数是“伪项目” 下一篇:退出潮中,个人信用贷平台何以独善其身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