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行业动荡不安,爱钱进凭什么逆风飞扬?

来源: 金评媒记者 央子   

“在创立凡普金科之初,我们就提出,既然要做普惠金融,既然这件事跟金融有关,那我们就要做一家百年老店。”在接受金评媒(ID:JPMMedia)专访时,凡普金科创始合伙人、爱钱进总裁杨帆这样表述自己与另外3位朋友合伙创业的初心。

2013年,杨帆与另外3个合伙人创立了普惠金融(凡普金科曾用名)。

谈到创业的初衷,杨帆告诉金评媒(ID:JPMMedia),这源于他与创业伙伴们的一个发现。当时,他们都在国内一家知名的基金公司工作。

“我们经常开玩笑,传统金融真的是‘嫌贫爱富’。越有钱、资产规模越大,想要得到金融支持也就越容易。但对于一些小微企业及个人,无论是想得到资金支持,还是想让闲钱产生更多的收益,都是比较难的。当时,我们就下定决心:要从大机构、大公司走出来,真正用心服务那些未被传统金融有效覆盖的群体。”

“与海外市场相比,中国大陆的金融机构更多还是服务于“二八法则”中那20%的人群,而缺乏能够将金融下沉的入门级服务,正是基于这一点,我们希望为中国成长级用户提供入门级金融信息服务。杨帆如是说。

创业维艰。

凡普金科问世以来,杨帆与几位合伙人在创业路上也不断遭遇风险与挑战。尤其是2016年以来,监管加强,行业进入持续波动期,如何让旗下平台持续健康发展,成为他们考虑的核心问题。

对于6月份以来,互金行业连续暴雷的现象,杨帆坦言:“暴雷的平台往往都不是合规的P2P模式,之所以出问题,是因为违规经营,触犯了监管红线,最终导致无法偿付出借人资金,从而出现停业、清盘、法人跑路、平台失联、倒闭等问题。而合规经营的P2P平台,只要坚守信息服务中介的定位,遵守监管的要求,合法合规经营,是不可能跑路,也基本不会暴雷的。”

然而,当前行业持续波动,备案暂缓,未知的恐惧在出借人中迅速蔓延,稳定出借人信心成为当务之急。

为此,杨帆及团队第一时间开始加强与用户沟通,6月初,积极通过线下见面会、在线互动、视频直播等多种形式与用户展开交流;另一方面,他们积极筹备,为凡普金科旗下P2P平台爱钱进增加注册资本,将注册及实缴资本金由2亿元增加至5亿元。

杨帆认为,此次增资既彰显了股东对爱钱进四年来运营成果的看好与支持,也将进一步帮助爱钱进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

纵观整个互金行业,今年的融资案例似乎也不少。截至2018年7月16日,今年以来共有33家网贷平台获得融资,获融资平台数量已与去年同期持平。

“事实上,相比以前,整体融资的平台数量还是有大幅下降。目前,对整个市场而言,资金链是非常紧张的。而爱钱进在这个阶段的增资,也是对整个行业信心的提振。”杨帆表示,这种融资更多是PE的逻辑,就是说他赌的不是一个可能性,而是确定性,即看好这家企业及行业的前景。

“对于互金企业,融资能带来更多的资金储备,应对更多的不确定性。所以我相信,在目前的关键时间点上,一家平台能获得增资或融资,代表了资本圈更为理性,更为慎重的考虑,也代表了这个平台的实力。”杨帆告诉金评媒(ID:JPMMedia)。

 

Q&A

 

记者:我听说有的平台,羊毛党有组织地把钱薅走了。就你们目前的技术手段而言,能否有效制止那些羊毛党的行为?

杨帆:我们确实是有效制止了。一方面,对于投资端的羊毛党,由于是冲着补贴收益而来的,会比较容易防范,比如说爱钱进的红包必须要出借一定金额才能使用,所以就没有所谓的把一大堆的红包凑起来直接薅羊毛的情况。那为什么还是有一些平台会被薅羊毛?据我所知,它在规则设置的时候就是欢迎羊毛党,甚至有的就是为了让羊毛党来塑造一个虚假繁荣的场景。另一方面,借款端的“薅羊毛”应该是借款用户的欺诈。这个情况会比较复杂,因为欺诈手段和技术是不断革新的,为此,我们接入了很多第三方的黑名单、征信名单,加上自主研发的反欺诈系统等,通过一系列的手段规避欺诈,所以,我们相信已经实现了有效控制。

 

记者:最近发生很多事,比如有平台敢在融资上造假,为什么金融行业里会出现如此胆大包天的行为,怎么理解这种行为?

杨帆:首先,只要有钱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都会发生。比如在借款端,我们曾发现一个欺诈团伙,它是一个大学教授带着研究生通过技术性的手段来做欺诈。为什么呢?是因为有利可图,自然就有人打这个歪注意。

同样,互金行业里有数千家的平台,发生什么样的行为也就不足为奇。有大量的行业参与者就是带着侥幸心理,或者就是心术不正,想要趁机捞钱,然后跑路。如果是这样的行为,自然就不在乎造假是否暴露了。

由于互金行业本身发展非常迅速,短短时间从开始的百十来亿发展到现在的上万亿规模,确实会有各种各样的事件发生。这也是我们认为监管需要发挥力量的地方,只有把这种荒谬的、突破红线的行为挡在外面,才能给用户一个相对安全的投资环境。目前,在强监管的趋势之下,我们也看到大量不合规平台被清退,行业正向着更加良性的运营方向发展。

 

记者:因为监管很严,有业内人士认为,既然把后门关了,更应该把前门打开,给某些平台一个合理的通道,让它能有序退出。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杨帆:我同意这个观点。行业肯定需要一个正常退出的路径,我们也看到了互金协会等机构针对P2P平台退出的相关要求,相信监管也会出台更具体的指引。对于很多出借人来说,知道怎么样去找回自己的损失,平台退出就变得没那么可怕。另外,这个“门”可能也需要找一些方式去打开。我认为,市场上大量的个体有金融需求,而且把金融资源向这些小微企业及普通民众转移是符合国家政策的,这个行业肯定还是会存在的。

 

记者:您现在刚刚过了而立之年,对于同龄人而言,也算是事业有成,如今,您对自己的未来还有哪些期待?

杨帆:从今天来看,我始终还是在路上。互联网金融发展很快,虽然我们做得还不错,但我觉得距离想要达到的愿景——让每个人都享有简单、公平的互联网金融信息服务还有很远的距离。就个人而言,虽然我们把爱钱进做成互金行业的顶尖品牌,但我个人还有非常大的地方需要提升,和内部一些优秀的人以及国内外顶尖的创业者、投资人都有非常大的差距。这个市场是残酷的,无论你多大都是在同样的领域中竞争。年轻并没有任何优势,与其觉得自己优秀,不如想一想自己和其他人的差距。怎么做得比别人更好,才是最关键的。

 

记者:我知道,就像《中国合伙人》,在合伙创业里面,管理是一个很大的艺术。就你们现在的这个创业团队而言,你们是怎么合作或合伙的原则?

杨帆:实际上,我们有合伙人章程公司发展到一定规模时,我们几个合伙人就各自拿出一定比例的股份(加起来20个点)去约束各自的行为。通过合伙人章程的方式进行约束,即便有人离开,也能确保公司继续妥善运营。当然,光有制度是不够的,其实我们还有着一致的认识。因为我们都是做投资出身的,相比眼前鸡毛蒜皮的小事,我们更看重的是长远、未来的收益。纠结于眼前的利益,就什么都谈不拢。所以,从公司大的利益角度去做出判断,我觉得这对于合伙做企业来说很关键。

 

来源: 金评媒记者 央子

茉莉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保险标的转让问题不明?最高法院出台司法解释 下一篇:“鑫圆系”崩盘再次警示:共享经济、区块链等新词极易被骗子包装利用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