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强调良性退出 监管加大打击逃废债、跑路力度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6月底以来P2P网贷平台的爆雷案例增多,使P2P网贷行业正面临资金荒的考验。投资者方面,其纷纷在平台上转让债权且到期后不再投资P2P平台;借款人方面,选择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明显增多,这又导致平台无力兑付投资者本息;平台方面,部分平台已经不发新标且无资金流入,正在试图通过增资、融资、加息等途径重塑投资者信心。P2P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正是存量风险的加速暴露和出清,如何降低平台退出时的风险、保护投资者利益成为监管部门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进入攻坚时期,稳妥加快存量违法机构和业务退出,同时遏制增量风险,成为摆放在监管部门面前的主要课题。 
近期P2P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正是存量风险的加速暴露和出清,如何避免平台无序退出损害投资人利益显得更为急迫。“监管部门最关心平台能否良性退出。”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专项整治尚未完成,这一轮爆雷使得部分有意愿且在整改的平台受到波及。” 
据《金融时报》从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获悉,下半年,将重点做好企业和行业自查工作。下一步整治工作中,对债务人恶意逃废债、自媒体敲诈勒索、机构经营者“跑路”等行为要加大打击力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了解到,监管部门拟明确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并对检查后的机构进行分类的名单式管理。此外,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也进一步加大。 
P2P迎“大考” 
6月底以来P2P网贷平台的爆雷案例增多,使P2P网贷行业正面临资金荒的考验。投资者方面,其纷纷在平台上转让债权且到期后不再投资P2P平台;借款人方面,选择恶意逃废债的借款人明显增多,这又导致平台无力兑付投资者本息;平台方面,部分平台已经不发新标且无资金流入,正在试图通过增资、融资、加息等途径重塑投资者信心。P2P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正是存量风险的加速暴露和出清,如何降低平台退出时的风险、保护投资者利益成为监管部门迫切需要面对的问题。(包芳鸣) 
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进入攻坚时期,稳妥加快存量违法机构和业务退出,同时遏制增量风险,成为摆放在监管部门面前的主要课题。 
近期P2P网贷行业风险事件频发,正是存量风险的加速暴露和出清,如何避免平台无序退出损害投资人利益显得更为急迫。“监管部门最关心平台能否良性退出。”一位接近监管部门的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专项整治尚未完成,这一轮爆雷使得部分有意愿且在整改的平台受到波及。” 
据《金融时报》从银保监会、人民银行获悉,下半年,将重点做好企业和行业自查工作。下一步整治工作中,对债务人恶意逃废债、自媒体敲诈勒索、机构经营者“跑路”等行为要加大打击力度。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了解到,监管部门拟明确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并对检查后的机构进行分类的名单式管理。此外,对于违法违规行为的惩处力度也进一步加大。 
多地规范网贷退出程序 
近期多家网贷平台宣布清盘退出,但其中不乏浑水摸鱼者,退出十分随意。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沈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贷平台的无序、随意退出不仅使大量投资人利益受损;此外,如果大批借款人逃废债,也会对社会信用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部门要求,各地应稳妥处置已经发生的风险,要求各地整治办密切关注“爆雷”平台涉及资金、出借人数,制定切实有效的风险处置方案及资金偿付计划,并加强后续风险监测。 
针对平台无序退出的情况,深圳、北京、广州等网贷集中地区的互金行业协会在近日相继发布退出指引,明确平台退出清盘程序。要求成立良性退出工作组,梳理存量业务清单、出借人清单和财产清单等,制定业务清偿和退出方案并向属地金融办报送。各地均要求,在退出方案实施期间,明确要求网贷机构不得注销、不得开展新业务,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不可关闭、平台高管不得失联。 
对于存量业务的处置,北京地区要求网贷机构进行清收、出售、债转股、股东收购、债权托管等多种形式处置,并根据需要聘请律所、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等争取尽快回款。广州和深圳地区也提出多种方式清收不良资产,要求公开、公平、透明地补偿出借人损失。 
监管消息指出,根据检查结果,允许合规机构继续从事业务经营。引导不合规机构有序清理债权债务关系,包括通过兼并、重组、转让等方式实现无风险良性退出。 
重点做好自查 
开鑫金服高级战略顾问凌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专项整治是行业出清的过程,目的是让不合规平台退出,合规平台继续起到补充作用。但近期集中爆雷,在一些不实信息的推波助澜下,衍生出监管不愿看到的情况:借款人恶意逃废债,投资人信心受到打击,市场出现一定的恐慌情绪。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行业风险事件引发的信任危机给合法合规平台也带来了经营风险。”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非法和违规平台应当打早、打小。 
李爱君表示,不能让违法违规平台抹杀了网贷行业存在的价值。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要对平台进行合规大检查,排查出违法违规平台,为合规平台营造好的经营环境。 
多位网贷平台人士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也表示,尽管网贷备案要延期,但希望监管能出台统一的措施,让投资者能够对平台有一定的区分。 
监管部门消息指出,下半年,将重点做好企业和行业自查工作。在前期专项整治工作的基础上,组织网贷机构开展自查自纠,行业协会开展自律检查。有关部门将会同行业协会提出问题清单,细化检查标准,今年底前完成机构自查自纠、协会自律检查。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独家报道,监管部门拟明确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并对检查后的机构进行分类的名单式管理。其中,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有望尽快下发。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7月19日在座谈会上提出,加快推进“白名单”机制建设,推进分级分类工作,动态监测网贷机构的合规性,有效预防和化解风险。 
沈艳表示,未来能够存活下来的网贷平台需要具备几项条件。其一,由于投资者往往偏好短期而借款者偏好长期,市场天然存在一定的期限错配。因此定位为信息中介的平台需要有足够大量投资人和借款人在该平台活跃借贷;其次,平台要具备极强的大数据匹配能力和风控能力;最后,合规平台还要有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特定竞争力。因此,作为正规金融的补充,在信息中介定位下,最终能够在市场上留下来、为个体投资人和个体借款人提供撮合服务的平台的数量并不太多。 
严打逃废债及平台跑路 
一位参加过监管部门研讨的网贷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行业普遍反映,在投资人信心本已不足的情况下,行业出现借款人有组织地恶意逾期行为。 
监管部门消息指出,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债务人追偿,保护合法有效的债权合同,并将债务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建立失信惩戒,让“老赖”无处藏身,加大对外逃人员的缉捕。 
一些迹象表明,对债务人恶意逃废债、自媒体敲诈勒索、机构经营者“跑路”等的打击力度正在加大。 
6月初,人民银行副行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潘功胜带队赴公安部,与副部长孟庆丰会谈引发市场关注。“加大对相关领域重大违法犯罪活动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力度。”7月上旬,公安部代表也列席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动员会并发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从业内法律人士处了解到,当前公安、经侦等部门已经加大了对跑路平台的打击力度,过往需要30位以上投资人报案才能立案的情形已经降为10人报案即立案。而涉嫌的罪名也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演进为集资诈骗。 
沈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的风险缓释机制中,需要按照《信息披露指引》加大对平台信息披露状况的监管,同时还应积极建立风险预警系统,并建立相应处置预案。在网贷监管长效机制上,李爱君建议,首先是加强投资者教育,其次要发挥市场对违法违规平台的举报作用,最后是建立各级监管机构和行业协会对网贷平台的定期检查。 
近期多家网贷平台宣布清盘退出,但其中不乏浑水摸鱼者,退出十分随意。北京大学数字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沈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网贷平台的无序、随意退出不仅使大量投资人利益受损;此外,如果大批借款人逃废债,也会对社会信用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监管部门要求,各地应稳妥处置已经发生的风险,要求各地整治办密切关注“爆雷”平台涉及资金、出借人数,制定切实有效的风险处置方案及资金偿付计划,并加强后续风险监测。 
针对平台无序退出的情况,深圳、北京、广州等网贷集中地区的互金行业协会在近日相继发布退出指引,明确平台退出清盘程序。要求成立良性退出工作组,梳理存量业务清单、出借人清单和财产清单等,制定业务清偿和退出方案并向属地金融办报送。各地均要求,在退出方案实施期间,明确要求网贷机构不得注销、不得开展新业务,经营地址不可搬迁、平台网站不可关闭、平台高管不得失联。 
对于存量业务的处置,北京地区要求网贷机构进行清收、出售、债转股、股东收购、债权托管等多种形式处置,并根据需要聘请律所、不良资产处置机构等争取尽快回款。广州和深圳地区也提出多种方式清收不良资产,要求公开、公平、透明地补偿出借人损失。 
监管消息指出,根据检查结果,允许合规机构继续从事业务经营。引导不合规机构有序清理债权债务关系,包括通过兼并、重组、转让等方式实现无风险良性退出。 
重点做好自查 
开鑫金服高级战略顾问凌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专项整治是行业出清的过程,目的是让不合规平台退出,合规平台继续起到补充作用。但近期集中爆雷,在一些不实信息的推波助澜下,衍生出监管不愿看到的情况:借款人恶意逃废债,投资人信心受到打击,市场出现一定的恐慌情绪。 
“目前的主要问题,是行业风险事件引发的信任危机给合法合规平台也带来了经营风险。”中国政法大学互联网金融法律研究院院长李爱君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对于非法和违规平台应当打早、打小。 
李爱君表示,不能让违法违规平台抹杀了网贷行业存在的价值。监管部门和行业协会要对平台进行合规大检查,排查出违法违规平台,为合规平台营造好的经营环境。 
多位网贷平台人士在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交流时也表示,尽管网贷备案要延期,但希望监管能出台统一的措施,让投资者能够对平台有一定的区分。 
监管部门消息指出,下半年,将重点做好企业和行业自查工作。在前期专项整治工作的基础上,组织网贷机构开展自查自纠,行业协会开展自律检查。有关部门将会同行业协会提出问题清单,细化检查标准,今年底前完成机构自查自纠、协会自律检查。 
21世纪经济报道此前独家报道,监管部门拟明确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并对检查后的机构进行分类的名单式管理。其中,全国统一的现场检查标准有望尽快下发。 
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7月19日在座谈会上提出,加快推进“白名单”机制建设,推进分级分类工作,动态监测网贷机构的合规性,有效预防和化解风险。 
沈艳表示,未来能够存活下来的网贷平台需要具备几项条件。其一,由于投资者往往偏好短期而借款者偏好长期,市场天然存在一定的期限错配。因此定位为信息中介的平台需要有足够大量投资人和借款人在该平台活跃借贷;其次,平台要具备极强的大数据匹配能力和风控能力;最后,合规平台还要有自身服务实体经济的特定竞争力。因此,作为正规金融的补充,在信息中介定位下,最终能够在市场上留下来、为个体投资人和个体借款人提供撮合服务的平台的数量并不太多。 
严打逃废债及平台跑路 
一位参加过监管部门研讨的网贷机构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行业普遍反映,在投资人信心本已不足的情况下,行业出现借款人有组织地恶意逾期行为。 
监管部门消息指出,相关部门要加强对债务人追偿,保护合法有效的债权合同,并将债务人信息纳入征信系统,建立失信惩戒,让“老赖”无处藏身,加大对外逃人员的缉捕。 
一些迹象表明,对债务人恶意逃废债、自媒体敲诈勒索、机构经营者“跑路”等的打击力度正在加大。 
6月初,人民银行副行长、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潘功胜带队赴公安部,与副部长孟庆丰会谈引发市场关注。“加大对相关领域重大违法犯罪活动的行政处罚和刑事打击力度。”7月上旬,公安部代表也列席互金风险专项整治动员会并发言。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也从业内法律人士处了解到,当前公安、经侦等部门已经加大了对跑路平台的打击力度,过往需要30位以上投资人报案才能立案的情形已经降为10人报案即立案。而涉嫌的罪名也从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演进为集资诈骗。 
沈艳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的风险缓释机制中,需要按照《信息披露指引》加大对平台信息披露状况的监管,同时还应积极建立风险预警系统,并建立相应处置预案。在网贷监管长效机制上,李爱君建议,首先是加强投资者教育,其次要发挥市场对违法违规平台的举报作用,最后是建立各级监管机构和行业协会对网贷平台的定期检查。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金评媒小编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互金情报局:人去楼空投资人报警 草根投资或宣布清盘 上海网贷平台聚财猫被警方立案 首付贷身披信用贷“马甲”重出江湖 下一篇:首付贷身披信用贷“马甲”重出江湖:每人可筹200万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