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斗鱼”报警法人被控制,暴雷P2P如何实现良性清盘?

来源: 《财经》   

“清盘要趁早,不要硬扛。”一位为P2P提供法律服务的人士表示。暴雷潮下,P2P行业退水,不少平台将面临清盘和退出。尽管日前,京、沪、深、杭等多地互金协会也出台了相关退出指引,但如何实现良性退出,遏制投资人恐慌蔓延,是许多风口浪尖上平台正面临的难题。

日前,位于北京的P2P平台“九斗鱼”陷入实控人跑路的境地,其运营公司星果时代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郭鹏在7月23日选择向警方报警。《财经》记者从接近郭鹏的人士处获悉,郭鹏于24日下午赴(建外)派出所配合调查后,一直没有回来,目前九斗鱼陷入无人主持的局面。

网贷之家的数据显示,2018年7月22日,九斗鱼资金净流入40万,截止当日待还余额为8.04亿,待收投资人数为8367人。

“事实上,耀盛集团(九斗鱼的母公司)还有希望通过处置旗下资产变现,完成对投资人的兑付和补偿。员工们一直希望郭鹏能够主持后续事宜,但郭鹏被控制后无人主持大局,资产处置和兑付无进展。”耀盛集团旗下子公司高管告诉《财经》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耀盛投资管理集团(简称耀盛集团)有限公司成立于2006年,目前旗下子公司覆盖征信、商业保理、融资租赁、股权投资、消费金融、电影金融、互联网小贷等多项业务。前诉高管指出,申办或收购这么多的牌照花费,或许也是拖累耀盛资金链的原因之一。

前诉高管指出,因为公司员工和亲朋好友不少投资了九斗鱼,所以不少高管和员工也希望能够承担起相应责任。而耀盛集团所拥有的这些牌照,目前有实现快速变现的可能。

据其介绍,此前已有三四家意向方对不同牌照表示过兴趣,如若成功处置,可以基本实现兑付。但高管也担心,继续拖延会担误最佳处置时期,更希望能聘请专业团队进行资产处置。

工商信息显示,九斗鱼的运营公司星果时代的股东包括耀盛集团、北京汉泰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郭鹏、原旭霖。穿透之后,原旭霖持股63.8%、柳慧军持股19.8%、郭鹏持股16.3%。郭鹏是除却已失联的原旭霖、柳慧军二者之外,星果时代的最大股东。

但接近郭鹏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证实,郭鹏已于一年前辞去九斗鱼CEO一职,也已经一年未接触九斗鱼的运营管理,但因为备案需要,所以一直仍担任法定代表人。

前诉接近郭鹏的人士还透露,在7月22日(周日)上午,原旭霖组织部分高管召开了一个清盘探讨会议,也找来了郭鹏,当天会议并未形成方案,当天下午郭鹏再联系原旭霖时,已然联系不上,直到周一确定其失联。

此前《中国经营报》援引耀盛保理副总裁谢自强的表述称,会后这批高管将亲友在九斗鱼的投资款悉数提现,并以非正常流程快速办理了离职手续。

接近郭鹏的人士称上诉表述不尽准确。事实上,周日是原旭霖给财务一份亲友名单,并指示将名单上亲友的投资款提现;但由于周末不能操作而拖到了周一。但在周一找不到原旭霖的情况下,郭鹏获悉后阻止了转出。

在原旭霖等失联、郭鹏报警的7月23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协会正式下发《北京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退出规程》(20号文)。20号文指出,网贷机构决定清理网贷业务、退出网贷行业的,应按如下进行退出工作:1、成立良性退出工作组;2、清理存款业务、客户、公司资产等,分别编制存量业务清单、出借人清单、资产负债表和财产清单;3、在决定清盘后三十日内编制业务清偿和退出方案;4、在网贷机构官网、协会官网及其他渠道发布业务清偿和退出公告;5、组织实施业务清偿和清退,妥善处理存量项目,按照退出方案稳妥推进退出工作;6、结束清退工作,终结网贷业务。

“如果退出机制早点出来,也许原旭霖不至于恐慌到失联。”前诉耀盛高管指出,不仅是牌照资产的处置,耀盛旗下的资产公司如保理公司、小贷公司还能运转,还有信贷资产可以处置回收,还可以有正常兑付。

但《财经》记者发现,除却位于朗园的星果时代办公地点,耀盛集团位于北京招商局大厦的总部办公地点也已于23日被经侦封锁。

法律服务人士指出,P2P退出工作要及早准备,最好聘请专业的律师团队,和经侦、金融办协商,成立退出小组。

“最近聊P2P清盘业务,要么是平台实控人连律师费都没能力支付了,要么是负责人突然就失联了。”前诉法律服务人士指出。

来源: 《财经》

晴天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第三方支付“断直连”提速 部分银行本月底关闭接口 下一篇:鲁商集团旗下易通金服因违规被罚没逾189万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