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互金协会郭大刚:互金当下风险并非结果,留下的将有价值

来源: 零壹财经   

7月20日,零壹财经在北京召开“2018零壹财经新金融夏季峰会·互联网金融五周年”。零壹智库发布《变革与契机:互联网金融五周年发展报告》《中国P2P借贷服务行业年度发展报告2018》《金融科技发展报告2018》三份报告,力邀政策界、学界、业界人士,总结互联网金融发展五年来成就与经验,研判当前形势,展望行业发展趋势。 
会上,北京市互金协会秘书长郭大刚总结了对互金的几点思考。第一是风险,互金带来社会风险的可能性远远大于金融系统性风险可能性,社会风险的可能性是必然的,带来金融系统风险的可能性是或然的;第二是市场交易主体,包括买卖双方、交易数据第三方、道德风险和监管;第三是监管体系,目前建立的体系1+3+1,监管可以通过科技金融的方式,监管科技的方式,用技术应对技术风险评判风险;第四是我国的互联网金融跟发达国家市场不可比;第五信息中介并不是不承担风险,要做到透明度、公开度流动市场的公平;第六,理性看待互金发展过程的两种情绪变化;第七要不断创新;第八建立完整的互金监管体系是对传统的金融体系的改变。 
郭大刚指出,目前的困境是互联网金融在发展创新过程中的所经历的局面,并不是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未来剩下来的东西才是有价值的,剩下的不一定是业务,可能是支撑体系。互联网金融发展到现在建立起来的体系,传统金融发展多年都没有建立起来。在业务层面互联网金融建立起的风险管控体系,既对互联网金融有效也会对传统金融机构有效。 
演讲实录: 
郭大刚:我每年都会来参加零壹的会,我不是太愿意在公共场合发言,因为我们的协会是2B的专业机构,而不是2C的,我们成立了投资者教育专业委员会。今年是互联网金融五周年,也遇到舆论的情况,我愿意用“互联网金融”这个词,本来叫Fintech,但是中国的东西就是中国的东西,中国不强调特殊论,但是它有自己的发展脉络和背景。我们发展到这个阶段,经过优胜劣汰之后,我们迎来的东西更加具有中国的特殊历史背景所决定的行业,这个行业绝对是有生命力的,在这个前提下,我们希望在座的各位你们能够看到中国金融的未来,我们是中国金融版图一个有机的组成部分,这里体现了我们的金融的历史和发展,我们不能因为现在出现的问题否定掉一个参天大树的成长。 
今年的特殊背景是什么?是从春节以后大量的机构退出市场,柏亮已经给了很多的数字出来,包括跑路和退出以及并购的,为什么在这个阶段我们出现这个情况?我们回顾一下整个发展的情况,我们看五年当中到底经历了什么?我进入这个时间的行业非常的短,我2012年还在学校读书,大家都说:你做互联网能不能把这个知识框架搭起来,我是在2012-2013年进入这个行业做研究。而那时候我们看到的情况所有的民间金融机构都愿意用互联网的方式呈现它相关的业务,2013年底的时候民间机构大规模的进入北京,整个互联网3G,从整个业务角度来讲移动化、个体化呈现出纷繁复杂的局面,到2014年的时候大家看到伴随着两会的召开,整个行业快速的发展起来。到柏亮网站去看的话这个数据都有,这个红色的曲线是新加入这个市场的机构数量,蓝色的是退出这个市场的数量,这张图跟金融学的一个著名曲线预期一致性一样,这是一个典型的追涨杀跌的曲线。这个行业的投资最先进入的并不是理性的投资者而是感性的投资者,整个市场缺乏确定性的,这里面充满了大量的投机行为。这个市场一旦遇到确定性的时候,那些非理性的投资人会退出,我们看2015年的7.18以及2017年的8.24,很多的机构大量退出,退出的数量超过了整个金融市场的数量。我们看到价格也是这样的,在那之后价格一路下跌,整个市场发展过程延续这个脉络看下来,它不是完全理性的过程,体现了投资人感性的过程。 
我的问题是为什么这么感性的起来?并且这个市场做到了一两万亿的规模?这是市场的需求,这不是技术推动而是中国特定的货币需求和金融需求导致的。这是成熟曲线反映了行业成熟度,第一个时间点2013年底到2014年初,那时候市场情绪开始膨胀,进入高速的上升期,2015年底2016年初的时候这个市场开始反转,这是一个利率的变化曲线,去年年中当时市场没有像现在这么反转,现在的收益率又回来了,整个融资成本在上。现在我们也在加息,从这个角度来看也没有错,从这三条曲线最上面的红色曲线是什么?是我从温州金融办拿到的数据,所有的融资人融资成本始终没有降低甚至是持平,我们的互联网金融发展的比较成熟了,为什么这么多的中小微企业融资成本没有降低?蓝色的曲线是我们提供给我们的投资人也就是负债端年化收益率的变化,这么多年以来它持续的走低?那这里面的利差去哪里了?这里面我们整个行业的交易规模每年呈现30%甚至100%的增长,也就是说这个行业有规模利润的,但是规模利润到哪里去了?这是一个问题,留给大家思考。 
这是一个投资曲线,这是2016年,2017年还没有拿到,2016年大家看到投资强度发生了巨大的反转,原来每一家机构拿到的融资规模非常的缓慢,2016年发生了一件事情,单一机构单一投资强度大幅度的上升了,为什么?我们回顾下这么多年我们经历了什么?前一段我们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打贸易战的时候我们反复提到WTO,2001年我们加入WTO,我们建立了中国现代的社会体系,它经济结构第一以国企央企为核心的核心产业支撑以及它周边的产业布局,第二以出口为导向的沿海沿江的中小微企业群,这是我们建立的产业的基础,这是2001-2007年建立起来的。这个基础上大家看到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金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个阶段我们经历了什么?WTO,全球化国际化,央企国企的改制,我们中国资本市场的市场化程度逐步的提高,这个过程我们收益大幅度的提高。对于单体劳动价值的提升也进入一个全新的市场,那会儿没有向个人提供无抵押的贷款,民间借贷开始了,小额分散纯信用的贷款,但是它的规模太小一直发展不大,现在再贷余额也没有超过10%-15%的区间,这是个人发展的需求带来的,这是伴随着改革开放的红利成长起来的。第二个阶段2008年下半年发生的,金融危机、5.12汶川地震,这些都是那一年发生的。那时候中国的社会金融基础达到一个程度,我们的交易对手是谁?那时候我们有7.5万亿的外储,美国有7.5万亿的负债,2008年的时候产能过剩中小微企业面临转型,但是我们的金融企业能支持抵押贷款,中小微企业融资难从来不是一个问题而是一个现象,这是中国特有的。像债权和股权融资,我们的货币基础对中小微没有支撑没有到达率,我们中小微企业融资难,直到现在为止也没有任何的改变。即使6月25一行说7000亿定向给到中小微企业?到达率是多少?真正有几家中小微企业拿到那7000亿?目前为止我们看到再贷余额里面大概超过60%到70%。2012年-2015年,民间金融拿到的资产全部是次级的,所以我出现了银行出表银行兜底的,像房抵贷和首付贷,这是2012年民间金融市场的情况。但是现在资管新规出来直接出掉了。2015年以后进入了规范期,这里还有技术服务设施,更多的机构拿钱投资技术服务设施。 
讲到这里有几个思考给大家:第一是风险,上一周央行货币司的司长在上海讲了20分钟,提到了任何金融系统都不是零风险,而是对风险进行适当的定价。我们行业面临的风险结构是什么样的?我跟大家提一个,我们全行业规模1-2万亿之间,你知道一家城商行规模是多少?北京银行大概2-3万亿,从金融系统的规模和重要性来讲,我们并不具有重要性,让我们的这样的体系带来所谓的金融系统风险其实非常难的。能否带来金融市场风险?可以的,因为所有的互联网业务都是高速的,线下可以释放风险,互联网瞬间就释放了,我们可以成为金融系统风险的诱因。大家知道互联网本身就是涉众的,所以它必然带来社会风险,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带来社会风险的可能性远远大于我们带来金融系统性风险可能性,我们带来社会风险的可能性是必然的,带来金融系统风险的可能性是或然的。 
一个完美的市场应该有几个交易主体:第一买卖双方,第二交易数据第三方,第三为了维持市场公平一定出现相应的道德风险和监管,监管在这个市场里面能否发展起来是这个市场成熟的表现?2015年7月18号之后监管已经进入这个行业,这是行业成熟度的表现。第三监管体系,目前建立的体系1+3+1,监管可以通过科技金融的方式,监管科技的方式,用技术应对技术用风险评判风险,这个上面我们实现了对于原有金融体系不能做的一些事情的探索,现在已经有一定的程度,会逐渐的展示给大家。我们应对风险的时候提了6条,在后面一个季度之后我们逐步的发布出来,大家会看到1+3具体落到什么程度。 
第四个,大家一起提到互联网金融就会跟发达国家市场进行对比,美国发展了400多年,我们改革开放也就40多年,这是不可比的,大家一定要清楚的认识到中国的就是中国的,我们有自己客观的历史社会的条件,我们做任何事情不可能超越它。别人的经验不管是成绩还是失败我们可以借鉴,但是事情要我们自己做。 
第五个,大家一听到信息中介是否就没有任何的责任了?不是这样的。假如说我们是信息中介可以勉强看作一个通道,假如说通道有损耗的那个信源是不会体现在最终的结果,因为它有损耗,这是信号系统告诉我们的。信息中介我们起到的作用要保证带宽足够的强,要把原始信道尽量多的传递出去,我们要有一定的效率,我们作为信息中介并不是不承担风险,透明度公开度流动市场的公平是我们要做的。你作为一个信息中介并不是没有任何的责任,你的责任也很强。 
第六个,我要提的就是在这个过程我们看到两种情绪的变化,第一个就是早期的互联网的万能性,因为技术不对称性,会产生新的崇拜,它仅仅是一个工具,有边界,更多靠人的评判实现它的功能。第二个阶段就是它的妖魔化,只要是互联网金融的事情所有的都是坏的,所有人告诉我这个行业完了,我回家后我妈都问我,你研究这个行业,这个行业是不是要消失了?弄的我很尴尬。大家还要坚定信心我们还要走下去。 
第七是我们真正的理想,很多人在我进这一行的时候告诉我要服务三农要普惠金融要支持实体经济,这么多年下来改变了多少?我们做了很多的事情,很多的企业很多行业甚至很多家庭因为有这个行业发展到现在,假如说没有这个行业和业务,很多人我们相信它的生活是另外一个样子。这就是我们做出的实实在在的改变,当然了长期的目标来讲,假如说一蹴而就是不可能的,我们在解决人类最难的一个问题,我们需要时间需要成长需要创新,这是我们发展中遇到的问题。 
第八是一些短期的东西,首先宏观环境下中国的宏观经济在发生变化,整个金融在去杠杆。第二外部环境,2001年时候美国请中国加入WTO,现在美国又中国不是市场化,这都不对的。最后归结到一句话,目前的困境是我们在发展创新过程中的局面,并不是最终呈现出来的,未来的东西因为我们做了这么多的工作,剩下来的才是有价值的,剩下的不一定是业务可能是支撑体系,为什么?互联网金融发展到现在建立起来的体系,传统金融那么多年都没有建立起来。第二在业务层面我们建立起的风险管控体系,对监管提出的挑战,所以建立完整的监管体系,既对我们有效也会对传统的金融机构有效。在整个金融的发展历史过程中,几十年翻回去看我们起的作用绝对不是一万亿到两万亿的业务规模,而是对传统的金融体系的改变,这是我们留给历史的贡献。我希望在座的各位坚定信心跟我们在座的一起走下去,共同迎接未来美好的春天,谢谢大家!

来源: 零壹财经

莉莉财经
推荐文章
上一篇:央行等四部门:同意在重庆、浙江开展金融标准创新建设试点 下一篇:央行公布上半年信贷投向 房地产增量占新增贷款39.2%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