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家民营银行存管业务先后“踩雷” 部分平台“拖字诀”应对监管

来源: 证券日报   

被部分P2P平台投资者当做“增信”手段的银行存管,也并非绝对安全。

6月29日,武汉众邦银行发布公告称,单方面终止《上海晟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武汉众邦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服务协议》。而在此前的同月20日,晟垣金融发布暂停营业公告,称由于公司法定代表人因涉嫌刑事犯罪暂被拘留,导致业务运营发生困难,为保证投资人的利益,经慎重考虑后决定暂停营业,具体方案将另行公告通知。

众邦银行的公告显示,该行在去年11月份与上海晟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签订了资金存管协议,但是直到事发,众邦银行尚未与上海晟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开展系统对接,该公司亦未在众邦银行开立任何资金账户。

民营银行热衷存管业务

2017年2月份,监管部门印发《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正式宣布银行存管作为必要条件,被列入合规门槛。去年11月份,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联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下发《关于开展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测评工作的通知》,明确要求对开展P2P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进行测评,测评结果采用“白名单”制,在互金协会进行统一公示。

为了达标监管,网贷平台纷纷与银行签订存管协议。根据网贷天眼数据,目前已有732家网贷平台与银行开展存管业务,涉及的银行有56家,其中以城商行为主,民营银行也有多家开展了资金存管业务。

其中,重庆富民银行与18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全部为直接存管模式。在银行资金直接存管的模式下,银行一般会为平台开设存管账户、投资人和借款人的独立个人存管账户、风险备用金账户和担保公司账户。

上海华瑞银行与16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其中有14家为直接存管模式,2家为银行直连模式。直连模式中,网贷平台直接与银行开通支付结算通道,不过这16家网贷平台均是2017年进行签约,2018年未有新增业务出现。

天津金城银行与10家网贷平台有存管业务,全部为直接存管模式,在2018年也未有新的存管业务出现。

两家民营银行先后“踩雷”

近日,众邦银行公告称,终止《上海晟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与武汉众邦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服务协议》。

根据协议,如经营遭遇困难可能影响业务持续性、平台融资标的出现重大逾期或违约并造成平台用户损失、平台技术出现运行故障或安全问题等情况,晟垣金融必须在事发后2个工作日内书面通知众邦银行。否则众邦银行有权视情况发出书面通知后,采取包括但不限于预警、暂停甚至终止本协议项下的服务措施。

6月20日,晟垣金融公告称,由于法定代表人因涉嫌刑事犯罪暂被拘留,导致业务运营发生困难,为保证诸位投资人的利益,经慎重考虑后决定暂停营业。

自双方签订存管协议至今,我行尚未与上海晟垣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开展系统对接,平台亦未在我行开立任何资金账户,我行对该平台因网络借贷资金信息中介业务产生的一切纠纷均不承担责任。

有银行业内人士对本报记者表示,目前没有明确要求签订协议后,存管系统上线的日期期限,这给了许多平台空子,一般是平台与银行约定一个时间范围,但这中间变数很大,平台拖着不对接的情况也不少。

事实上,这并非是第一家与民营银行签订存管协议后,平台跑路的案例。小草金融在去年9月份宣布与重庆富民银行签署资金存管协议,并称小草金融资金存管系统的上线,意味着平台即将实现客户资金与自身资金的分账管理,以重庆富民银行来保障每笔资金进出的合规真实性,给用户的投资资金筑就安全堡垒,同时也象征着小草金融顺利跨过了网贷行业监管的高门槛,迈出平台合规运营上的关键一步。

而在随后的去年10月份,小草金融就发生提现困难。去年11月份,警方告知投资人已对小草金融立案。

来源: 证券日报

金评媒编辑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证监会发布第二批"老赖" "大鳄、黑嘴、牛散"都有 下一篇: P2P备案统一验收标准年内或难出台 方式待定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