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赌球被禁,世界杯的参与感没了?

来源: 金评媒记者 昭觉   

“哥们,我赌德国队1:0赢,结果韩国队却以2:0大胜,真是输惨了!”

周三晚上,世界杯小组赛德国对韩国的那场生死战,牵动了全球无数球迷的的心,也让不少赌德国队大胜的人,亏得一塌糊涂。

这几天,世界杯的火热进行,也催生了网络购彩的热情。在世界杯开幕的第一周,多款彩票类APP曾霸占各大应用商店下载量排行榜。而最近几日,“天天中彩票”“人人中彩票”等平台上普遍出现彩种停售情况,其APP页面也多显示“升级维护”等字样。

 微信图片_20180627143235.png

在百度搜索“竞彩”会出现彩票网站暂停售彩的提醒

互联网彩票全面被禁

世界杯期间,全民网上赌球之风盛行,以至于坊间流传出了“足球反着买,别墅靠着海”这样的俚语。

中国虽不具备出产足球流氓的土壤,但国内球迷(赌徒)对世界杯投入的热情并不亚于其他国家,自己支持(下注)的球队输球后相约“排队上天台”的大有人在。尽管没有真的出现因赌球自杀的真实案例,却出现了为赌球而大额举债、赌输本金转而盗窃等影响家庭和谐与扰乱社会治安的案件。

这些情况也引起了公安部门的注意,警方纷纷提示球迷冷静看球,理性对待输赢。

 微信图片_20180628140110.jpg

截图自新浪微博

4年前,上一届世界杯时,互联网彩票销售曾因移动支付的普及迎来一次井喷式的爆发,销售规模同比翻番。但网售彩票的火爆也带来了一系列问题,首先是打破了地域边界,一定程度造成了资源错配。其次是假借国家名义的私彩开始泛滥,导致了政府公益金的流失。

在市场混乱与公信力受损的情况下,2015年4月,财政部等八部委首次发文禁止从互联网渠道销售彩票。之后财政部又在2016年和2017年2月发文监管互联网彩票,今年5月,财政部联合民政部和体育总局,对互联网彩票进行检查。

但是,仅以此次世界杯期间网上足球竞彩全面被禁来看,网民并没有预期中的支持和拥护,反而表现得忧心忡忡:中国男足本就没有出线,互联网彩票一停售,世界杯的参与感就更低了。以往与家人朋友一起看世界杯,在网上买买彩票,在朋友圈分享竞猜结果......足球竞彩似乎已经成为一种社交,而如今一刀切的禁令也使这唯一的消遣化为泡影。

网友们不禁吐槽,如今连订机票叫外卖都可以用手机APP解决,可买彩票还和30年前毫无区别。

赌博游戏真能禁得住?

在网络禁彩的3年里,互联网彩票行业格局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少企业尝试转型和布局海外市场,生存状况堪忧,而大部分的小型互联网彩票企业则因盈利问题纷纷倒闭。

正规互联网彩票平台业务停滞的同时,境外非法平台却趁虚而入,野蛮生长。购彩资金不断流入后者,彩民的利益也无法受到国内法律的保护。

2017年,互联网彩票仍未开禁时,已有不少网络售彩平台通过公众号、APP代售等方式死灰复燃。

麻袋研究院研究员王诗强对金评媒(ID:JPMMedia)表示,互联网彩票屡禁不止的原因是购彩的需求太过旺盛,目前的网络彩票多是一些未经许可的假彩票,完全是一种赌博游戏,资金用途不明确,也无人监控。

据金评媒(ID:JPMMedia)了解,依照现行法律规定,中国的彩票销售额中,相当比例要纳入公益金中,如双色球约为36%,竞猜则是18%。据统计,体育彩票全国统一发行24年来,已筹集了近4000亿的公益金,对社会公益事业和体育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

这意味着国家对于彩票的定位在于“福利”二字,而私彩却破坏了彩票本身的公益性质,对国家彩票的正常销售造成极大冲击。

业内人士表示,境外博彩有90%-95%的比例是返给中奖用户的。相比之下,国内彩票业务的返奖比例与代销佣金都不高。这导致国内互联网彩票业务暂停后,大量彩民绕过监管,通过地下钱庄参与境外博彩。

网络彩票出路在哪儿?

其实,监管何尝不心痛呢?

互联网彩票销售数据的激增,曾一度令行业欢欣鼓舞,但套现、洗钱、欺诈、侵吞彩民奖金等违法乱象频发,网络彩票发行过程中夹杂的中央、地方省份与网络代销厂商之间复杂的利益博弈也着实令监管头疼,最终只能对互联网彩票痛下杀手,一堵了之。

我国虽已多次明令禁止网售彩票,却始终没有完全遏制住,这说明有关方面虽然查处了一些网售彩票者,但漏网之鱼不少。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彩票研究所所长冯百鸣表示,对互联网彩票的监管,现阶段仅是APP主动关停,而多年来这些APP背后的互联网销售平台却没有受到应有惩罚。尽管财政部要求禁售,可从法律上而言,至今没有任何平台被惩处。因此,各彩票APP依旧我行我素。互联网彩票APP究竟由谁管、怎么管,才是应该关注的问题。

网售彩票虽造成了诸多乱象,但严控并不代表着要彻底禁绝。网售彩票有需求有市场,尽管线下彩票门店不少,但大部分彩民认为,无论是从购买还是兑奖方面看,网购彩票都比实体店更方便。在电子商务如此便利的当下,只能去实体店购买彩票确实显得与时代脱节。

此前,新浪网曾做过一项“您希望网络彩票如何发展”的网络调查,结果显示,超过7成的网友希望向部分合规公司授权或只允许彩票机构官方平台销售。

互联网售彩禁令迟迟没有解除,从某种程度上也说明,有关部门尚未研究出合适的监管机制。对此,麻袋研究院研究员王诗强指出,“真正的福利彩票网上销售有益于公益事业发展,建议持牌经营,类似于公募基金代销。”

也有网民认为,一方面要设立门槛,让符合条件的机构在线销售彩票;另一方面要出台专门的彩票法,对传统彩票和网售彩票依法进行监管

来源: 金评媒记者 昭觉

财经360
推荐文章
上一篇:坚守初心 拥抱监管 简理财荣膺2018新金融年度优秀企业十强 下一篇:第三届全球闺蜜行业大会在沪举行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