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吹响上市号角能否释放更大商业价值?

来源: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继小米之后,美团赴港上市再次引爆话题。

625日上午,港交所网站上挂出了美团递交的招股书,或将于830日通过港交所的聆讯,926日正式上市。

不过与小米争议满满的上市之路不同,美团上市更像是企业和资本市场共同利益需求下的众望所归,尤其是面对外界对盈利和生态布局的质疑,越过上市这道坎之后,可能会更直观地检测出美团长期的商业价值。

这对美团来讲,亦可以说是一个新的起点。

生活服务市场爆发,为何美团会成为最大红利受益者?

当很多人把盈利问题看成美团上市的最大疑虑,其实是过度偏向于亏损数据,美团一面营收快速增长、一面亏损持续收窄,一旦达到平衡点之后,盈利可能只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数据显示,美团点评收入连续三年增长,由2015年的人民币40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人民币130亿元,同比增长223.2%2017年更进一步增加至人民币339亿元,同比增长161.2%,三年收入增长超七倍。其中,美团点评交易额由2015年的人民币1,610亿元增加至2016年的人民币2,370亿元,涨幅46.8%,并于2017年进一步增加51.0%至人民币3,570亿元。

如此增长规模背后顺应的正是国内生活服务市场线上化爆发,随着渗透率越发提高,宏观经济环境的利好,所带来的不只是行业发展,还包括美团收割红利和营收扩增的想象力。

2.png

从艾瑞报告的预测可以看到,在线商家的渗透率在2018年可能高达50.2%,随后几年这一数字将会更高,到2023年达至80.6%。同时生活服务电子商务行业的规模在2017年已达到 27,050亿人民币,预计到2023年将增至80,110亿人民币,年复合增长率达19.8%。由此可以预见,当越来越多的生活服务商家转移到线上,消费升级带动的内需消费,将会使本地生活服务平台迎来更进一步的机遇。

只是生活服务领域垂直平台众多、且多有占市场优势的行业巨头,为什么美团有可能是最大的红利收割者呢?

一方面基于在餐饮、到店、酒店等高频生活服务场景的现有地位,美团长线运营的优势会越发集中。以外卖为例,根据艾瑞报告,美团点评的市场份额在2015年为31.7%,截至2018331日增长至59.1%。这不仅仅是消费市场增量的结果,也意味着局势已定后的精耕细作,促使平台获取和留存消费者的能力提升,而这点正是生活服务平台的关键竞争力。

另一方面,以消费者为中心、提供全方位一站式服务的平台,比起专注于个别垂直市场的平台,在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市场中更有机会赢得领先地位。这可能就是全生态服务和单点竞争的对抗,映射到当前市场现状则为美团以一敌众的布局和野心。

一年前很多人还对王兴的边界论有所非议,一年后当美团的整个服务链条浮出水面,可能竞争市场上最大的强敌已经形成。

单点竞赛的同时,全生态服务才是未来竞争的关键

美团表现出强烈的攻击性之前,携程在酒旅服务上偏安一隅,滴滴坐拥网约车市场,更多的垂直细分市场还尚未酝酿出行业巨头,此时的美团无非和携程、滴滴一样,处在生活服务领域的单点赛程上。

原本看起来各自相安无事,可王兴率先把美团提上了生态布局的层级,也就意味着这一广阔市场空间的竞争形势,演变为全聚合服务平台和垂直领域巨头的对抗。很明显,美团的举动颇有阿里、腾讯当年以核心业务为基石布局全产业帝国的作风,一如王兴对这次上市的愿景,“美团有机会成为和AT一个量级的公司”。

当然,在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市场,全生态服务和单点竞赛孰优孰劣,目前难以下定论,而且伴随着美团的扩张,一个最大的质疑也随之而起:美团如果在所有涉足的领域里,都没能做到“数一数二”的话,其叠加效应一定不是1+1>2

不过,事实证明美团的叠加效应,更准确地讲是生态效应,已经显现。

外界一直着眼于亏损数额而担忧美团盈利,实际上更有参考价值的数据应该是收窄的趋势。据招股书显示,美团经调整亏损净额持续收窄,从2015年的-59亿元缩减至2016年的-54亿元,2017年进一步收窄至-28.5亿元,也就是三年内亏损减半,从侧面证明新增业务起到了一定的积极贡献,而短短时间内,如此大的收窄幅度只能是生态效应的结果。

这其中的道理也不难推敲,在获客成本越发高昂的市场竞争中,美团依靠外卖这一巨大流量入口聚拢用户,而随着业务扩增,用户的开发也是多向的,这很容易形成良性循环。美团平台所提供的服务及平台的商家越多,则可供消费者的选择亦会增加,平台的消费者越多,则商家可进行的潜在交易亦会增加,这正是王兴和美团所要讲的商业模式。

更进一步,在面对携程、滴滴这种在单点竞赛中已经形成优势的企业,美团的生态循环在未来也会发挥极大的作用,尤其是时间越长,效应可能越显著。一则用户习惯需要慢慢培养或改变,二则用户数据积累越多,依靠大数据分析了解消费者偏好越精准,这对商家、对平台都是一大助力。

总而言之,从“百团大战”中走过来的美团,可以说既有单点对抗的极强竞争力,也有其它竞争者不具有的生态优势,而上市可能会进一步释放其价值。

美团上市选在了最恰当的时机?

今年430日起,港交所上市新规允许“同股不同权”的公司在港申请上市,给互联网科技企业打开了上市新窗口,小米之后,美团选择在这个时机上市,也是看中此政策变化,但王兴考虑的不止这些。

自美团、滴滴和今日头条组成新三角局势,小巨头阵营的标签就稳稳当当贴在了王兴三人的少壮派身上,看似在资本扶持下炙手可热,但多多少少还存在阿里、腾讯两大巨头的影响。更进一步,即使在网易、京东这些老牌互联网企业面前,美团、滴滴和今日头条也是被外界当做“新秀”,因此,最直接简单把美团拉到与互联网企业“先辈”同一竞争层面的方法,即是上市。

换句话说,也是品牌升级的一次机会。尤其是美团连续投资印度最大外卖平台Swiggy和印尼最大互联网平台Go-Jek,进军海外市场意图明显,这时作为全球最大的餐饮外卖服务提供商,美团不得不考虑对外形象的提升。

去年,王兴照旧回应了外界对美团上市时间的猜疑,当时他的回答是,“如果我们想上市立刻就可以上市,但这不是最好的选择”。彼时的美团忙于布局,多线作战使其分身乏术,而且外界多认为频频扩张的背后是资本故事,由此看来,去年绝非上市时机。

但如今局势已然发生变化。2017年,美团的到店、酒旅业务的年度交易金额达1580亿元,其收入占比达到32.0%,据艾瑞报告显示,2017美团平台预订的国内酒店间夜量共计约2.05亿,较2016年增长56%。这些数据已经证实了美团不惜大动干戈、跨界扩张,得到了最直接的市场认可。

显然,王兴布下的局开始令美团在挑战对手时处于主动、强势的位置,而上市所提供的资金和机遇则会加速美团的战略布局,进一步巩固这种优势。

同样地,在给了资本市场初步的信心之后,美团借助上市可能会使这份信任愈加强化。一方面,对资本而言,王兴意把每个领域做到价值百亿美元所需要的“五到十年”时间,才更有等待的价值。另一方面,这个过程也是美团自身商业模式巩固和改善的机会。

纵观互联网几大风口,少有像美团一样能在两大巨头之间徘徊但全身而退的创业企业,更少有左右树敌反而愈显强大,这背后彰显的不只是强劲的战斗力,而是全新商业模式的远见。在这点上,王兴无疑是胜者,而未来取得决定性的胜利可能也将是大概率事件。


来源: 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歪道道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推荐文章
上一篇:优信正式登陆纳斯达克:IPO发行价9美元 募集资金4亿美元 下一篇:放弃传奇影业、“净赚”26亿,万达泛娱乐的算盘打得叮当响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