嗜血现金贷杀回马枪 谁之过?

来源: 时代周报    

被监管部门强力整肃大约半年后,部分现金贷平台换了马甲卷土重来。近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简称“互金整治办”)针对部分现金贷平台风险,向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发出了《关于提请对部分“现金贷”平台加强监管的函》的红头文件,提请加强监管。

重新来过的现金贷平台,充分体现了某些人打擦边球的高超技艺,各种形式逃避监管的“创新”脑洞大开。其中最猖獗的是手机回租,又称“回租贷”。例如某平台打着回收手机的名义,让用户在该平台评估信用值,然后给出参考额度,给出的额度只能用来购买手机,然后平台回收手机,用户得到现金。这一轮操作下来,5000元的额度,扣掉各种费用到手只有2500元钱,而一个月之后就需要全额还款5000元。

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回租贷”相关平台数量超过100个,一般年化利率在300%以上,个别甚至超过1000% 。“回租贷”平台注册用户达数百万人,大多数平台将目标客户锁定为大学生。不难想象,沿着类似的路径,还可以开发出很多种逃避监管的伎俩。相对而言,从目前监管部门的表态中看,监管办法延续了此前的方向,主要还是在准入资格、信息披露等方面加强监管。

现金贷之所以难管,形象的说法,是因为这个市场是一块大肥肉,但反过来说,也是因为有强大的市场需求。正常的资金需求与不健康的资金需求,正常的产品与不健康的产品,在很多时候,泥沙俱下、良莠难分。一刀切管下去,难免挤压市场和行业可能的发展空间。利弊得失,殊难评估。

互金整治办和P2P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顾名思义,这两级监管机构,设立的目的就在于整治。所谓整治,即以疏导、整顿、惩罚为主要手段,以结果为最后导向。这就意味着,这种监管的力度近乎不设限,在必要时甚至可以采取“窗口辅导”,直接定点打击。另一方面,在互联网产业仍处于上升期的当下,即便下重手监管,面对层出不穷的“创新产品”,监管成本也将指数型上升,监管效果可能不尽如人意。此次大力整肃现金贷至今不过数月就出现回潮,也是这个原因。

一些现金贷产品形式的害处是显然的,恶意也很容易判断,比如“恶意致借款人逾期,收取高额逾期费用”。对这些产品的监管,必要性毋庸置疑,从之前的行动上看,相关部门也下了决心。不过,对于类似存在巨大争议和灰色空间的领域,相关监管部门更擅长的,应是搭建起合理、刚性而有前瞻性的法规框架,推动法治层面的基础建设,而不是直接管到一线。

由于相关领域和产品的复杂性,很多时候,只能从个案中具体判断合规程度,至于暴力讨债及很多涉嫌欺诈的情况,其实可以从具体监管中剥离,通过常规民事诉讼程序,形成对后端的压力。监管部门在整个过程中,更多需要促进跨部门的信息共享,推动一线的执法力度。

对于合法、健康的贷款平台,也需要扶持与服务。单纯的整治性监管,短期能起到一定效果,但长期来看,堵不如疏,前端严管、定点打击不如日常执法、后端管理。需要对此负起责任的,绝不单单是两级现金贷整治工作的领导机构。

来源: 时代周报 

晴天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真要上市了?蚂蚁金服完成140亿美元融资! 下一篇:区块链+供应链金融,都是噱头!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