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金服亏损,或许意味着小贷公司的芳华已经逝去

作者: 陈剑锐   

读懂赠语: 井贤栋必须堪当大任,因为他面临的,已经是一个不能任性的时代。

本文简介:中庸

本文槽点:标题起的不太好,其他可留言吐槽

正文开始前,我们不妨思考两个问题:

1、蚂蚁金服的亏损是否与“现金贷”被严监管有关?

2、蚂蚁金服作为新金融老大凭啥?

1、无法忽视的现金贷

2018年一季度,在过去一年出尽风头的蚂蚁金服终现亏损。自媒体清流club估算其亏损金额为19.16亿元。

阿里财报将亏损原因归结为: 蚂蚁金服继续加大投资,从而实现用户的强劲获取和参与 ,这些投资导致蚂蚁金服本季度出现净亏损。

抛去专业的财务数据,任何一家企业亏损的原因无外乎两种: 1,各种成本增加了;2,各种收入减少了。

2017年,蚂蚁金服一路“买买买”的同时,支付补贴大战不断,花钱速度 堪比双11在淘宝上“剁手”的家庭主妇。 当然,无论股权投资还是支付补贴,都是正常的商业行为,在情理之中,但是蚂蚁金服收入是否有所降低呢,读懂新金融认为,是, 起码在“现金贷”方面,是。

公开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蚂蚁借呗的运营主体重庆市蚂蚁商诚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诚小贷”)净利润44.93亿元,另据第一消费金融,截至2017年6月末,花呗运营主体重庆市蚂蚁小微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小微小贷”)的净利润为10.2亿元。 

为何两个网络小贷公司会有如此惊人的盈利能力?两个字:杠杆。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商诚小贷和小微小贷发行的ABS规模达到了 2692亿元 。凭借着高杠杆,蚂蚁金服的两家小贷公司创造了比很多银行还要多的净利润。

财务数据恐怖如斯,两家小贷公司的“一颦一笑”必然会影响整个集团的财务数据。

2017年第四季度,网络小贷及现金贷严监管,商诚小贷和小微小贷两家公司开始去杠杆,蚂蚁金服净利润有最明显的反馈:2017年第四季度蚂蚁金服给到阿里巴巴的利润分成 较前三季度大幅下降,2018年第一季度,蚂蚁金服发生亏损。

蚂蚁金服亏损是否与网络小贷或者说现金贷有关?数据在此,不需雄辩,每个人都有自己心中的答案。

2、小贷的“芳华”已经逝去

蚂蚁金服曾对时间财经表示:“按照相关监管办法,蚂蚁两家小贷公司的现有杠杆率超过地方金融办的要求,蚂蚁小贷制定了相应的新规落实方案,将通过增资、业务合作等多种手段, 逐步降低杠杆率,确保在监管指导下完全达到要求。”

监管对小贷公司杠杆的要求是怎样的?《重庆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监管暂行办法》指出:(一)以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和回购方式开办资产转让业务的,两项融资余额之和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100%(含100%,下同);(二)主要股东定向借款的,融资余额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100%;(三)开办同业资金借款业务的,借出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50%,借入资金余额不得超过公司资本净额的30%。

简单来说,最高2.3倍杠杆。 而我国对于民间借贷的最高年利率上限是24%,小微小贷、商诚小贷两家公司的注册资本总和为120亿元,则可粗略得出两家公司 一年营收最高为:66.24亿元(120*2.3*24%) 。但很少有人在蚂蚁金服借款成本为24%/年,两家公司的实际营收将远少于66.24亿元这个数字。当然,不违规的情况下。

凭一张小贷凭照纵横江湖的时代已经过去,而这也是井贤栋不得不面临的。

3、蚂蚁金服做老大,究竟凭啥?

小贷业务这台印钞机产能缩水,蚂蚁金服未来还能是新金融的老大吗?读懂新金融觉得,能。

对于小贷业务的困境,蚂蚁金服早在一年前就找好了替代品。替代品什么呢?科技与股权投资。

新金融发展的前十年,是金融获利的时代,而所有大型集团的未来都必将是靠科技和股权投资获利。 

股权投资是每个大集团都会进行的,简单来说就是让小弟帮大哥赚钱,不必赘述。而 在科技层面,不得不说蚂蚁金服的战略眼光是很超前的。

207年3月21日,在众多金融机构还在大肆宣扬fintech之时,蚂蚁金服已经宣布,未来只做tech(技术),帮金融机构做好fin(金融),并将首先向基金行业开放自运营平台“财富号”。 

为什么说蚂蚁金服超前?读懂新金融曾在过去的文章中表示,过去的金融,是监管没说不让做,我就可以做; 现在的金融是,监管说了你可以做,你才能做。 这个道理,蚂蚁金服第一个琢磨明白了,立好了flag:我以后是要做科技的,金融不是我主业。 

科技的市场有多大?金融的市场有多大,科技的市场就有多大,蚂蚁金服未来又怎么会为财务数据烦恼呢?即使科技化受阻,起码蚂蚁金服还有一帮小弟可以帮它赚钱。

第三部分开始处,读懂新金融说, 蚂蚁金服是新金融老大,一点也不为过 ,两个细节可以体现:2017年微众银行一位高管在饭局上感慨,腾讯的金融和蚂蚁金服还是差的太多,因为蚂蚁比我们早太多;蚂蚁金服估值超过百度市值近一倍的今天,百度金融才两岁。

在金融监管宽松的时候,蚂蚁金服将红利一滴不落的喝下;在支付业务遭遇微信红包挑战时,蚂蚁金服其他业务突飞猛进;在金融严监管来临时,蚂蚁金服率先立flag。蚂蚁金服的对手似乎都在跟着蚂蚁金服的脚印行走,如何超越?

做新金融老大凭啥? 战略超前。

陈剑锐
自由撰稿人,历任速途财经副主编、野马财经新金融事业部副主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后来的我们能否一起走过监管风暴 下一篇:1.5万亿元之后,再生一个余额宝,再造一个蚂蚁金服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