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ABS狂飙:“没有3万亿也有2万亿” 中小银行“转标”突围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资管新规要求,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当同时符合以下五个条件: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ABS变局

“每只产品规模都不大,大部分在10亿元以下,有些股份行发的可能在10亿-20亿之间。但发行效率高,银行间发一笔可能需要2-3个月,银登只要1-2周。一家银行一年发行上百亿没有问题。”

2016年下半年始,银行间和交易所之外,一个巨大的结构化产品市场(也被称为类ABS市场)开始蓄力、狂飙。

它与银行间、交易所市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尚有差距,能否算作标准化产品,仍存在较大争议。

银行业信贷资产登记流转中心(下称“银登中心”)是这个市场的缔造者。银登中心的信贷资产流转业务于2016年4月获得了原银监会赋予的一项“特权”:在银登中心完成转让和集中登记的,相关资产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统计。

“银登中心的效率很高,没有3万亿也有2万亿。”5月3日,一位资产证券化从业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估测银登中心结构化产品的累计发行规模。记者采访的数位业内人士表示,保守估计规模也在万亿之上。

这个市场快速崛起,有其大背景。近两年来,央行开展MPA考核、监管加大力度围堵“非标”,大量中小银行“非标转标”压力骤增,而银登中心提供了“转标利器”。

但随着4月27日资管新规落地,此类产品被监管认定为标准化产品的希望显得越发渺茫。

“这次资管新规对产品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做了清晰定义,从银登中心产品看,信息披露、流动性机制等都无法满足‘标’的要求。”5月3日,北京一位ABS评级业务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更为关键的是,标准化债权类资产被要求“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而银登中心不在其列。

叠加此轮机构改革后“政策法规制定权上收至央行”的背景,持续了近两年狂飙后,银登中心存在退回原地可能。

记者从多位市场人士处获悉,近期银登中心已放缓机构在该平台发行此类产品的步伐。

82号文缔造万亿市场

银登中心于2014年6月10日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注册成立。其最为重要的业务,与资产证券化类似,即商业银行为主的机构将贷款债权打包,转让给信托公司形成财产权信托,进行结构化设计后,在银登中心平台出售给投资方。

“在银登上转让信贷资产可以有多种形式,实际上也可以直接转让。”华中某城商行资管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称,而银行等机构选择以结构化的形式开展业务,是为迎合监管以更好地开展业务,“起码可以在形式上往标准化ABS上靠。”

5月3日,北京某评级机构ABS研究人士对记者表示:“结构化设计,可使优先档证券级别变成跟银行级别一致,甚至更高的AAA级,投资人实现了资本节约。”

这个市场开始狂飙,是在银监会发布82号文之后。

2016年4月底,银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行业金融机构信贷资产收益权转让业务的通知》(银监办发〔2016〕82号),明确“在银登中心完成转让和集中登记的,相关资产不计入非标准化债权资产统计”;同年8月,银登中心发布82号文的配套实施细则。

“之前各家银行对这类产品到底能不能算标准化资产看法不一,许多地方银监局也比较犹豫。82号文相关规定出台后,相当于有了监管解释。”华北某城商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间市场的ABS为标准化产品,但门槛太高,中小银行有了一个门槛更低、更灵活高效的市场,在庞大的“非标转标”需求驱动下,市场迅速起来了。

“每只产品规模都不大,大部分在10亿元以下,有些股份行发的可能在10亿-20亿。但发行效率高,一家银行一年发行上百亿没有问题。”上述人士说。

关于总发行量,并没有权威统计数据。有市场人士认为,截至目前,总发行量“没有3万亿也有2万亿”;也有市场人士保守估计,“一年一万亿应该是有的”,即在1-2万亿。

“银登中心类ABS市场有其存在的价值,但本身并没有一个很明确的定义,因此存在一定操作空间,而这种空间则是针对刚性监管政策的柔性措施。”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资管新规下前途未卜

资管新规要求,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应当同时符合以下五个条件:等分化,可交易;信息披露充分;集中登记,独立托管;公允定价,流动性机制完善;在银行间市场、证券交易所市场等经国务院同意设立的交易市场交易。

标准化债权类资产之外的债权类资产均为非标准化债权类资产。

前述评级机构ABS业务人士认为:“如果严格从定义来看,银登中心类ABS、北金所的债权融资计划,都可能算是非标准化资产。”

一旦丧失“非标转标”的功能,银登中心类ABS的吸引力将大幅降低,万亿规模的存量类ABS也面临无法接续的风险。

“银登的规定是,如果银行理财投资银登中心产品,不算做投资非标,也就是把类ABS产品视为标准化产品。”前述华北城商行人士说,若类ABS被确定为非标准化产品,那么大量中小银行投资非标的规模上限(即理财余额的35%和银行上年度总资产的4%孰低者)很可能超标,这是诸多市场机构颇为担心之处。

之所以存在不确定性,是因为资管新规对“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做定义的同时,还规定“标准化债权类资产的具体认定规则由中国人民银行会同金融监督管理部门另行制定”。

“我们还在忙着解读资管新规,财产权信托是否豁免,现在还不明确,分歧很大。”5月3日,上海某信托公司ABS业务部门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监管部门“把财产权信托规范了,比照资金信托,适用监管新规,那类ABS就难做了。”

“非标的存在,是因为实体经济确实有这样的需求。如果限制得太死,最后伤害的是实体经济,所以监管部门也会充分考量现实情况,也许不会一棍子打死。”前述华中城商行人士认为,未来可能出现的情形有两种,一是银登中心类ABS被认定为标准化债权类资产,同时监管部门出台更为细致的规定防控风险;二是银行间信贷ABS降低门槛并提高发行效率,逐渐接纳银登中心的业务需求,“即便选择了后者,可能会通过新老划断的方式,逐渐过渡。”

(编辑:杨少康)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黄斌

艾琳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智能投顾行业或将加速洗牌 下一篇:新三板小贷公司营收净利双降 已有6家摘牌1家跑路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