捷越王晓婷:催收2.0阶段关键在于重构价值链

作者: 捷越联合   

风控是金融的命门,风控不是一个简单的词,而是一个有生命周期的闭环,催收是这个闭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从1.0时代跨入到2.0时代,催收行业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

421日,在一本财经主办的“风控命门2018年第二届金融科技风控大会”上,捷越联合创始人王晓婷对催收行业的未来发展寄予厚望,她认为催收行业2.0阶段关键在于重构价值链,通过重塑客户关系,用千人千面的催收策略进行科技催收。

3万亿的催收蓝海

    目前,市场上没有任何一家权威机构能够确切的统计出催收行业的市场规模究竟有多大,但理论上来说,这个市场容量应该和我国不良资产规模直接挂钩。

据《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17)》显示,截至2016年底,银行业金融机构的不良贷款余额为2.19万亿;而P2P和现金贷行业,保守估计至少产生3000亿的不良资产,再加上无数持牌、未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小贷公司的不良资产,我国不良资产规模远超3万亿元。

3万亿不良资产规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催收行业相差甚远的从业人员体量。据公开报道显示,我国目前有金融从业者800余万人,催收行业的真正从业者只有20-30万人,仅占金融行业从业者的2.5%-3.7%,她坦言,行业里尚无真正俯下身面对行业的人。

王晓婷认为,催收行业从1.0阶段到2.0阶段历经两次重大变革,而这两次变革都以科技创新为契机。尽管创新会短暂为行业带来混沌和迷茫,但以科技为依托的强大催收能力,能够有效助力金融机构抢滩高风险业务,同时获取高收益。

“在传统的催收认知上是催收不良,实际对于催收行业来说,催收是降低不良。面对3万亿的催收蓝海,大数据、AI、区块链等技术让科技催收成为可能。”王晓婷如是说。

1.0阶段到2.0阶段

金融行业里有句话“三分贷七分管”,催收就是“管”的过程。

过去的30年中,催收行业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变革。2010年前后,传统金融机构将资产管理部门下放和外包,促成了催收行业的第一次变革,也萌生了行业里大量的头部清收公司。

王晓婷将这一阶段视为催收行业的1.0阶段,催收行业总体来看是劳动人力密集型产业,催收企业通过外呼系统埋头低声赚大钱。

2017年,科技创新催生了催收行业的新业态,在催收的2.0阶段,监管、科技、债务人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严格、透明、规范的行业监管趋势愈加明显,正规催收企业也广泛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新技术,以科技手段修复失联,制定催收策略。

除了监管和技术方面的变革外,对拥有十余年从业经验的王晓婷来说,最大的变化来自于“人”。

“过往15年中,催收面向的债务人处在金字塔的顶端,只有顶尖的人才有能力获得贷款,因此有关暴力催收的情况鲜有发生。而随着消费升级和普惠金融的发展,很多处于金字塔低端的长尾人群也享受到了金融服务,我们面对的债务人无论是在年龄还是在经济基础方面,都较以往有很大差异。”王晓婷介绍。

她认为,从1.0阶段到2.0阶段,催收行业在不断进步发展,面对债务人身份的转变,催收企业不仅要重塑客户关系,更要重构与债务人的价值链。

下一个利润中心

催收是风控流程中必不可少的一环,催收做得好,整个普惠金融的生态才会好。怎么做好催收?王晓婷认为两个词足以概括:定义客户、催收策略。

2017年某家商业银行的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17年该行信用卡业务总收入544.51亿元,其中利息收入395.38亿元,比增22.44%,而罚息和滞纳金收入为149.13亿元,比增31.75%,远超利息增速。基于此,王晓婷认为,催收不单纯是业务部门,更可以看做是利润中心。

催收面对的是债务人,过去普遍的观点是债务人都是坏客户,王晓婷对这个观点持相反看法。她认为,催收客户并没有好坏之分,而需要划分类别进行重新定义,比如是损失类客户还是收益类客户。

在她看来,每期都正常还款的客户固然是好客户,但每期都逾期,每期还还款的客户是更好的客户。原因很简单,这部分客户能带来实实在在的收益。

除了重新定义客户,制定千人千面的催收策略也至关重要。王晓婷表示,催收行业没有“一招鲜”的策略,通过科技手段分析客户行为,对不同的客户在不同时间,运用不同的催收手段,使用不同的频率触达,这才是催收2.0阶段应用的催收策略。

    在不良资产领域,除了标类市场外,非标类资产也是一个极大的市场。王晓婷表示,只有构建与债务人“关系+价值”双重保障,才能在行业的2.0阶段,把握更多机遇,迎接挑战。

捷越联合
推荐文章
上一篇:P2P涉刑原因探究:民间金融法律定性不清 下一篇:前美国交易委员会主席表示瑞波和以太坊会被列为证券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