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贸易摩擦搅动华尔街的焦虑:中国该主动用金融手段反击吗?

来源: 澎湃新闻 蒋梦莹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哈继铭指出,中国是负责任的政府,不会主动抛出美债。不过既然中国持有那么多美债,客观条件不允许了,本来牛市已经是老牛了,这时候中国被逼无奈,也只得降低外汇储备持有,尤其是降低对美债的持有,这将对美国金融市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4月6日,美国三大股指再次重挫,资本市场反响强烈正说明中美贸易争端不仅是经济问题、政治问题,也是金融问题。

4月7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以下简称CF40)举办中美贸易研究交流会,会上多位CF40成员从中美贸易争端的原因、影响、应对等方面上分析了金融上的内涵。

美国大规模逆差的根源在于其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

既然想扭转贸易逆差的局面,美国何不利用其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有利地位采取弱美元策略?实际上,特朗普政府此前在多个场合表达过这个倾向。

在今年的达沃斯论坛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CF40特邀嘉宾金刻羽就曾与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就美元及其储备货币地位问题展开过“激辩”。她在4月7日的交流会上向澎湃新闻表示,美国作为当前国际货币体系的主导国家,必须要支撑国际金融体系,即便他们想要“弱美元”也不能这么做。

金刻羽进一步指出,美元作为储备货币在新兴发展中国家增长得非常快,而且他们对美元的需求还会越来越大。其他货币不管是日元、欧元还是人民币,都起不到替代美元的作用。金刻羽认为,这可以视为新的“特里芬困境”:一方面,美国要支撑美元强势和作为储备国的作用,需要非常强的财政来源;但另一方面,现在美国有各种各样的财政问题,包括税往下降、老龄化问题,导致它没有足够的财政来源支撑美元作为唯一的储备货币的情况。这也是美元所面临的挑战。

20世纪50年代,美国经济学家罗伯特·特里芬(Robert Triffin)对布雷顿森林体系研究后指出,如果没有别的储备货币来补充或取代美元,以美元为中心的国际货币体系必将崩溃:首先,为了满足各国对美元储备的需要,美国只能通过对外负债形式提供美元,即国际收支持续逆差,而长期的国际收支逆差将导致国际清偿力过剩、美元贬值,无法维系对黄金的官价;反过来,如果要保证美元币值稳定,美国就必须保持国际收支顺差,这又将导致美元供应不足、国际清偿手段匮乏。美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下的这种两难处境,就是著名的“特里芬困境”(Triffin Dilemma)。

CF40高级研究员哈继铭指出,美国贸易逆差的根源可以上溯至1971年,美元在与黄金脱钩后,美国对外贸易便开始出现逆差。哈继铭指出,美元与黄金挂钩的机制,有纠正美国贸易不平衡的功能,一旦出现逆差,要紧缩货币政策,内需减少,出口增加,外贸逆差也就因此得到纠正。但是脱钩之后这一自我修复的机制被破坏,所以在上世纪70年代后,美国除了一年出现贸易顺差外,其他年份都是逆差。

第二个缘由在于中美两国储蓄率差异太大,中国储蓄率很高,美国储蓄率很低。储蓄率低的国家容易出现逆差,而储蓄率高的国家容易出现顺差。考虑到美国最近通过的税改以及有可能还要进一步加码的基础设施投资,美国的贸易逆差可能还会进一步增大,也就是说,增加关税对解决美国的贸易逆差毫无帮助。即便美国将来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少了,但还将从别的国家进口更多的商品,因为它的投资与储蓄的差额仍在扩大。

CF40成员、中国国际金融公司董事总经理黄海洲进一步补充指出,布雷顿森林体系崩塌后美国储蓄率这么低也与美元有关。因为美元作为全球最重要的储蓄货币,美国的融资成本是最低的。储蓄率低也是美元主导的国际货币体系给美国带来的不可避免的劣势。

受伤几何

一旦实施关税,对美国最直接的影响便是刺激通胀水平的上升。

哈继铭指出,美国通货膨胀有上升的趋势。美股市场的剧烈反应值得担忧吗?哈继铭认为,资本市场的影响反过来会作用到实体经济。从3月1日特朗普公布要对钢铁和铝征税,一直到前天,美国股市市值缩水8000亿美元,相当于其GDP的4%,当然中国资本市场也受到了影响,中国A股市值同期缩水幅度占中国GDP的2%。哈继铭强调,更重要的是,美国资本市场对实体经济影响很大,很多美国人的退休金、养老金都在股市里,如果把这个层面考虑进去,那么资本市场对美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大于中国。

黄海洲亦表示,他近期在与华尔街的接触中感受到华尔街对此是非常焦虑的,美国实际上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国,美国产生了很多大型跨国公司,所以华尔街也很担心。

该不该抛美债?

哈继铭指出,中国是负责任的政府,不会主动抛出美债。不过既然中国持有那么多美债,客观条件不允许了,本来牛市已经是老牛了,这时候中国被逼无奈,也只得降低外汇储备持有,尤其是降低对美债的持有,这将对美国金融市场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CF40高级研究员管涛向澎湃新闻表示,中国贸易顺差减少,可能造成国际收支逆差,外汇储备会被动减少,但这并不是策略,而是一个结果。中国是否应该主动采取金融手段反击?管涛称,按照中国财政部的说法,中国是个负责任的国家,按照中国外交部的说法,中国拥有与美国进行贸易战的所有必要手段。抛售美债在贸易争端的初期肯定不是明智的策略,如果真的“动手”,更要看谁的承受能力更强。

是否应适时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

管涛强调,中国要尽量避免经济问题政治化,通过中国市场的开放,可以让大家分享更多中国经济成长的好处。这也是中国作为成长中的大国,为全球多边贸易体系建设做的贡献。

CF40学术委员会主席黄益平向澎湃新闻表示,在当前阶段,中国该反制则反制。但是中国现作为第二大新兴经济体,要进入世界舞台的中心,接受社会国际规则;作为世界第二大国,中国的很多行为对全球经济是有影响的,中国要承担世界经济大国的责任,接受国际规则,融入国际社会,用更高的标准要求自己。因此中长期来看,中国更重要的是要进一步开放和发展,而且,无论是在服务业开放,还是知识产权的保护,包括对金融业开放,和中国自身的下一步改革方向是一致的。

(编辑:杨少康)

来源: 澎湃新闻 蒋梦莹

阿加莎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资管新规跟P2P投资人有几毛钱关系? 下一篇:区块链有可能让自动驾驶更加安全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