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银行乌龙公告背后:一年盈利39万 成立7年零分红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由于监管部门对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机构跨区设立分行的监管尺度收紧,成立村镇银行较为符合政策上的要求,而且金融机构的牌照稀缺,一时间很多城商行、农商行对成立村镇银行趋之若鹜,将其作为“曲线救国”实现跨区经营的主要途径之一。

一个登在报纸上的乌龙“解散公告”,把浙江一个不起眼的村镇银行推到了聚光灯下。

其股东不仅入股7年以来没有一分钱分红,7年后想原价转让股份,也没有得到监管批准。

2018年1月18日,浙江龙游义商村镇银行(下称“龙游义商”)在当日的衢州日报上刊登了一个“解散公告”,称:“该银行的股东大会于2017年12月27日决议解散公司,并于同日成立了公司清算组。请公司债权人于本公告发布之日起45日之内向本公司清算组申报债权。”

1月19日和1月23日,龙游义商又分别在衢州日报上刊登了声明,称之前发布的公司解散清算公告,因工作失误,该公告内容不实,依法无效。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4月2日从龙游义商村镇银行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处获悉,由于银行和报社的双重失误,该公告内容登错了,具体的经办人员已经被处理。龙游义商目前经营正常,正在召开2018年经营工作会议,最近也没有发生股权变更。

对于乌龙公告背后的原因,一位当地监管部门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因为龙游地方小,业务量有限,该行业绩不佳,一些小股东对此有意见,所以义乌农商行(龙游义商的大股东)将拿出1.4亿用于支持该行发展。

对于该说法,义乌农商行办公室相关人员4月2日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义乌农商银行系浙江中部地区存贷规模最大的法人金融机构,在人员管理、业务和资金上都给予龙游义商全力支持。龙游义商原本要刊登资产减持公告,但由于报社和龙游义商工作人员的粗心误刊登成了解散清算公告。而且龙游义商的股东之间并不存在矛盾,股东持股稳定。作为龙游义商的大股东,支持龙游义商的发展是责任和义务,该行目前正在制定如何帮助和支持龙游义商更好发展的方案,确定后将通过正式渠道对外公布。

股东欲原价转让股权

根据上市公司浙江凯恩特种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凯恩股份”(002012.SZ)】2017年4月6日发布的公告,凯恩股份控股子公司“凯丰新材”拟将其所持有的龙游义商村镇银行1280万股股权转让给华统集团,占龙游义商注册资本的8%。经交易双方协商,转让价格为人民币每股一元,转让金额合计1280 万元。

凯丰新材是在 2010 年 4 月以自有资金投资 1280 万元发起设立龙游义商,也就是在入股七年之后,公司没有赚一分钱,打算用原价将这些股份转让出去。

根据凯恩股份的公告披露,浙江龙游义商村镇银行注册资本为1.6亿元,2010年7月5日成立,截至2016年12月31日(经审计) 的总资产为11.89亿元,净资产1.77亿元。股权结构为浙江义乌农村商业银行持股40%,为控股大股东;凯恩股份旗下子公司凯丰新材持股8%,其他12名股东合计持有52%。

2016年,龙游义商(经审计)的营业收入3226万元,营业利润仅为47万元,净利润不足39万元!

更令人惊讶的是,龙游义商从成立至今(2017年末)没有一分钱的现金分红。

对于清仓大甩卖龙游义商股权的原因,凯恩股份公告称,龙游义商自成立至今没有进行过现金分红,经营情况没有达到预期,未来发展不确定因素较多,因此公司决定转让龙游义商全部股权。本次股权转让所得款项将用于补充凯丰新材的日常生产经营所需的流动资金,本次交易不会产生收益。

根据凯恩股份2017年的年报,该公司并不只投资了龙游义商这一家村镇银行,还投资了浙江遂昌富民村镇银行和衢州市柯城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年报显示唯有龙游义商村镇银行在2017年没有任何现金红利。

2017年9月18日,浙江银监局印发《中国银监会浙江监管局关于不同意浙江龙游义商村镇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浙银监复 [2017]276号),凯丰新材上述股权转让事宜未获中国银监会浙江监管局批准。

浙江银监局之所以否决了这个交易,主要因为其不符合银监会对村镇银行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股东持股比例上限为10%的要求。

若此次转让成功,关联方华统集团有限公司、义乌市薏仙寇化妆品有限公司将共持有龙游义商股份2790万股,占其股本总额的17.438%。这种情况与《中国银监会农村中小金融机构行政许可事项实施办法》第二十九条“单个自然人、非金融机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及其关联方投资入股比例不得超过村镇银行股本总额的10%”的要求不符。

村镇银行之殇

由于监管部门对城商行、农商行等区域性银行机构跨区设立分行的监管尺度收紧,成立村镇银行较为符合政策上的要求,而且金融机构的牌照稀缺,一时间很多城商行、农商行对成立村镇银行趋之若鹜,将其作为“曲线救国”实现跨区经营的主要途径之一。

根据银监会的统计数据,从2007年第一家村镇银行成立,截至2016年末全国已组建村镇银行1519家,但资产规模仅12377亿元。

村镇银行普遍存在的困境在于,主发起行的能力参差不齐,异地机构发起设立多、地域跨度大、管理半径长、协调和管理成本过高等。部分村镇银行的董事长、行长、监事长由主发起行员工兼任,不是专职人员。比如龙游义商村镇银行,其董事长由大股东义乌农商行的高管兼任。

一位村镇银行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村镇银行业务与当地农信社基本重合,而农村信用社由于成立时间较早,占据了先发优势。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的村镇银行没有接入央行的大小额支付系统,账户系统、信贷管理系统不能与人民银行正常联网,不具备开具票据、发行银行卡等基本功能,这些都降低了村镇银行的竞争力。

此外,由于村镇银行的主要目标是支农、支小,导致其经营成本过高。“农”和“小”这两类村镇银行主要经营的业务特点为数额小、频率高,所需高流动性资产比例相对更大,资金成本相对更高。同时,相关配套政策尚未到位等,都让村镇银行发展面临诸多困难。

根据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中国村镇银行发展报告(2016)》,只有80%的村镇银行是盈利的,另外有部分持平,还有200多家村镇银行是不盈利的。

(编辑:杨少康)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包慧

茉莉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反弹的万能险:部分公司正将万能险视为吸金神器 下一篇:刘士余大概率留任证监会主席:证监改革,争议中前行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