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率市场化威力显现 部分城商行息差进入1%时代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已经公布年报的多家H股上市城商行中,净息差均出现了下滑的态势。

随着银行年报的悉数出炉,可以发现不同银行的业绩分化明显。大型银行业绩回暖,净息差企稳回升,而部分城商行却因为过度依赖同业业务,净息差大幅收窄,利润也因此受到影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多家城商行2017年的业绩报告,发现上市城商行的净息差普遍降低,且同业业务占比较高的银行首当其冲,比如盛京银行、天津银行等已经进入了1%时代。

青岛银行经济学家 、山东省普惠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赵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中小银行建立的资产负债结构是负债敏感型,特点是资产的久期长,而负债大部分来自同业,期限错配严重。这种以短期同业资金来养长期贷款的方式,利率下行期会赚很多钱,利率一旦上行,息差缩减就很明显。

赵建认为,城商行息差大幅收窄,表面是大量的中小银行,依赖同业业务,造成了资产负债结构的扭曲,负债敏感型模式遇到利率上行。深层次的原因是客户结构的问题,因为很多地方银行政府业务多,资产期限很长,短期内资产结构和价格也很难以调整。

H股上市城商行净息差普降

已经公布年报的多家H股上市城商行中,净息差均出现了下滑的态势。

比如,天津银行2017年实现净利润39.43亿元人民币,较2016年末同比下降12.7%。该行坦承,利润的下降主要是受息差收窄的影响。天津银行净利差下降0.62个百分点至0.81%的低位。受金融市场融资交易利率上行,信托、资管计划收益率下降的影响,天津银行净息差下降0.51个百分点到了1.25%,仅此一项就对利润负面影响近33亿元。

此外,盛京银行的净息差也进入了1时代。该行2017年净利差下降0.29个百分点至1.36%,净利息收益率由2016年的1.75%减少至2017年的1.50%。

盛京银行解释,主要因素是付息负债的付息率上升,原因是收益率较高的发放贷款和垫款收益率下降;负债端因2017年SHIBOR利率较2016年上涨,资金成本走高,从而造成付息率有所上升。二者共同作用,导致净利差较去年同期降低。

同在H股上市的郑州银行,净息差也逼近2%。2017年该行净利差由2016年的2.52%降至2017年的1.94%;净利息收益率由2016年的2.69%降至2.08%。

锦州银行的净利差和净息差下降也很快,2017年该行的净利差由2016年度的3.41%下降至2017年度的2.58%,降幅为0.83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由2016年度的3.67%下降至2017年度的2.88%,降幅为0.79个百分点。

哈尔滨银行经营业绩较好,不过同样净息差下降明显。2017年,该行净利差为1.95%,较上年下降0.52个百分点,净利息收益率为2.15%,较上年下降0.50个百分点。哈尔滨银行表示,主要是由于增值税价税分离、部分资产质量下降及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推进,银行业存贷款利差逐步缩小所致。

在金融去杠杆、监管趋严等背景下,银行同业业务受到较大影响,这类银行的业务及业绩未来是否有可能进一步恶化?

赵建表示,同业业务占比高的银行首当其冲,去年已经显现出来了,今年还会继续,主要是MPA考核。同业的发展主要受到这几个“绳子”的限制:MPA考核中,同业业务受广义信贷、杠杆率和同业负债占比的要求的限制;流动性管理办法中,对流动性覆盖率的计量对同业业务也是歧视的政策;近期出台的资管新规,也进一步限制了同业业务的发展。

同业扩张模式挑战

相比其他类型的金融机构,城商行也更依赖同业业务。

赵建认为,主要是城商行受到区域经营的限制,而同业业务可以超脱这个限制,依靠同业业务能快速扩大规模。加上近年来城商行、农商行上市开闸,很多银行为了搭上上市这班车,都有做大规模的冲动。

不难发现,在利差受到较大影响的银行,资产负债结构中,贷款占比较低同业业务超过半壁江山。比如,天津银行总资产7019亿元,生息资产中,客户贷款及垫款总额2489亿元,占比为35.4%。而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占比为51.8%。

盛京银行截至2017年末,总资产10306.17亿元,发放贷款和垫款余额达2795.13亿元,占比为26.4%。与此同时,该行的金融投资总额高达5663.66亿元,占比为55%。

资产结构上,锦州银行也类似,2017年该行总资产7234亿元,其中发放贷款和垫款占比为28.9%,而投资证券及其他金融资产占比为58.8%。

赵建表示,同业占比较高的银行,要想保持资产负债的平衡有两种选择,一是增加一般性存款,二是压缩同业业务。如果一般性存款增加困难,同业就有“缩表”的压力,一定会影响到利润。

目前,银行的存款争夺战也越来越激烈,城商行还可以通过哪些方式应对息差收窄带来的影响?

赵建认为,银行赚取的息差主要是期限息差、风险利差和渠道(规模)利差。当下期限利差很难扩大,可以做的就是提高风险利差,赚取风险溢价的钱,比如提高风险偏好,投向一些风险溢价能力较高的小微企业贷款。在负债端,降低负债的付息成本,比如通过现金管理、供应链金融等交易银行业务,沉淀大量低成本资金。

 (编辑:杨少康)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茉莉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规模激增逼近8万亿 货基盛世“紧箍咒”加码 下一篇:银行净利"转正"调节术:所得税大降 投资收益猛增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