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商"的大禹治水,不仅要堵,更要疏

作者: 翟菜花   

2018年3月31日,新华网一则《自制“名牌”化妆品获6万点赞,抖音快手成微商售假天堂》的文章引起轰动。文章指出,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中,某些视频公开展示自制口红、粉底的过程,公然贴上名牌商标,并且留下微信号,作为后续经营出售的渠道。

除了口红、粉底等化妆品,还有大量的“名表”、“原单”等山寨奢侈品内容,对此两家平台已经做出了回应,表示对制假售假的不良账号严肃处理,但即使如此,抖音、快手等平台依然存在不少类似视频。抖音、快手等短视频类APP为何沦为假冒伪劣品销售的新蓝海?又如何才能真正的治理呢?

附骨之疽的“抖商”:流量是其营养,贪婪是其温床

网上多传的抖音案例较多,那就姑且把这次的称为“抖商”。其实不管是之前的“微商”也好,这次抖音、快手中的这些短视频平台中的“抖商”,其实本质都是一个性质,即利用某些社交领域平台的庞大流量,来进行其某方面产品的经营。

天下熙熙皆为利而来,天下攘攘皆为利而往,能让“抖商”等获利的,就是靠廉价的流量。他们的经营方式,产品方面,假劣、差,除了廉价毫无竞争力。所以他们更多的是在经营渠道,核心理念是让用户知道他们的存在。所以前些年微信火,他们就在微信,近年来短视频火,他们便转战短视频。

可以说,“抖商”称得上是借势营销中的佼佼者,这个“势”便是这些平台。营销、推销总是要花费成本,而这些“抖商”几乎完全没有营销的成本,他们的朋友圈、短视频,都是自产,借助微信、抖音等平台推广出去,近乎0成本。可能花费的些许成本,就是用在与奥巴马握手拍照上吧。

这类“从业者”日常便是花钱“提车”、“旅游”、“见名人”,前段时间恶搞的“提飞机”、“提火箭”等,也充分表示了大部分对其的不屑与低视。那都假到提火箭上天了的这些“微商”,公开造假给你看的“抖商”,为什么还能有人信,有人愿意买呢?

相信对于绝大多数受过教育、懂一些互联网常识的用户,都会对之不屑一顾,但对于这部分“抖商”从业者,本身做这些就不是给我们看的。换句话说我们并不是其“目标受众”。

相信即使是不玩游戏的人,也一定知道《贪玩蓝月》这款页游,“我系渣渣辉……”的魔音前段在时间血洗网页。觉得low吗?大部分人都觉得,甚至很多人一度怀疑他们花这么大价钱请明星、做病毒营销,真的有人玩吗?不仅有,还创下“单一个《蓝月传奇》每季度流水都稳定在两亿以上”的成绩。

根据2017年的统计结果,页游玩家的年龄分布中,30-39岁的占比54%,其次是40-49岁的玩家,他们大多有家庭要照顾,没有太多时间,所以更喜欢操作简单,不用动脑的2D即时战斗。所以这部分才是《贪玩》系列页游的受众,人家根本没准备给我们玩,说不定游戏里的low,都是人家精确分析目标受众的需求后故意营造出来的。

而对于“抖商”而言,他们的受众也不是我们,在笔者看来,他们的受众分两部分,一是没有辨别真假能力的用户,二是有,但是想借此入局,接货倒货的下家。

后者暂且不说,投机倒把者比比皆是,单说前者。即使是互联网发展至今,全民普及,但还有很多底层用户存在获取信息的滞后性、懒惰性以及无法辨别真伪性。我们一眼看出的假他们有的看不出来,明摆造假的他们甚至还会觉得划算、实惠,甚至他们都不知道那些握手的“奥巴马”是谁。

这部分不明真相的用户,更关注的是“抖商”给他们带来的利。对于他们而言,上层的那些品质消费,正牌等听都没听过,实实在在让他们便宜的买到跟别人“一样的”产品才是实在。拼多多为何能能在淘宝京东等巨头手下,迅速占领农村市场,就是靠的这一点“蝇头小利”。贪婪不愧是位列七大罪之一,这种人本质的劣根性,就成了“抖商”最好的温床。

可以说,“抖商”们并不缺受众,具备了壮大的先决条件。但这并不意味着其就可以肆无忌惮,为所欲为。只有平台方的打击还远远不够,“抖商”屡禁不止,需要多方协同发力。想要根治“抖商”,必须“堵”与“疏”的双管齐下。

堵:平台与监管的双向发力

“抖商”的治理,首先要明确一点,就是一定要狠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尤其是涉及到利用造假手段进行盈利的违法事件,更是不能姑息。而在这方面,笔者认为,更多的应该向平台施压。

一如之前李文星通过BOSS直聘找工作被害的事件,这件悲剧绝非BOSS直聘愿意看到的,但却绝对是BOSS直聘不能推卸的责任,其自我监管不足,导致不法分子在其平台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失职。而“抖商”等出售的一些假冒伪劣产品,一旦涉及到医药品、影响人身安全的产品,一旦用户出事,其平台也要担负相应的责任。

这方面,监管部门应该加重对平台的处罚力度,让平台受压,才能让其花费更多的心思在治理上。只是一味的警告,毫无实际作用。

北京网信办在2017年12月29日对今日头条开出史上最严罚单,叫停今日头条手机客户端的6个频道。这是今日头条历史上的第一次封禁,也是新闻类APP第一次遭到网信办全面封禁,多次勒令整改无效的情况下网信办终于举起监管大棒,严惩今日头条。

这次处罚之后短短几天,今日头条便发布招聘内容审核编辑,负责海内外产品的内容审核人员,总的新增规模在2000人左右,效果可谓是立竿见影。只有真正的打痛了,罚痛了,才能让平台真正重视起来,落实到治理上。

而对于平台方,更是要主动加强审核力度。但并不是鼓励一味的增加人工审核的人员。平台越火,投稿的UGC就越多,一味的增加人数,会是个无底洞,也会制约企业的发展。如今早已进入到互联网时代,利用互联网黑科技更便捷,更迅速的手段,才更符合当下的形式。而审核方面,离不开AI技术。

在这次“抖商”事件之后,抖音官方便已经发布声明,表明之后会增加更多的AI技术,运用到审核上。AI技术用于审核方面早有案例,就比如一些社交软件中,会自动屏蔽一些存在广告行为的数字组合,但这些仅仅只是开始,后来出现的用谐音字代替,暗号代替等,便无法识别,如用“玲玲酒”代替“009”。

所以AI用于审核还有待据需挖掘,是一个长远的研究方向。在笔者看来,就目前而言人工与人工智能二者携手更加适合目前的局面。首先AI可以进行一些粗略的审核工作,处理到一些很容易审核出来的违例内容。然后一些疑似违禁,无法判断的内容自动倒入人工审核,并且人工审核放定期随时抽查AI审核通过的内容,最大程度的做到完善。

疏:创造更多变现的机遇

当然,一味的打击也不行,“抖商”的目的是为了盈利,其群体不断扩大,也是因为目前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变现手段匮乏,久而久之导致其中一些积累不少粉丝的大V,走向“抖商”的道路。

“抖商”也有经营正规产品的一类,这部分更偏向于“视频+电商”的形式,但尽管产品是正规,也没有监管与平台的正规渠道。这方面,平台也应该积极探索更多的变现方式。

对于一些优秀UGC的制作者,给予其一定的变现渠道,不仅能够刺激其创造更多的优质UGC内容,还能增加一部分大V的粘性,大V对于平台的发展可以说有着致关重要的作用。所以平台放主动创造更多的正规变现渠道,是两全其美的好事。

对于这些短视频平台,“短视频+电商”无疑是最为合适的。

电商领域虽然巨头环伺,但以短视频作为切入口来说,还是有待开发的新领域。以往传统的电商,无论是售货还是评论,多以图片的形式让用户看到产品,也因此出现过不少“买家秀”与“卖家秀”天差地别的现象。

而短视频所具备的“视频”特征,可以让用户很直观的看到产品实际生活中的状态,有一个很直观的购物体验。同时如果把短视频运用到评论上,更是能大大降低刷单、刷评论的现象,也能更好的让用户了解产品。

短视频“短”的特性,又意味着其制作成本低,耗时少,商家方可以更高频次的向用户展示产品,甚至可以做到实效性的“现拍现卖”。

可以说,“短视频+电商”的潜力巨大,目前市场也没有行程专业的从业者,对于短视频平台来说,也是未来一个不错的发展方向。而如果有了专业正规的变现渠道,也能进一步缩小非法“抖商”的从业人数与生存空间,不失为一个解决的方法。

今天的“抖商”还是一个贬义词,只希望在多方的共同努力下,“抖商”可以走上台面,走上正轨。而对于一些短视频大V,不要着急变现,从报纸到博客,从微博到微信,变的是平台,不变的是平台中的一些大V。更多的考虑如何提高自己UGC内容的质量,才是当务之急。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互联网深度点评,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

翟菜花
我叫翟延新,2014年开始做科技自媒体。订阅号:互联网深度点评,个人微信号:zhaiyanxin888,微信公众号:互联网风云榜。
推荐文章
上一篇:独角兽回归A股应以IPO为主 下一篇:皮海洲:鼓吹注册制者动机不纯 A股灵丹妙药是严刑峻法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