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啸虎:区块链是个伪风口的可能性比较大

来源: 全天候科技 张超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近来,朱啸虎总是质疑区块链项目的用户活跃度和真实社会价值,当被问及不看好区块链的原因时,朱啸虎表示,自己质疑的并非区块链技术本身,作为早期投资人,其实对任何技术都有好奇心,但自己更关心应用场景。

3月7日晚间,在“三点钟火星财经创始学习群”,火星财经创始人王峰对话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并就区块链的价值、与创业者的关系等问题展开讨论。

近来,朱啸虎总是质疑区块链项目的用户活跃度和真实社会价值,当被问及不看好区块链的原因时,朱啸虎表示,自己质疑的并非区块链技术本身,作为早期投资人,其实对任何技术都有好奇心,但自己更关心应用场景。

在他看来,风口的标志就是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目前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谈价值。

所以,朱啸虎判断区块链是个伪风口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即使是个真风口,也不用着急,都是要经历死亡谷的。

另外,朱啸虎表示,很多区块链创业者的商业模式都是发币,这种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去进行私募,这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都是不合法的。

“我们不是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一是违法的事绝不做,二是收割弱者、欺负弱者的事情我们是绝不做的!”

在谈及创业者和投资人关系时,朱啸虎称,外界认为的(本人)强势是一个误解,“我们都是互相尊重,相互成就的”,“没有创业者的努力,就没有我们吹牛的资本”。

关于外界给出的“独角兽捕手”这一称呼,朱啸虎坦言:

“事实上我们并不认可“捕手”这个讲法”,我们和创业者之间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说谁是捕手,谁是猎物这种讲法。

而在被问到自己“爱怼人”的性格时,他则说:“我真的没有怼人,也没这个爱好,也不是这个性格!”

  以下为对话主要内容(原文来自《火星财经》,由全天候科技整理):

  王峰:最近一个阶段,你总是不断质疑目前区块链项目的用户活跃度和真实社会价值,而大量的区块链创业者则对你的意见表示反感。甚至英雄互娱的应书岭也在朋友圈评论里直言不讳地说“你老了”。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不看好区块链,没准儿是你真的老了?你有没有注意到,当下区块链领域的大部分创业者,正是你专注于投资的那个年龄群体——90后?

  朱啸虎:作为早期投资人,我们对任何技术都有好奇心。但我更关心的use case(应用场景)。

  不仅是区块链,我见任何赛道的创业者,都会先问他,你要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需求是否真实存在?痛点是不是足够痛?你要先搞清楚这一点,再来看用什么样的技术最合适。

  对于区块链,目前我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而且整个链圈好像都对应用场景讳莫如深。

  我最怕创业者一上来就讲概念,讲我是做大数据的,做人工智能的。这很多时候说明创业者没想清楚他到底想做什么事情。

  所以,创业者关键要想清楚,你解决了什么真实存在的问题,这个痛点是不是足够痛,你到底为用户提供了什么价值。

  王峰:你是否看过有关区块链技术或商业的书籍?你怎样看待以太坊和EOS?

  朱啸虎:我看过很多这方面的文章,我去年夏天在硅谷的时候,那时候区块链和ICO已经很热了,我们也去了解过,那时候就找过一些团队聊天。

  以太坊算是里面比较成功的应用了,到今天为止技术上还有很多问题,而且,在以太坊跑的应用,除了发币之外,基本没有其他的应用能真正活跃的。

  王峰:你是不是过于用形而上学唯物观来看待今天一日千里的新世界呢?就像你没有看到在互联网上出现支付、电商、社交和游戏之前,就否认互联网产业在应用、消费及娱乐上的机会。

  朱啸虎:确实,一般新技术,游戏是最早落地的,但是同样我们需要看到数据。

  曾鸣教授之前做十问的时候说得特别好,所谓风口的标志是什么,就是诞生一款千万日活的应用,这是一个重要的指标。

  任何一个大的细分赛道,如果出现了一个千万日活的应用,那说明这个行业真正开始起来了。

  之前移动互联网就是这样的,2007年出了第一代iPhone,2009年出现了第一款风靡全球的游戏愤怒的小鸟,这是非常标志性的事件。

  如果说区块链是一个风口,那也会诞生这样一个千万日活的应用。但是,到今天为止我还没有看到。我们更关心日活用户数。

  王峰:你之前投资的滴滴、ofo都给传统世界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为什么今天当又一个新的革命出现的时候不去拥抱它,而是去打压这个方向?当滴滴、ofo刚出来的时候也遇到各种问题,为什么这些东西你能够容忍,反而到了新时代,区块链出现了一些问题,你却一下子不能接受了呢?

  朱啸虎:我们对新技术推动社会发展是一直是乐见其成的,但是核心是要有用户真的喜欢用。

  滴滴和ofo确实方便了人们出行,每天都有几千万的用户在使用,这是有很大的社会价值的。虽然早期会面临一些问题,但这都是正常的,是可以解决的。区块链最大的问题就是除了炒币外,没有用户在上面用。

  区块链话题上我们发声是因为它和ICO直接相关。如果只是谈区块链技术本身,没有问题,我们质疑的也不是技术。像“人工智能”的概念之前也火过,也三起三落,这些我们不会去否定。

  大部分区块链创业者,我们问他商业模式,他都是绕很大的圈子,最后很害羞地说,发币……那发币就是有问题的。

  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所谓的不合格投资人去进行私募,这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都是不合法的。

  而且,欺负弱者,向弱者收割,我觉得不仅是法律不能接受的,道德上我们也没法接受。

  我们不是有道德洁癖,但我们是有底线的,一是违法的事绝不做,二是收割弱者、欺负弱者的事情我们是绝不做的!

  我在朋友圈讲过,瑞波有一个很好的概念,但是同样的到底有多少真实用户,多少真实交易在上面跑?

  陈伟星:合格投资人投一级市场,不合格投资人负责投二级市场,合格投资人通过“保护韭菜”的方式“收割韭菜“。

  用区块链干调度未来机器人。

  我们的保护机制,让90%的“不合格”投资人在二级市场输钱。

  现在二级市场的股票,唯一的作用就是用来“炒股”,极少数股票分红,也就1%不错了。

  股票除了卖掉别无他用,而币可以用来买东西甚至打折买东西。

  股票的共识,公司法与资产负债表,本质上也是一份合约,是落后的合约,而智能合约可以制造丰富的更先进的合约。

  朱啸虎:我一直的观点是:首先你想解决什么问题,然后看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什么样的技术,什么样的团队

  王峰:其实我认为,无论是去年的王学宗怼你,还是今天陈伟星和应书岭与你交锋,都是因为你依然处在互联网投资的中心地位,他们都希望能得到你的承认。今天就想让你说句真心话,区块链究竟有没有让你觉得有价值的地方?

  朱啸虎:说实话,我们真心没觉得我们在互联网投资的中心,只是幸运的抓住了几多浪花而已。

  同样的,对于区块链,我们关心的始终是到底有没有什么真实应用场景可以落地的,没有看到一个必须使用这个技术的应用场景,这是一个最大的问题。解决了这个问题,才能谈价值。

  陈伟星:区块链就是用来指挥、登记、交易、改变所有权和机器人劳动量。每一个tokenize一个新合约下的新生产组织。我们要拉拢一个是一个,给年轻的创新者带一些安全感,认真创业干货。

  王峰:据我所知,IDG和红杉等大批VC都在布局区块链行业投资,甚至组建了专门投资区块链的项目基金,我想问啸虎,你们是如何规划2018年的投资策略的?比如AI、新零售、泛娱乐谁为中心,真的不考虑区块链?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基金一直是专注互联网的,在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人工智能等等都有一些布局。

  就区块链目前来看,之前李笑来说的很好,不要着急。

  我们判断这是个伪风口的可能性比较大,但即使是个真风口,也不用着急,都是要经历死亡谷的。

  帅初也在讲,90%的虚拟货币2年以后会归零,我们讲的是99.99%,不管是90%还是99%,都说明这是巨大的风险,真的想在里面做成事情的,不管是投资还是创业,到死亡谷右侧再进入,我觉得都是更合适的。

  像之前的互联网,也是经历过死亡谷的。亚马逊是96年成立的,但即使你96年没有投,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灭的时候入场,也有很大收益。对创业者也是一样,泡沫之后成立的互联网公司,后来也跑出了巨头。

  后来的移动互联网也是一样。在智能机出来之前,还有10年的功能机时代,那时候有创业者做功能机时代的微信,做到了几千万用户,现在这些公司都没有了。

  任何科技刚刚发展起来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泡沫期,然后很快会有死亡谷,创业和投资我觉得都可以在死亡谷的右侧来进入,千万不要着急,被焦虑赶着入场!

  陈伟星:2年90%的死亡率低于传统公司

  王峰:你是风口论主义者吗?

  朱啸虎:我不关心风口,我一直关心一件事情,到底解决什么问题,为用户创造什么价值。

  王峰:你和创业者之间的关系怎样?在你众多的投资组合中,你最欣赏其中哪位创业者或企业家?你给过创业者什么建议?你从创业者身上学到过什么?

  朱啸虎:投资人和创业者肯定是彼此成就的,没有创业者的努力,就没有我们吹牛的资本。

  我们过往投过很多非常优秀的创始人。像程维,像张旭豪,他们都是非常典型的,他们是有非常强的学习能力的。今天的程维和张旭豪和我们当年投他A轮的时候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

  我们看早期的中国互联网企业,发展是非常非常快的。

  一个企业如果一年收入、员工数量或者用户数量增长三、四倍,很多创业者可以驾驭,但是如果增长十几倍、几十倍,甚至上百倍,我觉得很多创业者是驾驭不住的。但是程维和张旭豪学习能力非常非常强,都给我们树立了非常好的榜样。

  王峰:在你为ofo和摩拜合并四处呼吁之时,ofo创始人戴威讲过“我觉得作为创业者,我们也非常感谢资本,因为资本助力了企业的快速发展,但是我也想说,我觉得资本也要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它是一个创业者跟投资人的良性互动,共同发展,解决问题、服务社会的这么一个过程”,你怎么看?

  朱啸虎:先在这里澄清一个误解。之前说合并,并不是我在四处呼吁。

  那是在复旦的一个经济学论坛,一个非常私密的学术交流的场合说的,后来被泄露出去。

  说实在的,ofo的投资人都是见过钱的,也是曾经合作过很多项目的,如果创业团队真的是为了公司的利益,愿意继续打下去,哪怕是打到山穷水尽,作为投资人,我们和我们的兄弟基金都会支持到底的。

  王峰:你是否在创业者公司里处于强势心里地位的那一方,是因为你的心中有一个很强烈的一定要赢的执念吗?

  朱啸虎:强势是外界对我们的一个误解。

  王峰:不是吗?媒体上风头很劲!

  朱啸虎:事实上,早期投资人和创业者一定是更紧密的。而且我们金沙江创投的风格是一个赛道只投一家公司,所以我们和创业者的利益也是非常一致的。

  王峰:我就是感觉你强势啊,也许是错觉啊,和张颖风格类似,又不一样啊,我都很欣赏啊。

  朱啸虎:很多时候是创业者需要我们来帮忙站台,我们一起商量,怎么相互配合对公司是最好的,不存在什么我冲到创业者前面的问题。

  王峰:你觉得创业者怕你吗?

  朱啸虎:为什么会怕我呢?

  我们都是互相尊重,相互成就的。刚刚我们也提到了尽调嘛,对于投资人最好的尽调就是去问他投过的创业者。

  而且说实在的,我们在一开始投的时候,前几个月,可能交流更多一点,探讨多一点,真的上了轨道以后,我们基本上会放手。像滴滴、饿了么,在后期,我们基本上很少参与了。

  我们一直说,创业这件事肯定是靠创业者的,我们投资人只是搭便车。在此也感谢所有和我们并肩战斗的创业者兄弟姐妹!

  王峰:你连续捕获这些独角兽的秘诀是什么?你enjoy这样一个称呼吗?你认为,为什么媒体将你称作为独角兽捕手?

  朱啸虎:事实上我们并不认可“捕手”这个讲法!

  我们和创业者之间都是相辅相成的关系,没有说谁是捕手,谁是猎物这种讲法。

  王峰:这个词很酷,但是有别的意思,总觉得啊,总有企业家被你那样的感觉啊。

  朱啸虎:现在独角兽也太多了,没必要过分追求这个概念。

  王峰:金沙江创投是2004年由原亚信科技CEO丁健创办的,而你是2008年加入的,为什么今天一提到金沙江,大家想到的不是丁健,而是朱啸虎?你和丁健的关系怎样?一个在公众眼里张扬高调的朱啸虎,是如何在办公室内和内敛、含蓄的丁健合作共事的?

  朱啸虎:林仁俊、丁健和我,我们三个都是金沙江创投的合伙人。合伙人之间互补是非常重要的。

  王峰:三人组合真好。

  朱啸虎:丁健在技术的前瞻性上非常好。他提前好几年就开始关注人工智能,这是他的强项。而且他在技术圈的人脉也是非常深厚广泛。

  作为创投基金,几个合伙人之间的技能啊、社交圈啊,包括性格,都需要互补的,这样大家做出的判断和决策才会比较综合。

  王峰: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你人天生三分傲气。那时候你刚刚完成投资的项目——拉手网,并对创始人吴波赞不绝口。时间过得好快啊,你怎么评价当时的吴波?

  朱啸虎:说实话,很少有人觉得我傲,当年的程维还让我坐了半小时的冷板凳。

  放到当时看,吴波确实是很有想法的,也是真心想做事情的。

  他有之前做焦点网的经验,他知道怎么推广,怎么迅速做大,早期这些经验确实是非常有帮助的,所以我们在团购一开始投拉手,投吴波肯定是正确的。

  当然后来也出现了很多问题,拉手在长跑中落后,这也是每个创业企业需要吸取的很大教训。

  王峰:事实上,王兴在日后几年陆续击败了所有类Groupon的竞争对手,也包括拉手网。当时的王兴或许也曾找过你,你怎么评价那时候的王兴?

  朱啸虎:前两天正好是美团8周年生日,也在这里祝贺美团!

  我们和王兴认识很多很多年了,当年在看团购网站的时候,我们的确是比较过拉手和美团。我年前和王慧文吃饭,我们还谈到当中的故事。

  我们当时要投团购,在做尽调的时候问了收购王兴之前公司的人。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所以我和王慧文也说啊,我们复盘一下,这个尽调怎么做,找谁做,还是很有讲究的!

  王峰:我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陈伟星是这一段时间怼了N个人,而你则是在过去M个时间内怼过不同的人,甚至还为ofo和摩拜谁是第一怼过Pony Ma。你这种敢公开批评他人的性格,是自小就有,还是最近几年才有的?

  朱啸虎:好多要在这里澄清啊!

  王峰:总是逃不掉这个问题。性格决定命运。

  朱啸虎:我真的没有怼人,也没这个爱好,也不是这个性格!

  群员:如王峰总开场说的,自带三分傲气。

  朱啸虎:我当时就是出差看到路上的小黄车有感而发,发了个朋友圈,没想到Pony主动回了,我们就在朋友圈里就这个锁的技术问题做了一个探讨。

  王峰:轰动很大,你们原来讨论过吗?

  朱啸虎:完全没有,也没有必要。

  我们完全没有怼人,我们就是讲道理,就事论事在讨论一个问题,真理不辨不明嘛。

  我们和创业者聊天的时候,有时候确实会故意问一些挑战性的问题,来测试创业者的性格和反应能力。

  王峰:原来你有那么喜欢玩王者荣耀。这类游戏不同于MMOARPG,玩家可以任意选择一个喜欢的角色,不需要长时间的升级、收集、合成来培养自己角色的战力。而是上来一言不合就开黑,这是否与你的性格有关?你打游戏是自小的爱好吗?

  朱啸虎:从投资角度,游戏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赛道(当然很遗憾的错过了蓝港)。我们做早期投资的,什么新的东西都要去看一下,体验一下,学一下,你才知道这个产品好不好,为什么能火嘛。

  拿王者荣耀来说,它是五对五,它的口碑传播效应会非常强,在迅速积累用户上功不可没。其实还有非常多的细节啊,里面非常有讲究的,不玩肯定是体验不到的!

  我最近也在玩吃鸡,王者荣耀10个月做到2000万日活,吃鸡在4、50天就做到这个量级,你需要自己去玩,才会真正体验到它们成功背后的原因。

  王峰:一直看你朋友圈,打游戏厉害。

  群员:朱总可能是投资人里游戏打的最好的。

  王峰:你的父亲和家庭对你的成长产生了多大的影响?你是一个具有反叛精神还是相对保守的人?面对下一代人,你给他们什么人生建议?

  朱啸虎:家庭的培养,我最大的受益是教会我理性的思考。所以我在投资里面一直在关注,到底解决什么问题,这个问题是不是真实存在,给用户创造了什么价值,单位经济模型是否能跑通。

  面对下一代的建议,保持理性的思考,不要盲目追逐热点。

  王峰:你到底有没有投资过Deep Brain Chain(深脑链)项目?请说实话。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投过义语智能这家公司,没有参与过任何ICO,我本人、金沙江创投基金、我们金沙江的全体员工都没有参与过ICO,也从未持有DBC这个虚拟币。

  王峰:春节后你说集中看了一批区块链项目,实际上,一共看了多少?就没有姿色好的?

  朱啸虎:挺多的挺多的。现在市面上一半项目都是区块链啊,然后谈到商业模式,最后都羞涩地说,发币啊……

  我的态度非常明确,反对我们投资的公司发币。

  再次重复一遍,向没有专业投资经验的不合格投资人私募,在大部分的文明国家是违法行为。

(编辑:杨少康)

来源: 全天候科技 张超

财经互金新媒体
财经互金新媒体 专注网贷、区块链、第三方支付报道的互金系媒体。
推荐文章
上一篇:网络借贷撮合不应被“砍头息”妖魔化 下一篇:“独角兽”回归:政府管修路,企业家们怎么想?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