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空出尽,现金贷整顿的“术后”危与机

作者: 麻袋理财研究院总监路南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麻袋理财研究院认为,“现金贷”规范整顿对于正规平台来说是一件好事。然而,本次政策对现金贷的定义模糊处理,范围扩大,有点“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意思,包括蚂蚁借呗、小米小贷等利率不高的互联网公司产品也受到影响。

现金贷规范整顿政策终于落地,市场哀鸿遍野。还记得2016年8月24日,网贷(P2P)监管细则出台后市场的反应吗?

有点似曾相识。

现金贷爆发式发展其实与当时的网贷监管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网贷监管细则与“现金贷”发展有什么关系?

8.24网贷细则落地之前,市场上的互联网金融平台定位更多偏向于综合理财,业务涵盖消费金融、保理、票据、私募债、互联网资管、基金等。

8.24网贷细则出台以后,对自然人和法人在同一P2P平台借款的上限,分别设定了20万和100万元的限制。除了部分平台转型与金交所合作外,大量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始转型,将主要人力物力投入到消费金融领域,其中就包括现金贷。

今年上半年金交所整顿,使得针对企业融资的供应链金融、保理、票据等彻底萎缩,再加上部分平台在教育分期、医美分期、租房分期等领域不断踩雷,还有宜人贷、信而富等上市,种种因素促使互联网金融平台纷纷收缩其他业务转向现金贷业务。

一个行业一旦参与者变多,良莠不齐,问题就接踵而至,消费金融领域也不例外。高利率、多头借贷、暴力催收、侵犯用户隐私等问题陆续被媒体曝光,行业一乱,倒逼监管政策出台。

麻袋理财研究院认为,“现金贷”规范整顿对于正规平台来说是一件好事。然而,本次政策对现金贷的定义模糊处理,范围扩大,有点“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意思,包括蚂蚁借呗、小米小贷等利率不高的互联网公司产品也受到影响。

政策落地后,行业将会怎么发展?

1、短期产品减少,长期产品增加,客户借款成本可能提升

麻袋理财研究院认为政策落地后,各类费用纳入综合借款成本统一计算,36%的利率红线导致超短期现金贷平台收益无法覆盖运营成本,部分无风控能力的现金贷平台将被清理或主动退出。但是,综合费率下降,现金贷平台大概率会取消短期产品,通过延长借款期限、增加贷款额度来提高利息收入,这样借款客户的综合成本反而可能上升。

以贷款10000元为例,原来综合年费率48%,贷款一个月,利息400元。由于短期产品消失,现在只能借12期,利率24%的产品,虽然年化利率下降一半,但是利息总额反而涨到了2400元(到期还本付息类)。从客户角度来说,总体借款成本反而提升了。

为了降低坏账率,消费金融平台可能转向优质客户,大量信用一般或者较差的客户将无法从正规平台借到钱,但是需求总是存在的,结果就是转向地下高利贷。

此外,银监会要求:各类机构应当遵守“了解你的客户”原则,不得向无收入来源的借款人发放贷款。

这实际上是要求借款人向平台提供收入证明。

对于有稳定工作的工薪阶层不是问题。但是,对于没有收入的人群或者个体工商户怎么办?这群人曾是现金贷平台的重要客户。

类似于借呗、微粒贷、小米小贷等利用互联网大数据建立风控模型,并给客户提供贷款服务的平台,即使能判断用户有收入,但是也无法提供证明。

一份合格的收入证明会也许会让消金平台头痛,让借款客户成本大增。

因此,从借款期限和借款渠道等角度考虑,大量借款人,特别是资信一般的借款人,借款成本反而可能提高,只是问题转到地下被掩盖起来。

2、有场景的消费金融将全面爆发,但客户借款成本不一定下降

麻袋理财研究院认为:“由于人脸识别、语音识别、大数据等技术应用降低了运营成本,提高了互金公司的运营效率。现金贷平台仍有足够的机会转型到符合监管要求的领域,因此,有场景的消费金融可能全面爆发。”

但是,平台从供应商处收取佣金,如果提高商品价格转嫁给用户,可能变相提高了客户的借款成本。实际上这种策略上市公司趣店就采用过。

趣店招股书显示,现金贷产品,笔均920元人民币,平均期限2个月,笔均服务费50元人民币;购物分期产品,笔均1250元人民币,平均期限8个月,笔均服务费130元人民币,向供货商收取笔均佣金160元人民币。简单计算,现金贷产品月费率50/(920*2)=2.72%,购物分期费率2.9%,消费分期费用反而高于现金贷借款。

3、互联网小贷价值将大幅度下降,甚至一文不值

传统小贷因为杠杆问题,大量倒闭,或者成为僵尸公司。著名经济学家许小年惊呼:低杠杆率把小贷公司变成了“植物人”。

本次监管政策要求:“以信贷资产转让、资产证券化等名义融入的资金应与表内融资合并计算”,这意味着网络小贷表外融资途径全部关闭,最高杠杆不超过3倍。也就是说注册资本1亿元,最多可以从金融机构融资3亿。

因此,对于资本实力一般的网络小贷公司,一年可做业务大幅度收窄,基本上只能关门大吉了。如果监管部门不允许牌照转让且小贷监管政策不再放宽,那么网络小贷牌照基本上就真的一文不值了。

4、融资性担保牌照或受追捧

“现金贷”规范整顿政策要求:“助贷”业务应当回归本源,银行业金融机构不得接受无担保资质的第三方机构提供增信服务以及兜底承诺等变相增信服务,应要求并保证第三方合作机构不得向借款人收取息费。

这意味着非持牌助贷机构只能给传统金融机构提供技术服务、咨询服务等本源业务。

对于非持牌助贷机构来说,为了继续与银行等金融机构合作,获取担保资质或与融资性担保公司合作,成为可能的出路之一。

保险和担保牌照将是首选,但是保险牌照门槛太高,因此短期内,助贷机构与担保公司或者保险公司合作可能成为一种趋势,长期看,融资性担保牌照成为香饽饽。

2017年8月国务院颁布的《融资担保公司监督管理条例》规定区域性经营的融资担保公司注册资本仅需要2000万,低门槛可能吸引大量平台申请,但存在区域限制。

对于助贷从业机构来说,全国经营的融资担保公司也许是个不错选择。因为注册资本需要10亿元,高门槛可以与部分企业划清界限。此外,与持牌消金公司一样,融资性担保公司十倍杠杆,已经比网络小贷牌照好很多了。

5、银行在消费金融领域依然不温不火

商业银行的基因和资源决定了他们只会盯着个人优质客户和大企业客户,其中个人融资业务主要是房贷、车贷和信用卡分期,企业客户主要是政府融资项目、大企业信用贷、抵押贷等,特别是政府融资项目,一单下来就是几千万上亿,而且有政府兜底。

而消费金融业务就不一样了。据麻袋理财研究院统计,包括蚂蚁金服、微粒贷在内众多消费金融平台,很少有在贷余额超过1000亿的,少量优质平台在贷余额也不过100-200亿,极少数超过500亿,大量现金贷平台在贷余额根本不超过100亿。相比之下,截至2016年12月,商业银行个人中长期贷款(主要是房贷)余额高达23.44万亿。

大部分银行的业务本质决定了,其在消费金融领域难有建树。对于银行来说,当助贷业务受限后,针对次级或长尾人群的消费金融吸引力,可能进一步下降。

6、线下业务价值重现

对于部分消金平台来说,线上数据积累有限,无法通过风控手段将长期借款坏账率降低到合理范围。此外,本次监管政策要求暂停发放无特定场景依托、无指定用途的网络小额贷款。

为了生存,现金贷平台可能重新重视线下业务。类似于宜人贷、信而富等,在现金贷火爆时将主要精力放在线上的平台,后期可能会重新重视线下业务。

监管政策有利有弊,总体向好

P2P监管细则出台之后,e租宝类事件大幅度减少,优秀平台开始崭露头角,涌现出一批上市公司,理财资金开始向头部平台集中。

本次监管政策出台后,消费金融平台会更加小心谨慎经营。暴力催收、高利率、侵犯用户隐私、多头借贷等问题将有所缓和,行业毒瘤在一定程度上会被清理,负面影响新闻也将大幅度减少。

利空出尽,对于持牌消费金融公司和部分以科技驱动的第三方消费金融服务机构,反而是利好。

大浪淘金,优胜劣汰,“现金贷”经历监管阵痛后,消费金融也将迎来涅槃重生。

本文由麻袋理财研究院授权金评媒发表,转载请联系:麻袋理财研究院

(编辑:杨少康)

麻袋理财研究院总监路南
用极客的双眸,看穿互金的世界
推荐文章
上一篇:左手搜索,右手信息流,百度构建的内容帝国会成功吗? 下一篇:银监会点名现金贷存“多头借贷”问题,信联能否解决?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