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地整顿现金贷,全面监管箭在弦上

作者: 时代财经   

金评媒(http://www.jpm.cn)编者按:立法先行,对现金贷各项标准作出明确的厘清是有效监管的前提。

文/时代财经 唐汪凯

趣店(QD)所引发的现金贷话题还在持续发酵。近日,深圳、重庆等地相继传出对现金贷平台进行检查与整顿,现金贷暴利问题再一次成为关注焦点。

暴利是现金贷陷入舆论危机的导火索。不少涉足现金贷业务的上市公司三季报所披露的相关数据,也让大众对现金贷行业的暴利有了更直观的感受,不过,高利率支撑下的暴利能否持续仍待观察。

据时代财经了解,政策收紧是现金贷即将面临的最大风险,利率畸高、暴力催收、虚假宣传等问题或成下一阶段监管全面整治的重点。在监管方式上,业内人士认为,现金贷的创新属性需要创新的监管模式适配,更需立法先行,为政策提供依据。

盈利“神话”

现金贷的利润究竟有多高?根据趣店披露的招股说明书2014年2015年营业收入分别为0.24亿元、2.35亿元,分别亏损0.41亿元2.33亿元。2016年趣店营收达到了14.42亿元,净利扭亏为盈至5.76 亿元。今年上半年趣店净利攀高至9.73亿元,已超过去年全年水平,强大的盈利能力令人侧目。

今年4月份登陆纽交所的互金平台信而富(XEF)也实现了高速增长。财报显示,今年第三季度,信而富交易与服务费毛收入总额达4310万美元,同比增长125%,环比增长76%。其中现金消费类借款毛收入2980万美元,同比增长12倍。

A股上市公司二三四五(002195.SZ)的现金贷业务增速同样惊人。二三四五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前三季度该公司取得营业收入19.65亿元,净利润7.12亿元,分别较同期增长57.02%和94.38%。对于业绩标的双增长,二三四五披露称,“主要系报告期内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快速增长所致”。

“2345贷款王”APP是二三四五互联网消费金融业务的核心产品面向个人用户提供500-5000元小额现金贷款。二三四五在2017年三季报中预计,2017年全年的净利润将达到9.5亿元-11.4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二三四五业绩亮眼,却在近期遭到股东连续减持。11月1日,二三四五第二大股东信佳科技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3285.44万股,至此公司控制权关系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此外,11月10日,二三四五公告称,公司股东孙毅计划在6个月内合计减持二三四五股份不超过82551123股。

监管趋严

然而,盈利惊人增长的背后,是利率畸高、暴力催收与虚假宣传等顽疾,这也成为舆论质疑的焦点。

目前现金贷主要是以高利率覆盖较高的坏账和成本,这种模式并不能长期持续,特别是在监管逐渐介入的情况下。网贷之家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长期来看现金贷平台应该充分利用互联网技术,实现有效的风控合理的利率,实现合理利润。

网贷天眼副总裁潘瑾健则对时代财经表示,如果在现行的监管政策下,利率不超过红线,企业保持良好的运营实现盈利,不能说不合理。“但我们也看到有很多公司名义上利率没有超过36%的红线,实际利率却远超这个数字有的平台设置畸高的逾期罚息暴力催收也完全杜绝只有坚持合规经营坚持商业利益与社会责任平衡的企业才能在大浪淘沙中存续下来。

来自监管层面的关注也持续加紧。近日,上海、深圳、重庆等地相继传出对现金贷平台进行检查、整顿。而多位业内人士向时代财经指出,现金贷的监管其实早在今年上半年就已开始。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在接受时代财经采访时表示,对现金贷的整顿一直在进行中,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方面此前也曾发过相关文件,对会员单位进行过摸查,并要求整改。

据于百程介绍,今年4月份,监管方面就已下发过对现金贷进行清理整顿的通知,相信不久后,更加严格具体的整治措施将出台。

创新监管,立法先行

对于即将到来的全面整治行动,现金贷的哪些毒瘤将被一一肃清?

潘瑾健认为,高利率首当其冲。利率畸高,损害了借款人的利益,甚至使部分人陷入财务困境,债台高筑。其次,暴力催收应被禁止。现金贷平台通常会与第三方催收团队合作,当出现坏账逾期时,第三方催收团队就出手了,而且手段层出不穷,甚至导致了“跳楼”等极端社会事件。

“当然,多头借贷的风险也不容忽视。有数据显示,现金贷多头借贷的比例恐怕已超过50%。当多头借贷风险集中爆发时,将有可能引发信贷危机。此外,监管也会关注现金贷平台的资金来源问题,防范非法资金造成的资金杠杆及高利息风险”潘瑾健说。

目前,以广州、重庆等地的情况来看,现金贷的监管还处在前期的摸排整顿阶段,中央层面也尚未制定统一的监管要求。现金贷监管方式引发较多探讨。

于百程表示,现金贷业务首先没有明确的业务定义,是一种新业务。其次涉及的业务主体也比较多元,公司很多,包括传统的持牌机构如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网络小贷,还包括各类互联网机构,难以用一套固定的标准监管。再次,现金贷业务监管的主体不明确。还有现金贷业务发生在互联网上,规模变化快,对监管的工具要求高。这是现金贷监管的难点。

对于一种创新的业务,建议探索采用沙盒式监管,聚焦核心风险,将风险控制在可控范围内,同时也支持创新。并且,充分利用互联网工具来提升现金贷的监管效率。”于百程称。

方颂则认为,我国目前还没有统一的关于现金贷利率、虚假宣传、暴力催收标准的认定,这导致了在监管过程中缺乏法律法规等依据。立法先行,对现金贷各项标准作出明确的厘清是有效监管的前提。

(编辑:杨少康)

时代财经
时代财经从企业新闻出发,及时客观的报道企业的资本动态,人事变局以及模式解读,为企业人提供有价值的参考资讯。
推荐文章
上一篇:现金贷“利滚利”超过高利贷,如何避免“人死债消”的困境? 下一篇:每位老人的性命价钱不等,养老金啥时候实现全国统筹?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