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O被否企业高管回忆“6进1”:发审委员提问认真,了解沟通太仓促

来源: 第一财经APP 杜卿卿 王娟娟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受访人士多认为,“6进1”的结果让拟IPO的企业都风声鹤唳,很多企业的IPO材料恐怕都得“修修补补”,正在推进IPO进程的积极性会或多或少会受到打击。

“走出证监会大楼的时候,我还是笑呵呵的。”杨华(化名)是一家IPO上会被否企业的高管,他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上市不是公司发展的唯一目的,但是以后还是想继续上市的,毕竟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准备。

回想起11月7日上发审会答辩的过程,他反复地说:“我们理解证监会,改革总是需要一个过程,也相信以后程序会越来越顺。”

“委员忙不过来,时间太仓促了,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时间看材料。以后,希望能够争取证监会来我们这里现场检查,对我们能够有更多了解。”他说着提高了声音,仿佛自己给自己打气似的说道“人,还是要乐观”。

艰难10分钟

11月3日,证监会在官网公布了4天之后两场发审会的安排。其中,第十七届发审委2017年第35次工作会议将审核成都尼毕鲁科技、云南神农农业、山东玻纤集团;第36次工作会议将审核苏州春秋电子、国金黄金股份、上海锦和商业。

杨华看到公司即将在7日上会,跟中介机构再次就上会“答辩”进行沟通。根据证监会公布的委员名单,他看到7位委员构成丰富,看上去也非常专业,这让他比较放心。

但是真正上会审核的时候,他意识到委员的问题超出了预期。“新委员都非常认真提问,但是有的问题我们已经在材料里写了,感觉还是时间太短,互相没有充分沟通。”杨华说,根据规定,现在拟IPO的企业事先不能私下见到审核委员,没有更多机会交流。

“前期预审的时候,感觉预审员都是时间比较久,比较有经验的人员。问问题逻辑非常清晰,能够抓住重点,认真负责,花了大量的时间来看材料。”他说,发审委委员工作量太大,看一家企业的材料时间也比较紧张,感觉还是有些仓促的。

审核“答辩”结束后,杨华和中介一起到外面等候结果。“出来的时候,我其实信心满满的。感觉我们的回答,委员都听懂了,问题不大。”他回忆起当时的情境,10分钟后,一位工作人员出来说,某某公司“未通过”。

“我们一开始没有听懂,说什么?工作人员又重复了一下说‘未通过’。我们第一反应是,啊?不敢相信。”杨华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为了确认结果,他们再一次跟工作人员询问,对方回答说,就是“未通过”。

结果出来后,杨华和同事、中介机构代表一起离开。“出来的时候,我还是笑呵呵的。毕竟企业还是要经营的,上市也不是我们唯一的目的。但是心里面不是滋味。”杨华低声说,如果发审委员里面,有一些行业性的委员,是不是更能够理解公司的商业模式?

作为实体企业的经营者,他不会太多关注发行制度改革的来龙去脉。但是,希望发审会上有行业性委员,以便让自己的企业更加被理解,是他非常朴素的一个希望。

7日夜24点整,证监会官网公布了两场发审会的结果,“6进1”,仅春秋电子一家过会。

“改革总是会遇到问题,新委员需要熟悉的过程,这个我非常理解。也相信证监会,相信未来会变好。我们以后也还希望能够上市。”杨华说,但是他希望监管部门对中介机构还是要给予更多信任。

“监管部门可以怀疑企业,甚至否定企业,但是我认为对保荐人、会计师、律师这些专业人士,还是要给予更多信任。”杨华说,一个企业,这么多人花三四年时间来准备上市,还有许多投行、律师等耗费这么多精力,“这种情感应该被尊重”。

2016年底,证监会为加强对IPO的监管力度,曾经专门组织对拟IPO企业的现场检查。这本是为了强化监管、打击造假、减少“带病上市”的举措,但是在杨华看来,目前却是让企业获得监管层更多了解的最好途径。

“总之,还是要乐观,笑对人生嘛。”他表示,希望能够争取到监管部门到自己的企业去现场检查,加深了解。

排队企业紧张 想“压”IPO进度

“昨天之后,大家都挺紧张的,摸不清动向。”李梅(化名)在上海一家财经公关公司工作,她所跟踪的一家拟IPO企业于“立冬”日上会被否,第二天上午她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最近准备要上(会)的几家企业都比较紧张,有在排队的客户甚至有意想把IPO的进程“压一压”。

“已经到上会眼前的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后面远着的可能在酝酿(压进程),目前还没跟我们通气。”另一家财经公关公司的人士在8日上午告诉记者,他们公司就有一家拟IPO客户下午要面对发审委的审核,发审委审核趋严之后,对于(8日)晚上的结果“谁都不好说了”。

11月7日举行的两场发审会中,6家上会企业里,仅春秋电子1家过会。尼毕鲁、神农农业、玻纤集团、国金黄金、锦和商业均被否。其中,前三家净利润均过亿。

“为了IPO的事情总经理和董秘都去了北京,目前都还没赶回来。”神农农业董秘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对于公司没能过会的原因并不清楚,而高层因为此事还未回到云南。11月7日当天神农农业IPO被否,发审委提出了四大问题,包括财务现金交易真实性、原材料采购、毛利率等,等待回答。

和神农农业类似的是,其余企业多对11月7日当天的情况不愿多讲,或挂断电话,或以“在开会”为由拒绝。

“尼毕鲁算是我们这儿(成都)的龙头企业了,海外市场做得比较好。”熟悉尼毕鲁的人士对记者表示,对于尼比鲁被否表示意外,该公司是国内不多的注意力放在境外市场的手游企业,在当地名气不小。

另一接近尼比鲁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表示:“IPO被否,不是什么好事,公司也不愿意多讲。”公开信息显示,发审委向尼比鲁抛出的五类问题包括业务运营资格、未来持续经营能力、海外收入真实性等。

“我知道的并没有什么特殊的事儿发生,目前看就是监管严格了,各种细节都在抠,以前以为利润是重点,现在看也不尽然。”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如是称,该人士所在企业11月7日当天上会。

在该人士看来,创业板发审委与主板发审委合并以来,“大发审委”的审核“口味”发生了和以前不一样的变化,11月7日当天可以说“相当惨烈”,而这个惨烈在公司上会之前就有一定心理准备,毕竟之前也有利润过亿的企业被否。

受访人士多认为,“6进1”的结果让拟IPO的企业都风声鹤唳,很多企业的IPO材料恐怕都得“修修补补”,正在推进IPO进程的积极性会或多或少会受到打击。

(编辑:郑惠敏)

来源: 第一财经APP 杜卿卿 王娟娟

墨尘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保监会公布保险行业新闻发言人名单 下一篇:负债与资产两头难 券商资管借“多策略”突围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