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在探索中前行

来源: 金融时报 宋珏遐   

金评媒(https://www.jpm.cn) 编者按: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实践令全球瞩目,但由于我国农村地域差异大、征信信息不完备等原因导致数字普惠在农村地区的实践处于探索过程中,仍需要通过技术和模式的创新去弥补农村数字普惠实践的短板。

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整体数字鸿沟在迅速缩窄、数字普惠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化技术并不落后,再加之大数据风控、农业产业链的生态金融模式等创新手段的助力,数据积累等瓶颈问题将得以解决,各方市场主体的互补与融合将迎来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蓬勃发展。

近十年来,互联网技术蓬勃发展,深刻影响到金融的发展,“普惠金融”和“数字”叠加,是普惠金融如何与时代特征结合的问题,其核心内涵是如何利用互联网技术来提高普惠金融水平。我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实践令全球瞩目,但由于我国农村地域差异大、征信信息不完备等原因导致数字普惠在农村地区的实践处于探索过程中,仍需要通过技术和模式的创新去弥补农村数字普惠实践的短板。

在近日召开的2017年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发布了2017年度《中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报告》调研结果显示,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仍处于起步阶段,但整体数字鸿沟在迅速缩窄、数字普惠基础设施建设和数字化技术并不落后,再加之大数据风控、农业产业链的生态金融模式等创新手段的助力,数据积累等瓶颈问题将得以解决,各方市场主体的互补与融合将迎来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蓬勃发展。

农村数字普惠基础条件趋向有利

随着“三农”的发展和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推进,多样的农村市场主体和生产经营模式给金融产品和服务的需求提出了更为多元化的要求,但传统的农村金融却没有跟上农业改革的步伐,农村商业化信用体系亟待完善、贷款模式单一等现状使得农村金融体系仍存在供求失衡的问题,对农业的生产经营造成极大影响。

数字普惠金融不失为走出这一现状的选择。“数字普惠金融”包含了两层含义:第一层含义是“普惠金融”,即重点目标是帮助金融弱势群体获得融资,摆脱贫困;第二层含义是“数字”,一种实现普惠金融的手段。数字普惠金融在便捷地提供非标准化的金融服务的同时,也在以各种渠道搜集服务对象的征信信息,以完成更为精准的金融服务,成本也相对低。但数字普惠金融有其必备条件,一是便利的电力通讯基础设施以保证数据信息传输,二是用户有更高的受教育水平以灵活实用工具接受各类金融服务,否则就会阻碍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报告》中的调研数据表明,我国农村确实存在受教育程度越低、年龄越大以及女性使用数字终端设备程度越低的“数字鸿沟”。但从整体趋势看,“数字鸿沟”对于普惠金融必要条件的影响程度是降低的,同时农民工群体,特别是新生代农民“打工半径”的缩小,其消费习惯的变化对留守人群的影响增强。这些因素都使得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基础条件向着更加有力的方面发展,所谓数字普惠的“鸿沟”迅速缩小,数字普惠的必要条件正逐步得以满足。

技术创新渗透金融、生产经营领域

需要创新的不只是技术,还包括技术运用于金融和生产经营的方式。市场中的各方主体在近几年进行了积极的创新探索,希望能走出一条可持续的农村普惠金融之路。

首先,传统金融机构全力推进农村普惠金融,利用自身在网络、资金等方面的优势,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技术创新农村普惠金融模式。例如《报告》中列举的农业银行和邮储银行的实践成果,他们积极推进服务“三农”和互联网金融的深度融合,提升覆盖面和便捷性,整合多平台资源,实现多领域合作新模式。

涉农网络借贷平台受到农村金融服务覆盖、征信信息等因素限制,以”线上+线下”结合的模式,进行信用评估和风险防控方面的创新。

而综合互联网机构的模式创新则更为突出。蚂蚁金服探索出覆盖各个农村用户和场景的农村信贷“三大模式”,其中的供应链产融模式实现了覆盖全产业链端到端的金融服务解决方案;同时,蚂蚁金服也构建了保险支付等一整套农村普惠金融生态体系,为农户提供全面的服务与支持。而京东金融则以全产业链农村金融为特色,扎根京东农村电商的3F战略上,涵盖农产品(000061,股吧)的生产到销售,回笼资金再用于购买工业品、农资等物品。

这些成功的实践表明,不是只有互联网金融公司才能提供数字普惠金融服务,市场中的各服务主体应利用自身优势,结合供应链、资金链资源,创新数字普惠模式,以高效率满足普惠金融需求。

各方主体细分市场、互补融合

数字普惠金融不是单一主体能够满足的,需要多主体的合作。这也是《报告》对于未来农村普惠金融提供模式作出的判断。

在分析了传统农村普惠金融和农村数字普惠金融的差异和优劣后,《报告》得出结论,不同金融服务机构根据其经营宗旨、目标定位以及技术特征,服务的目标人群也存在差异,这也是中国普惠金融研究院主任、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李焰在报告发布时强调的观点。数字普惠金融主体的服务对象主要是个体经营者和微型企业,而处于贫困县以下的农民和低收入群体主要依靠NGO组织和政府提供服务,中小企业群体因贷款额度偏大,也不是数字普惠金融的核心关注群体。

但是,借助数字化技术发展,商业性金融机构在逐步向低收入客户群体进一步下沉,传统与数字普惠金融也会形成一定程度的合作,数字金融组织以其技术优势补充传统金融机构技术不足的短板,而传统金融机构以其与非触网客户的关系优势补充数字金融机构的不足。

在我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供给方面,各方市场主体的携手合作是大势所趋。在各方市场主体的全力推进下,中国农村数字普惠金融必将产生更多有价值的创新模式与产品,为我国乃至国际数字普惠金融发展提供丰富的实践经验。

(编辑:田跃清)

来源: 金融时报 宋珏遐

晴天
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藕断丝连 银行难抑涉房贷款冲动 下一篇:审核趋严 9月首发暂缓表决数创新高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