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通移动支付的三国乱局

来源: 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交通领域移动支付的混战仍然会持续较长时间,这是一次支付载体的革命。未来卡、二维码、NFC支付在交通领域的应用将长期并存,作为政府色彩较为浓重,较为封闭的领域,交通更为注重便民性质,多种支付方式的支持是必然的发展结果。

最近交通领域的移动支付应用可谓是群雄逐鹿的场面,公交地铁公司、交通一卡通公司、微信、支付宝、银联争相抢夺地盘,这像极了三国时期的混乱局面。

支付宝的“宛城之败”与怀柔策略

支付宝当属曹魏,作为移动支付最强的势力,支付宝对交通领域的探索也挺早,各位还记得“未来公交”吗?

在2014年,支付宝联手当时推动全国城市一卡通互联互通的住房和城乡建设部IC卡应用服务中心发布“未来公交”计划,通过OPPO的NFC手机实现通卡空发。这像极了曹魏的“挟天子以令诸侯”的做法,希望借助国字号住建部的支持,获得对绝大多数城市一卡通的支持。

然而支付宝兵败“宛城”。三国时期,“宛城之战”是曹操最为惨烈的一次兵败,宛城候张绣先是投降曹操,后因曹操侵犯其利益突然反叛,兵败是其次,接班人长子曹昂、侄子曹安民、大将典韦在反叛中牺牲。

20171009110518.jpg

而支付宝的“宛城”是台州,由于支付宝采取空中发卡模式,只要支持一个城市的交通一卡通,那么其他互联互通的城市可以同时支持。支付宝支持了台州的空中发卡,就意味着支持住建部旗下所有互联互通城市的发卡,这就侵犯了其他城市的发卡利益。最后支付宝的NFC“未来公交”计划不了了之,取而代之的是现在推行的二维码。从取得合作,到众城“反叛”,支付宝也经历了“宛城之败”。

现在的支付宝吸取了“未来公交”NFC项目的失败经验,摒弃了NFC支付,开始采取“怀柔”政策,乘车码与各个城市的交通一卡通公司合作,不侵犯其原来的资金和数据利益。当年,赤壁之战前夕,曹操招降荆州,也是不碰当地集团的利益。

腾讯的“江东之患”

微信支付应该是东吴了,虎踞南方,凭借微信红包“赤壁之战”一般的胜利,拥有了虎视天下的实力。

然而在交通领域,微信支付也不太顺利,以大本营深圳来说,前段时间深圳通与腾讯签署合作,众人皆以为微信支付已经拿下深圳通时,深圳通连忙发出声明,“这里面有误会”。什么误会呢?腾讯乘车码是腾讯运营,而与深圳通合作,是深圳通旗下交通应用鹏淘运营,微信只是给鹏淘提供了一个小程序快速调取的权限,实际深圳并未像其他城市一样,拥有乘车码的深度合作模式。

东吴孙氏的江山也没那么稳固,江东四姓大族陆、张、顾、朱与孙氏集团有着合作与竞争的微妙关系,处理好了可成“赤壁之胜”,处理不好,就是内乱亡国,这也像极了微信支付的交通支付合作城市。

20171009110538.jpg

除了深圳通的撇清关系,前不久,乐清也下线了腾讯的付款码,虽然这是因为技术原因,联机的付款码无法达到公交支付所需的体验,具有脱机性质的乘车码仍然在乐清用。但这也表明了腾讯在推动交通支付时模糊的策略,为什么要同时上付款码和乘车码?

东吴的发展在于如何处理好与当地士族的关系,而微信支付的交通支付拓展,也是要处理好与城市的关系,无论是技术上还是整体策略上。

银联的“入川”与“张松献图”

国字号银联像是皇叔刘备,在移动支付领域,根正苗红的银联也较为弱势,各种Pay并没有在大众消费领域给银联带来可观的市场份额。

在交通领域,银联推行的云闪付NFC支付产品由于拥有技术优势,在体验上收揽了大量的人心,最近广州地铁上线Apple Pay支持获得较好的反响。

但是与支付宝和微信的做法不同,银联直接颠覆了城市交通一卡通公司的存在。巧妙的是,银联跳过一卡通公司,直接与每个城市的交通运营公司合作,如地铁公司、公交公司,相比一卡通公司的支付手续费,银联可以在费率上给予交通运营者优惠。从交通支付的发展历史来说,一卡通公司与交通运营公司往往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比如一个城市的一卡通公司,可能是公交公司、地铁公司、船舶公司等各种交通工具运营者合资成立。银联的模式,则是考验一个城市交通支付方式的“君臣关系”是否良好,总有一些城市的交通运营者抵不住诱惑“反叛”一卡通公司。

20171009110555.jpg

银联移动支付失势,想借助交通强粘度场景反攻消费领域,面对二维码的强大攻势,交通可能是NFC的最后机会。入主交通,就如刘皇叔入川,现在就差交通运营公司的“张松献图”了。

地方“刘氏”势力的突围

除了支付宝、银联、微信,魏蜀吴三家的觊觎。占山为王的“刘璋、刘表们”也不会将本来属于自己的蛋糕拱手相让。

以盘踞川蜀之地的重庆为例,市政府就推出了“重庆钱包”本地化应用,类似市民卡的APP化,将医疗卫生、社会保障、公共事业缴费、旅游、高速公路收费、交通违法罚款缴纳等功能集于一体。当然,还包括二维码乘车。

再如贵州,在首府贵阳市,贵阳公交集团期望打造一款通行整省的贵州通APP,目前也已经在贵阳测试属于自己的二维码乘车方式,并且希望在年内在全省各地区上线。

20171009110611.jpg

这些“汉家刘氏”拥有强大的本地资源,希望通过发布属于自己的交通APP,来守住原本就属于自己的蛋糕,虽然巨头们也会进入这些地区,但也不至于全盘沦陷。

三分归“汉”还是“晋”?

除了巨头和地方势力的暗自角力,在“朝堂之上”也有异动。出于历史原因,早年城市的交通建设由住建部规划,各个城市交通体系建立之后,住建部开始谋划着全国的交通一卡通如何互联互通。截止2016年12月,住建部IC卡中心已经完成77个城市的互联互通。

天下本是“汉”的,但是近年部委改制。原来由住建部分管的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工作,划归到交通部,而且交通部的互联互通工作气势更猛,到2017年7月,全国已经有156个城市支持交通部互联互通标准。此外,同月,交通部发布了《交通一卡通二维码支付技术规范》,希望统一交通领域的二维码支付标准,三分似乎要归“晋”,群雄割据最后都要“归顺朝廷”。

20171009110629.jpg

而到2017年9月,住建部也发布了《城市智慧卡二维码应用技术要求》,规范智慧城市二维码标准。智慧城市的概念不可谓不大,腾讯近期与重庆、苏州、温州、银川等地的合作,就是联手打造“移动支付智慧城市”,智慧城市本来就包括交通。再加上之前互联互通的77个城市交通一卡通公司,也希望拓展除交通以外的其他支付场景,未来也很难说住建部与交通部能够泾渭分明。

总的来说,交通领域移动支付的混战仍然会持续较长时间,这是一次支付载体的革命。未来卡、二维码、NFC支付在交通领域的应用将长期并存,作为政府色彩较为浓重,较为封闭的领域,交通更为注重便民性质,多种支付方式的支持是必然的发展结果。但无论如何发展,互联互通将是大趋势。

(编辑:杨少康)

来源: 移动支付网 作者:慕楚

阿加莎
金评媒小编。
推荐文章
上一篇:雅虎要变身金融科技公司了吗? 下一篇:黄金周境外狂刷支付宝微信预示什么?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