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中国应把握“窗口机遇”加速开放资本帐

来源: 财新网 尉奕阳   

金评媒(https://www.jpm.cn)编者按:沈建光表示,中国在2014年前仍鼓励资金走出去,因此现阶段首先可以回到2014年水平,从当时的宽出严进,到现在的宽进严出,最终进一步转变为宽进宽出。

央行近期出台了一系列放宽汇率管制的政策,市场对于人民币贬值的预期也开始降温。瑞穗证劵亚洲公司董事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沈建光9月13日表示,中国现阶段应该把握“窗口机遇”,加速推进资本帐的开放,并指出由于市场局势的变化,令央行此前“保卫汇率”的态度出现转变,未来有可能逐步放松资本管制。

沈建光在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示,由于固定汇率制的存在,导致人民币在美元不断升值的情况下一下子面临较大贬值压力,人民币成为全球汇率做空的主要对象,再加上中国经济也存在下行压力,令市场对增长缺乏信心,导致资金外流。在这样的背景下,去年底实为人民币最容易产生危机的时候,而央行的一系列调控措施更像是“危机管理”,做出大幅贬值的调整也是正确的选择。

去年上半年,在岸人民币汇率曾一度从6.5948升值近2%至 6.4636,但从4月后进入持续贬值阶段,至去年底时最低曾见6.9649水平,一度令市场担忧人民币汇率会重新跌破“7水平”。不过进入2017年后,人民币贬值预期开始降温,在岸汇价重新上行。

截至发稿,在岸人民币汇率报6.5336,较去年末低点升值6.19%。

沈建光表示,今年中国GDP增长有望达到6.8%,远超政府年初制定的目标,加上美元仍处于弱势,市场不再有人担心政府有意图令货币贬值。他指出,中国汇率政策的最终目的是实现人民币的国际化,在市场预期从大幅贬值转为大幅升值的情况下,应该将人民币转为由市场决定的自由浮动机制,实现原本的目的。

央行近日取消了境外机构在境内清算行存放的存款准备金,并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调整为零。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表示,前两年出台的宏观审慎管理措施,是基于人民币汇率出现波动、资本流动呈现一定顺周期性的背景,考虑到当前市场环境已发生较大变化,政策有必要进行调整。

沈建光表示,由于人民币现在面临升值压力,因此最好回归到自由浮动的汇率机制,并抓住现在的“窗口机遇”,允许资金外流,让市场平衡汇率的方向。“自由浮动的时候你必须要把资本项放开,因为你如果单边控制,那浮动汇率也得不到正确的市场汇率。”

沈建光认为,到今年末人民币中值处于6.5将是一个较为合理的水平。

沈建光认为,国家不会一下子大幅放开资本管制,短期内会慢慢一步步进行,例如通过窗口指导放宽对居民换汇、企业购汇的限制。“不需要出政策,只要在换汇的时候对尺度拿捏就可以了。”他认为中国在2014年前仍是鼓励资金走出去,因此现阶段首先可以回到2014年的水平,从当时的宽出严进,到现在的宽进严出,最终进一步转变为宽进宽出。“个人换汇没有必要去卡,这也是央行想令人民币国际化的初衷,用合法收入在海外旅游、读书、进行海外资产配置很正常。”

对于今年8月时国家发改委、商务部、央行及外交部联合出台《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的指导意见》,对中国企业海外投资标的做出指导、限制甚至禁止等规定,沈建光认为,时局变化太快,从汇率角度看,现在这类政策似乎已经“没有必要”,因为美元持续走弱,海外大幅转移资产的欲望和可能性也会同时下降。

不过他也认为,许多境内企业其实是用国内的银行贷款到海外投资,从而增加了国内金融体系的风险,从这一角度来看,上述政策仍有意义。

尽管对于人民币的前景较为乐观,但沈建光也承认,中国经济在“新周期”下会同时存在升值与贬值的双边压力,明年将有可能是去杠杆的“元年”,并会对中国经济产生下行压力。“去杠杆还任重道远,债务现在不断地在积累,……真正开始去杠杆会在明年。”

沈建光表示,“十九大”后国家会对清理房地产与地方政府债务泡沫开始真正发力,例如出台房产税、大规模提供租赁房及调整土地供应等,形成改变房地产结构等长效机制,同时财政部也有可能开始严格清理地方债务,但会掌握经济大幅起落造成的影响。

沈建光预计,2018年中国GDP增长为6.3%,尽管增速放缓不少,但对整体经济影响不大。

“中国经济有出口和消费的支撑,投资下来一点,问题不太大,但可以减少泡沫,降低机构金融风险。”

(编辑:杨少康)

来源: 财新网 尉奕阳

郑惠敏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创业板IPO遭遇史上最严发审审核 7家上会仅3家通过 下一篇:一天4家企业IPO申请被否 年内已达52家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