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丰银行股权再陷谜局 股东座次将变阵

来源: 北京商报   

围绕在恒丰银行股权上的话题热度持续不退。2月13日,有消息称,恒丰银行第二大股东正在出售所持股权,山东省启动了对恒丰银行的重组。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前,恒丰银行并未对此做出回应。不过,一位知情人士证实了这一消息。

股东座次将变阵

在历经了高层人事“地震”后,恒丰银行的股东座次或许也将变阵。据2月13日的消息称,恒丰银行第二大股东——持股八年的外资银行新加坡大华银行,已于2016年11月末起急售恒丰银行股权,买家在2016年12月下旬进入最终竞标阶段。

除了第二大股东传出撤资,恒丰银行的第一大股东可能也将易主。该消息称,山东省有计划通过鲁信集团购入恒丰银行约20%股权,成为第一大股东。此事在银监部门、山东省政府、烟台市政府、恒丰银行董事会等多层面协调中,目前已取得了第一步的进展。

据恒丰银行2015年年报显示,该行总股本为118.95亿股,前十大股东分别为烟台市国资委旗下蓝天投资(持股19.4%)、大华银行(持股12.4%)、江苏汇金(持股11.01%)、上海鲁润(持股8.42%)、上海佐基(持股7.63%)、厦门福信银泰(持股5.4%)、上海国正(持股2.59%)、上海国之杰(持股2.54%)、成都门里(持股2.48%)和北京中伍恒利(持股2.47%)。

北京商报记者向恒丰银行求证股东变更的传闻,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回应。银监会山东银监分局提供的一个相关部门电话,也始终未有人接听。

不断升级的“内讧”

事实上,恒丰银行股东“洗牌”的消息,来的也不算意外。近两年来,恒丰银行风波不断,多位高管的离职都颇具戏剧性,业内对该行“内讧”的猜疑持续加深。

2015年1月15日,在恒丰银行任职十年的原董事长姜喜运被开除党籍,涉嫌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2015年4月退休的恒丰银行前行长栾永泰在2016年9月接受媒体采访时宣称,姜喜运运作恒丰银行股权,获利四五十亿元,但在离任移交的时候,公司财产和股权都留在了恒丰银行。

栾永泰抖出的消息还不止这一点。他还证实了2016年5月市场传出的“恒丰银行高管私分公款”的传闻,承认自己当时收到了大约2100多万元。随后,栾永泰又实名举报恒丰银行现任董事长蔡国华侵吞公款3800万元。当时恒丰银行否认了栾永泰的说法,并在官网发布了律师声明强势回应。

丑闻依然接踵而至。有消息称,面对栾永泰的举报,恒丰银行总行党委召开扩大会议。一份流出的会议文件言辞激烈,直指“栾永泰及利益团伙的目的就是想将恒丰银行据为己有,成为私有财产。”“要让员工充分认识到自己的权益受到了侵害,要让全行1.1万名员工发声发力,主动检举和揭发他们的违法犯罪行为。”

这些员工,在2016年5月刚刚被宣布暂缓员工股权激励计划。一位接近恒丰银行的人士证实,恒丰银行高层之间的矛盾确实存在,当时员工也被要求通过一些方式来“发声发力”揭发栾永泰的行为。

这则“全员声讨”还不是最具戏剧性的事件。2016年12月9日,恒丰银行原行长林治洪被曝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直接公告解除职务。更罕见的是,有消息称,他在被一纸公告解除职务的时候,正被围困在办公室内10多个小时,失去人身自由。还有传闻称,林治洪解除职务与他的“民生系”身份有关,林治洪到任恒丰银行行长后一直被架空,其带去的多名骨干成员也“感到不适应”。

对于此前的多则传闻,北京商报记者曾在今年春节前向恒丰银行求证过,当时该行也未对传闻的细节予以过多解释,只表示“可参照我行官网已发布的消息”。而在该行官网上,关于高管间的一系列风波,只有去年12月9日解聘林治洪的公告声明。

重组或利好恒丰发展

风口浪尖上的这几位恒丰银行高管,他们之间关系的复杂程度还不止于此。公开资料显示,林治洪是2015年8月才被聘任为恒丰银行行长,在任时间仅为一年4个月,他的前一任就是栾永泰。栾永泰在任时间也很短,2014年2月才从第一副行长升任,2015年4月就辞去行长职务。值得一提的是,彼时栾永泰正是被蔡国华聘请为恒丰银行行长,而蔡国华是在2013年出任恒丰银行董事长,此前是烟台分管国资的副市长,也是恒丰银行的主管上级领导。

复杂的还有恒丰银行高管背后的股权缠斗。除了上述栾永泰曝出的“姜喜运运作恒丰银行股权获利数十亿元”,还有消息指出,恒丰银行当前的大股东中,上海国正和上海国之杰的控制人均为高天国,成都门里和北京中伍恒利的控制人均为四川地产民企门里集团董事长陈冬,大部分股东都是原董事长姜喜运期间引入的。而到了蔡国华治理时期,新介入上海佐基、君康人寿。

对于此次谁来接手大华银行抛售的恒丰银行股权,前述消息称,目前看,入局者均为和恒丰银行管理层存在各种瓜葛的企业。如烟台当地民企南山集团,实际控制人为董事长宋作文。该公司通过子公司上海鲁润资产管理公司持股恒丰银行8.42%,为第四大股东。另有知情人士透露,宋作文与蔡国华私交甚笃。恒丰银行位于烟台的总部大楼,就是2015年蔡国华在恒丰银行董事长任内从南山集团购得。此外,君康人寿也出现在投资人名单里。

“若缺少有效的监管,现任管理层主导下的新股东入局,更大的可能性是强化恒丰银行内部人控制,而风险仍得不到有效控制。”有业内人士指出。虽然被种种传闻缠身,前述接近恒丰银行的人士透露,除了高层的“地震”,该行中层和基层都没有特别动荡,甚至去年给员工发放的福利薪酬还高于其他银行。

山东省牵头启动的重组,对恒丰银行而言,或许也是一个利好。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郭田勇表示,如果山东省启动恒丰银行重组消息属实,现在还不好判断是基于哪方面考虑,但恒丰银行作为全国性股份制商业银行中,惟一一家总行放在地级市的银行,业内一直对其辐射能力抱有担心。但如果是山东省来牵头,或许会增加恒丰银行的实力背景,是一个好的消息。

来源: 北京商报

阳光女汉纸
推荐文章
上一篇:中小险企流动性亮黄灯 增资效应渐减已非万能药 下一篇:5年囤齐13块 新金融巨头都有一个“全牌照”梦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