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金公司“挖墙角”仍凶猛,但高薪求才不复从前

来源: 国际金融报   

“跳槽”成为年末年初金融圈最流行的一个词。春节假期过后,记者发现不少原先认识的金融圈朋友又换了家新公司。

“各家互金公司挖人挖得很凶,流动性很大。”曹源颇有感触地说,现在互金公司不仅仅是挖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的人才,互金公司相互之间挖墙脚更凶猛。曹源此前从花旗银行跳槽到了一家互金公司,今年初他又跳槽到了另一家互金公司。

互金人才紧缺

从传统金融机构跳至互金公司的故事不断在重复上演。

近日,锦州银行发出公告称,玖富互金控股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玖富互金”)首席财务官兼高级副总裁林彦军担任锦州银行独立董事。

记者翻看林彦军公开资料发现,他就是从传统金融机构转至互联网金融公司的。在加入玖富互金前,林彦军担任巴克莱资本亚洲有限公司董事。此前,其先后任职于中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嘉诚(亚洲)有限公司、贝尔斯登亚洲有限公司及瑞士信贷(香港)有限公司。

如今,像林彦军这类金融人才转战互金的例子越来越多。互联网金融爆发的时代,各种新型的金融公司如雨后春笋般成立。这些机构在与传统金融机构争抢资金、客户的同时,也抢夺人才资源。

“传统金融机构尤其是银行中高层一方面拥有多年的从业经验,另一方面又有大量的资源和人脉。所以很多互联网金融公司在筹备成立阶段就会先招揽有资源、有人脉、有经验的人才,从而帮助公司更快速地拓展市场。”曹源说。

今年1月,上海发布的《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人才发展规划》和《上海金融领域“十三五”紧缺人才开发目录》,将金融人才的紧缺度按轻度紧缺、中度紧缺、极度紧缺三级分类,其中合规与反洗钱人才、征信评估人才、互联网金融人才团队、科技金融人才、高层管理人才等被列入了最高级别的极度紧缺等级。

高薪不再简单

据不完全统计,2016年大概有六七十位银行高管出现工作变动,而其中大部分都是奔向了互联网金融公司。

比如,原光大银行副行长邱火发拟出任恒大发起设立的民营银行董事长,原平安普惠副首席风险官冯瑞彬、汇丰银行中国区首席法律顾问周莉莉加盟点融网,原建行网络金融部总经理黄皓就职蚂蚁金服,原民生银行总行零售风险部总经理李迎晨、华夏银行总行理财处长吴志坚加盟玖富,原农行互联网金融开发部负责人加盟了短融网……

“高层的出走比较能引发市场关注,但其实更加汹涌的‘跳槽风’还是在基层员工。有时一两个中高层从银行跳槽到互联网金融公司,就会把整个原先的团队都带过去;有的人跳槽到互联网金融公司后,就会介绍以前的同事也跳槽;有些人从银行或基金公司出来后,两三年时间内就在互联网金融公司之间又跳槽了三四次,业内流动性的确比较高。”曹源称。

无疑,高薪是互联网金融公司挖传统金融机构墙角的不二法宝。曹源告诉记者,前两年,在互金行业跳槽一次加薪30%、50%甚至翻倍是比较普遍的。

但去年开始,互金公司似乎不再那么轻易给出高薪。“加薪的幅度已明显下降。除非是核心人才,互金公司才会出大价钱,普通员工已越来越难通过频繁的跳槽来大幅提升自己的收入。”曹源称。

来源: 国际金融报

艾琳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收不抵支 9险企现金流亮红灯 下一篇:银行变相阻拦设卡留人 某股份行员工离职需逐级谈话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