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金融业支持实体经济蝶变:全省不良首现双降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从企业个案层面来讲,去杠杆效果也显而易见。盾安集团副总裁喻波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盾安集团最高对外担保额达50个亿、共10余家企业,现在只有不到7000万元、1家企业,公司的不确定性危险大为降低。

从过去中国银行(3.570, 0.02, 0.56%)业发展轨迹来看,每一个阶段都与国家实体经济实现了共同成长。我国经济从过去高速到平稳增长过渡,去杠杆、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和补短板“三去一降一补”成为主要任务。在新常态下,金融机构也须相应转型。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近日走访调查浙江三个城市的银监局、银行业和企业,在转型升级阵痛中,浙江金融业也为实体经济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做出努力,已生“蝶变”效应。

2016年浙江省GDP总量排名全国第四,增长7.5%,其中杭州增速达10%,浙江部分城市转型升级加速,进入新一轮高速发展期。这背后,金融的支持不容忽视。

浙江去杠杆做减法“五箭齐发”

浙江银监局副巡视员张有荣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从浙江近几年经济金融风险成因来看,杠杆过高是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浙江银监局在保障合理融资需求的前提下,稳步推进降杠杆。

张有荣介绍,主要从五方面入手:第一,“化圈解链”,从降低或有负债角度推动企业降杠杆。一是加强监测和风险预警,创建“两多一过”(多头授信、多头担保和过度授信)监测体系,摸清企业担保圈风险全貌和风险传导路径,预判担保圈中最适宜的救助节点企业和帮扶最佳时间点;二是做好担保圈的拆解,企业没风险的鼓励以抵押贷款或信用贷款置换担保贷款,有风险的指导银行及时介入。

第二,联合授信管控过度融资。浙江银监局上线“联合授信管理系统”,银行间授信、担保等信息可实时线上查询,可实现自动监测预警。截至2016年11月底,浙江联合授信试点企业3.3万家,约占全部授信企业的1/6,同比增45.72%。

第三,鼓励直接融资降负债杠杆。

第四,加大不良处置降杠杆。截至2016年末,浙江省不良贷款余额1777亿元,同比减少32亿元,不良贷款率2.17%,同比降0.19%,五年来全省不良首次实现“双降”。

第五,“有保有压”降低低效信贷杠杆。2016年三季度末,浙江五大产能严重过剩行业贷款比年初下降82亿元,降幅达19%。

在各方努力下, 2016年10月份浙江工业企业负债率降至56.3%,较年初下降1.3个百分点。

从企业个案层面来讲,去杠杆效果也显而易见。盾安集团副总裁喻波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盾安集团最高对外担保额达50个亿、共10余家企业,现在只有不到7000万元、1家企业,公司的不确定性危险大为降低。

“2016年感觉明显比2015年好过,因为不具备竞争优势的产能被淘汰了,有优势的企业和产能就比以前活得更好。金融机构在其中发挥了很多作用,比如说工行的投贷联动,浙商银行也在开展类似合作。”喻波表示。

绍兴关停76家印染企业

绍兴密布总长10887公里的6759条河流,千年来绍兴产业伴水而生。印染产业因此成为绍兴传统优势和主要支柱产业。绍兴规模以上印染企业产能占浙江全省60%、全国40%以上,但存在高耗能、高污染、规模小、布局分散、经营粗放和创新力弱等问题。

2016年初,绍兴加快推动印染产业整治,对76家存在重大隐患和问题的印染企业实施停产整治,对113家印染企业实施边生产边整治。

为应对区域信用风险严峻形势,绍兴银监分局密切关注印染产业整治进展,全面掌握银行信用风险状况。绍兴批量组建银行债委会,推动银行对困难企业分类帮扶。目前绍兴银监分局已累计推动当地银行业帮扶困难企业365家,维护796.58亿元贷款正常运行。

目前,2016年初停产整治的76家企业中,已整合集聚31家,兼并重组20家,恢复生产12家,原厂搬迁2家,原地重建1家,主动退出1家,待明确的9家正在拟定去向方案。

对已出险的重大担保链中经营实力较强、帮扶前景较好的风险源头企业,各债权银行会商后,通过资产重组等方式,以企业盈利的核心业务为基础,组建新公司主体经营并承接原银行债务。绍兴利用该模式已帮扶企业3家,涉贷1.62亿元。

2016年初,浙江爱利斯染整有限公司被绍兴列入64家传统印染关停企业之一,企业涉及重大担保链,但自身经营实力较强,债权银行与企业寻求优化方案为:企业兼并重组浙江万亨盛印染有限公司,成立新公司 ,并收购万亨盛印染日排污指标2053.2吨。企业计划投资2.8亿元(企业自筹和银行贷款各1.4亿元)在绍兴市滨海工业园区复工。华夏银行(11.480, 0.06, 0.53%)绍兴分行在浙江爱利斯染整有限公司原有1500万元贷款的基础上,再增授信9500万元。目前企业已完成厂房购置和生产设备引进,预计投产后年产值约4.8亿元。

对严重资不抵债,或明显缺乏偿债能力的企业,及时提出破产清算申请。绍兴市涉及企业2家,涉及贷款0.12亿元。2016年2月,绍兴某纺织有限公司因经营不善,华夏银行绍兴分行465万元贷款逾期欠息形成不良,向法院起诉后提出破产清算,损失贷款320万元。

科技金融的嘉兴试验

2015年以来,浙江银监局鼓励银行设立“科技信贷专营支行”,截至2016年10月,浙江辖内(不含宁波)共设立17家科技信贷专营支行和32家科技特色支行,7801家科技型中小企业和3404家高新技术企业获得银行授信,贷款余额分别为2774亿、2724亿元。

2014年以来,嘉兴市获省政府批准开展省科技金融改革创新实验区创建工作。嘉兴银监分局副局长孙宏杰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嘉兴已成立科技专营金融机构14家,基本实现县域全覆盖,累计对科技型企业授信户数超400户,累计放贷69亿元,目前贷款余额369户、24.3亿元。

面对科技创新高风险和债务融资低收益的不对称,各科技支行试点投贷联动产品及各具特色的科技信贷产品。除投贷联动之外,银行还通过配资方式参与各类基金设立。目前嘉兴市政府产业引导基金总规模已超过60亿元,撬动大量社会资本开展股权投资。

孙宏杰表示,嘉兴银监分局以差异化监管激发银行的动力,鼓励先行先试、小额试点、主动沟通,加大监管政策的倾斜和扶持力度。只要及时报备,对业务合规性给予更大的监管容忍。鼓励银行在不良总体可控前提下,适度改进全面刚性的问责机制。

随着科技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的推进,嘉兴信贷投向更加优化。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制造业、小微企业、科技企业等实体产业贷款投放明显增加,去年占全部贷款余额的比重分别为35.1%、33.7%和8.5%,占比全省领先。2016年四季度,嘉兴银行业人民币一般贷款加权平均利率5.57%,居浙江省最低;2016年12月末,嘉兴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仅0.9%,资产质量为浙江省最优。

浙江新力光电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研发、生产各类液晶显示屏模组的高新企业。2015年11月,嘉兴银行与浙江新力光电、浙江浙大科发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分别签署期权及选择权业务合作协议,授信总额3000万元,利率为基准利率。

投贷联动具体内容为,嘉兴银行引荐浙大科发投资新力光电,并指定浙大科发为期权选择权行权方(即浙大科发是嘉兴银行股权投资中的代持方),浙大科发有权在协议规定的行权期内,按规定的行权价格出资新力光电,同时浙大科发有权向第三方转让该期权,或要求新力光电或大股东按协议约定条件受让、回购该期权。

浙大科发享有的期权所对应的新力光电全部股权比例为1%,浙大科发有权约定的价格作为基准行权价格,每年递增。期权选择权的行使期限自协议签订之日起共计3年,在期权行使期限内,浙大科发可按规定的行权价格持股出资丙方。

嘉兴银行副行长章张海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核心问题还是政策能否有突破,银行投贷联动的落地离不开银监会的支持,现在只能选择跟第三方合作。

“投贷联动模式下,银行和企业从简单的借贷关系转移到投资和股东的关系,原来银行不可能深入参与企业经营和管理决策,但作为股权来说,银行如何参与到企业经营和决策中去?如果只是做简单的财务投资,未来的收益补偿效果不大。必须要以战略投资者的角色,这方面我们也在探索。”章张海说。

章张海表示,此外还需一个根本前提就是风控模式。在传统风控机制下,引入外部的评价机制。另外在科技风险分散机制方面,正在与筹建中的全国首家专业支持科技型企业的保险公司——太平科技保险公司(总部在嘉兴)洽谈。

邮储银行嘉兴分行副行长陈铁中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邮储嘉兴科技城支行是邮储银行在全国范围内的第一家科技专营机构,“以前银行放贷看的是企业历史,现在科技金融看的是企业的未来。按照传统的思维模式很难做,跟现有信贷审批制度有很大冲突。现在风险要前移,顶层设计上总行直接和支行挂钩,跳过省级分行这一环。邮储总行还成立投行部,希望在小微金融产业基金和科技金融方面能有所作为。”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艾迪
推荐文章
上一篇:多彩云众筹项目逾期风波未平 又被指涉嫌自融 下一篇:比特币持续震荡 埃森哲推出区块链私钥存储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