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杜子建:美团为什么活不过三年?

作者: 贺江兵   

杜子建,新媒体营销高手,非典型作家。他做过很多关于IT行业的预测,包括对BAT和微博等,回头看大多都比较精准。今年年初,他在微博发表了名为《杜子建的新预测》的新观点,引来数千人转发。

在林林总总的预测中,他对于团购以及美团的预判最为悲观。在团购风起云涌的20119月,杜子建就在微博上预测:“团购就是80年代的红色喇叭裤,就是一个流行而已。流行必短命。现在大家都开始明白‘团购即扫尾货’的本质,而这个‘尾货’有着各种‘不靠谱’。再加上利润低廉,投资客一旦觉醒收手,团购砸钱做营销的套路就死亡了。没有推力就没有动力,然后,死了。”

 2011.png

20156月,杜子建又发微博说:五年前,团购网创业潮,最鼎盛的时候是6000家,最后死掉5990家,剩下10家左右,只有三家算是活的。此役大概烧掉投资人1000个亿。

 2013.png

今年年初,14日,笔者跟杜子建聊天,谈到风头正劲的新美大(合并后的美团与大众点评),杜子建遗憾地说:“你说的这几家(团购网站),哪一家还是团购?他们只不过是变种的快递公司。我都不看好,这个生态不行,盈利能力、资本压力、战略转型等代价都是苦逼的。”

杜子建甚至预测:美团活不过两三年。三年之内会死!这让笔者非常吃惊。杜子建说出了他的几个观点:

首先,美团作为团购网站,现在主营业务转向了外卖。但外卖形成不了生态。没有盈利模式。“团购还有生态,美团作为外卖沦为快递公司,没有生态。而大众点评类似于论坛,比如像评论电影的豆瓣,也很难深入线下生态。”

其次,美团突围其实是撞墙。比如美团订票、旅游等业务。杜子建认为,携程旅游非常强大,还有阿里旅行。互联网行业前两位名可以活得很好,没有第三名的空间,何况美团暂时做不到第三。

其三,杜子建认为,美团最好的出路就是把自己卖给携程、阿里或者腾讯。不过,目前阿里已经跟美团已经决裂,阿里正在把持有美团股份打折卖出,腾讯也因为美团介入支付关系微妙。在这方面,美团显然没有京东对腾讯忠心,腾讯对京东与美团的态度与推广力度也迥然不同。

其四,作为类似的快递公司,顺丰可以提价,美团不敢提价,如果提价,饿了么、百度外卖等竞争对手立马把他(美团)干掉了。美团必须收购百度外卖和饿了么,但饿了么属于阿里体系,合作不太可能。

如果阿里把美团放弃了,如果将来腾讯再抛弃了美团,美团只有两到三年的活头,“最多不超过三年,因为他们的运营成本太大了。成本太大,完全没有盈利能力,完全是劳动密集型产业。顺丰可以提价,你美团提价试试,美团只要一提价,百度外卖直接干死你。加上未来的无人机和机器人送外卖,一旦延伸推广普及,美团就彻底没机会了。”

钛媒体IT专栏作者师天浩认为: 在一片乐观的声音中,大家都忽视美团已丢掉了进入第三方支付最好的6年时光,BAT三座大山下,王兴对支付的迟钝不仅未能助益美团,不恰当时机的贸然介入,已让美团陷入更大的危机中。

师天浩认为:王兴是个“后起之秀”类型的创业明星,这些年因为多次成功把美国的创业项目搬到中国,成为中国少有的连续创业者。强大的学习能力,让王兴比之许多同期的创业者更幸运,也让他陷入一种枷锁,创建的公司一旦达到一定规模,缺乏了参考对象就难以为继,人人网这样,饭否网这样。

如今生活服务O2O进入去团购化的转型期,美团似乎又丧失了此前的嗅觉,迷失了方向病急乱投医。以当下美团获得支付的经历来讲,许多疑点都指向一个可能,做支付这一战略或许只是王兴一时开悟。

切入支付最好的时机是成立之初,第二次机会是2012年,那一年京东与支付宝决裂并通过收购网银在线自建支付,是当时对美团切入支付市场的最好提醒。

而另一个时机是与大众点评合并后,美团当时完全有机会效仿滴滴快的,利用均衡了腾讯、阿里持股比例,来获得独立机会,然后去做支付。但当时的美团选择完全倾斜腾讯对支付宝开战,让玩转巨头于股掌中的好机会就此丧失。

师天浩在《错失支付6年仍想独立?王兴从此难抱BAT大腿》文章中写到:当阿里以8.5折抛售所持有占比美团7%股份,美团只能抱上腾讯大腿。此时再做支付无疑是打脸腾讯,我们可以看一下,在京东App端和Wap端购物支付界面,微信支付都是首选,可见腾讯对支付的重视(没有腾讯施压,京东大可不必这么做),如今美团一意孤行要做支付,将惹怒现在BAT里唯一可依仗的对象。

从上面王兴错过的时机来看,如果美团早时有做支付的意图,自然不会拖到现在最坏的时间点,唯一的解释就是美团初期并没有做支付的打算,即使后来的京东金融做的风生水起之时,美团也没有任何动静。反而在最不可能的时机,年初爆发了“美团钱包”事件。

联想到美团今年融资困境来看,做支付也许是为了后面讲好故事,当烧钱讲不通时,收购第三方支付结合美团庞大的交易资金做金融是个很好的故事,但市场会等吗?

而杜子建认为,美团是危机四伏。

自媒体阿尔法工场撰文称:投资人留给美团的时间不多了,2017年是美团与投资人对赌的第一个上市时间窗口。

所谓“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但即使被业界冠以独角兽的美团也难逃对赌魔咒。据悉,在F轮融资计划书中,美团为拉拢投资人,曾对投资人豪言——2017年底市值达317亿美元,并签订对赌协议,若市值未达目标,则赔偿投资人相当于投资金额120%的钱。此外,协议规定,融资后估值超200亿美元的IPO方为有效的IPO。这意味着美团至少市值达到200亿美元才算上市成功。

彼时,美团和大众点评刚合并,踌躇满志,以已经一统O2O江湖的老大姿态对外融资,最终结果是新美大估值180亿美元,融资33亿美金。敢于投资人签订如此高风险的对赌协议,并对外宣称两三年后上市,足见彼时的新美大信心满满。

可惜,签订对赌协议之后的8个月,就被《上海证券报》报道称,新美大的估值已经从180亿美元下降到125亿美元,阿里也打八折贱卖美团老股。距离对赌时间还有一年,美团想要从125亿估值达到317亿估值,相当于重造2个新美大,基本不可能,这意味着美团对赌将失败,面临的将是赔付投资人40亿美金。

今年,或是美团生死存亡的关键一年。

 

(作者为金融学者)

贺江兵
优选金融集团副总裁,优选文化传媒总裁,前《华夏时报》总编助理、金融部主任、《金融的真相》作者。
推荐文章
上一篇:支付宝发布年度“剁手”账单,用大数据揭秘你的生活消费习惯 下一篇:不知不觉中损失了财富?原因竟然是这个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