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新三板流动性后遗症:挂牌企业股权质押大爆发

来源: 新三板在线   

2016年的所有工作日已经完结,又到了挂牌公司忙着结账的时候。对于2016年的新三板,流动性困境是其避免不了的“关键词”。12月30日三板成指收报1237.56点,这一年三板成指降至年内最低点1139.98点后,一直在1200点左右徘徊,而三板做市指数也停留在1112.11点。

流动性困局直接体现在定增方面,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6年新三板挂牌公司通过定增共实现融资1477.82元,与2015年的1216.17亿元相比增长不大。而在挂牌公司数量增长一倍的映衬下,这样的定增数据不免显得尴尬。

随着一级市场定增的萎缩,利用股权质押融资受到了挂牌公司的欢迎。choice数据统计,2016年新三板企业股权质押共进行3221次,这一数字是2015年的3倍。

作为常规融资方式,股权质押被挂牌公司大股东频繁使用,但股权质押背后也伴随着种种风险。前有枫盛阳后有明利股份,事实上,股权质押爆仓在新三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

明利股份逼近“爆仓”警示

正如“年关难过”那句俗语所言,2016年年尾,明利股份股权质押爆仓的事件闹得沸沸扬扬。

明利股份2016年12月15日股价收报1.05元,虽然较前一交易日仅下跌了0.95元,但是这0.95元的下跌直接导致明利股份的质押跌破平仓线。

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以来,明利股份实控人广西明利集团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1.56亿股分9次质押给民生银行等进行融资,9笔质押平仓线的最低值为1.12元(6月13日公司10送10后,平仓线为0.56元)。

事实上,2016年以来,明利股份的股价基本维持在每股4元至5元的价格,但12月15日复盘后,股价下挫47.5%,报收1.05元。12月23日最底价甚至下探至0.57元,逼近平仓线。

值得注意的是,在12月20日,该公司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增持公司股份计划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称,公司董事李超雄先生、姜红女士出于对公司持续发展的坚定信心,计划自12月21日起,在未来三个月内利用个人自筹资金增持不低于2100万股股份。

但这并没有挽救明利股份股价的颓势,12月22日,明利股份继续下跌,以0.69元收盘。12月23日,收盘价更是跌到了每股0.62元,就在这一天明利股份宣布由于重大事项自12月26日起暂停转让。

在这期间,媒体曝出明利股份重大资产重组失败、最大供应商防城港申达通实业有限公司已被吊销安全生产许可证等消息,而明利股份也于12月27日发布公告对媒体报道事件说明。

枫盛阳前车之鉴

不可否认的是,明利股份正处于新三板股权质押风险的风口浪尖。但在新三板,由股权质押引发的爆仓风险早已被枫盛阳(430431)等公司揭示。

枫盛阳可谓是新三板首家因控股股东个人财产纠纷遭到诉讼,公司股价受到牵连持续下跌,数次跌破补仓线,质押股份爆仓的挂牌公司。

2016年3月23日,枫盛阳公告称,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金玲因个人财产纠纷,其持有的3428.16万股枫盛阳股份被法院冻结,这其中包含已办理质押股份2570.79万股和未办理质押股份857.38万股,随后枫盛阳紧急停牌。

资料显示,枫盛阳股票质押平仓线为2.4元,在股份冻结消息公布后的一段时间内,其股价还维持在3元以上,但自5月20日跌至2.31元后便一发不可收拾。目前,枫盛阳最近一个成交日为8月19日,最新收盘价为1.47元。

已被“戴帽”的哥仑步也是受股权质押影响的典型。2016年5月17日,ST哥仑步(835494)原董事长兼总经理、实际控制人魏庆华通过快递递交辞职信。但在辞职前的2月19日,魏庆华就已经将持有的2862万股(占比42.72%)全部质押,用于个人用途。

这样一来,魏庆华的辞职难免“套现跑路”的嫌疑,而此后的哥伦布也因欠薪、信披及借款纠纷等“麻烦不断”。翻看其最新公告,即是董事兼总经理辞职的消息。

此外,还有已经摘牌的东田药业等。东田药业于2016年6月30日终止挂牌,但在6月6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股东田秀东、陈富荣、田晶曾于2016年3月2日向重庆银行质押2505万有限售条件股,占公司总股本100%。

东田药业披露的摘牌原因为“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的需要”,在新三板仅停留7个月的东田药业究竟为何放弃终止挂牌,我们不得而知,但其摘牌前补充披露的股权质押公告却不得不引起相关人士的关注。

新三板股权质押飙升

2016年是新三板股权质押飙升的一年。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2016年新三板共发生3221笔股权质押,而在2015年这个数字还停留在1046笔。从股权质押笔数分析,2016年是2015的3倍,即使考虑到2016年挂牌公司数量增长了一倍的影响,新三板股权质押规模的增长也是不容忽视的。

58670bc59642b.jpg

而从参与股权质押的挂牌公司数量占比分析,2016年新三板股权质押的规模也在攀升。数据统计,2016年共有1345家挂牌公司涉及股权质押,占市场挂牌公司总数的比重为13.23%。而在2015年,仅有469家挂牌公司涉及股权质押,仅占市场挂牌公司总数的9.14%。

值得注意的是,东方财富choice根据挂牌公司在股转系统官网披露的公告进行统计的数据仅限于持股5%以上的公司股东进行股权质押的情况。言外之意,新三板股权质押的实际规模更大。

从质押人类型分析,在本年进行的3221笔股权质押中,接近六成的质押人为挂牌公司实际控制人。实控人质押个人所持股权为挂牌公司融资,也是市场人士可以预测到的正常现象。

但从质权方类型分析,银行并不是最主要的质权方,保险、担保、保理、小额贷款等非银行金融机构是2016年新三板股权质押的主要对象。

根据东方财富choice数据统计,在2016年3221次股权质押中,1295笔股权质押的质权方为非银行金融机构,其中包括保险、担保、保理、小额贷款等。银行是仅次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主要质权方,在2016年发生的1266笔质押的质权方为银行。其次,非金融公司、自然人、财政局等其他机构也是新三板股权质押的质权方。

58670be42e81b.jpg

针对此种现象,联讯证券新三板研究负责人表示,“新三板上的挂牌企业多为民营企业,这类中小民营企业信用评级普遍不高,向银行做股权质押融资难度较大。但股权质押的风险一直都存在,当出现大比例甚至将全部股权进行质押的情况时,股权质押带来的风险就会倍增。”

股价达到平仓线便是股权质押的重要风险信号。根据东方财富choice统计,在2016年进行公告的股权质押中,已经有227笔质押达到平仓线,涉及明利股份等95家挂牌公司。

截至2016年12月30日,新三板总市值为40558.11亿元,而根据最新股价统计,仅在2016年就有1669.92亿元股权被质押,占比达4.12%(未排除质押起始日及解押日均在2016年,解押后又重复质押的重复情况)。

针对2016年新三板股权质押规模的飙升,清华大学博士后、东北证券研究中心总监付立春对新三板在线表示,“股权质押规模暴涨与定增规模萎缩有直接关系,对挂牌公司而言,通过定增融资越来越困难,融资额也越来越低,而定增这种融资方式受到阻碍也促使挂牌公司选择股权质押作为融资替代方式。”

“实际上对新三板创新创业企业直接融资及间接融资等手段风险都很大,质押率及利率的要求都比较苛刻,如何针对新三板企业开发股权质押的相关产品,并在保证企业能够融到资的情况下,在风险和质押率平衡等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付立春对新三板在线表示。

来源: 新三板在线

生如夏花
推荐文章
上一篇:长信基金四换董事长 量化产品逆境爆发 下一篇:新三板万家时代再出发 有进有退将成常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