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奇帆辞去重庆市长职务 深度揭秘“金融市长”五大金融治理术

来源: P2P内幕   

重庆金融业从萎靡不振到互联网金融创新中心,黄奇帆究竟有何回春之术,将西南山城打造成其他地区争相效仿的金融改革阵地?

黄奇帆与重庆的交集始于2001年,在执掌15年后的2016年岁末,黄奇帆辞去重庆市市长职务。

据华龙网消息,12月30日9时49分,重庆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一批人事任免事项。经表决,决定接受黄奇帆辞去重庆市人民政府市长职务的请求。经表决,决定任命张国清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代理市长,屈谦为重庆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2001年,黄奇帆从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市经委主任的位置上调任重庆担任副市长,后来又担任了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分管国资、工业、教育、财税、金融等领域。

初到重庆,黄奇帆主管金融、财政、工业等领域工作。

金融方面,黄奇帆在重庆做了哪些事?

一、传统金融改革

重庆商业银行、西南证券公司、重庆投资信托公司、三峡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在重组前,清一色的都有50%以上的不良资产。重组,让这些机构获得了“重生”。

重庆银行的重组,是其中的突出案例。2003年的重庆银行,149亿元的总资产背负了33.1亿元的不良贷款和6.1亿元的非信贷不良资产,不良资产合计达到39.2亿元,不良贷款占比高达42.5%。

2004年年中,重庆银行接到了银监会的黄牌警告:再不整改即将被吊销执照。

重庆银行的重组经历了发行新股,扩充资本金、资产重组和引入战略投资者,上市。

2013年11月,重庆银行成为第一家在港上市的内地城商行。此次上市集资所得净额约38亿港元,被香港媒体称为“吸金王”。

二、建立八大投资集团

黄奇帆刚到重庆时,重庆国有银行坏账率35%,在全国“名列前茅”,此外,重庆市地方财政收入在2000年刚过100亿元,很多事情政府“想做但没有财力做”。

为了筹钱,黄奇帆牵头整合各类分散的政府资源,组建八大投资集团,由重庆市政府拥有、授权经营。目前“八大投”已成为重庆城市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融资平台。世行用两年半对“重庆八大投现象”作专题研究,称“重庆的经验可作为一些发展中国家的有益借鉴”。

三、金融兴市

黄奇帆对于打造黄奇帆力推重庆老工业基地的复兴、重整和“金融兴市”的改革。黄奇帆曾表示,重庆是西部大开发的领头羊城市,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支点和节点城市,这个意义上讲,不管是直接金融系统还是间接金融系统还是非银行金融系统,都该围绕这些战略去落实工作。

这里边有许多大项目,比如今年市政府工作报告里讲到十大基础设施,包括高铁项目、货运铁路项目、隧道桥梁项目,以及地铁、高速公路、水利工程、通信工程、能源工程等,有1万多亿投资。另外和大都市发展有关的城市开发,也会有几千亿,都是和国家战略有关系,金融当然应该支持。

2013年,重庆金融业占GDP产值比重8.4%,而黄奇帆的目标是10%。

四、互联网金融严控风险

黄奇帆对于互联网金融的态度很明确,就是要严控风险。他对于P2P行业并不看好,并在2014年底就暂停了P2P网贷公司的审批。

2015年5月,黄奇帆谈到自己的治理思路。黄奇帆解释说:“传统金融反对众筹,就是乱集资。P2P是一个互联网金融,但是它做的是一个平台,‘P’和‘P’之间互相贷款,但是这个平台本身不进行任何贷款”;“中国一下子1000多家,最近这几个月倒闭了30%,原因是什么?就是违反了金融的基本原理,变成‘P’不是输到另一个‘P’,而是几百个、几千个老百姓的钱汇集到平台上,平台变成集资的平台,平台作为法人,又把钱借给大户。”他认为,这种模式没有任何互联网金融的特点,是乱创新。

2015年8月3日,重庆市长黄奇帆在渝中区调研时指出,要结合全市推进的金融改革开放,不断丰富金融业态,在继续发展好“银证保”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外,也要积极发展符合国家相关规定的、规范的互联网金融,进一步夯实金融业的支柱地位,支持工商实体经济发展。

2015年底网络借贷政策出台后,重庆金融办公室又发布了《关于加强个体网络借贷风险防控工作的通知》,这是继监管办法征求意见出台后的首个地方网贷监管政策。

五、推动非银行体系融资

十年前重庆90%以上的新增融资是银行,因为融资需求得不到满足,因此出现了大量的典当行、高利贷公司。而黄奇帆治理这些“影子银行”的方式不是堵而是疏。

黄奇帆强调,发展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好处就是,凡是它发达的地方,社会民间的高利贷、乱集资就会大大减少,大体上减少一大半,因为既然有充分的15%、18%的中利贷可以借,我为什么要借30%、40%、50%的高利贷呢?

近几年,重庆市政府批准了两三百个小贷公司,形成了几百亿、上千亿信贷余额,大大压缩了高利贷、地下钱庄的生存空间。

但黄奇帆同样看到了非银行金融机构的缺点,简而言之就是利息比较高。黄奇帆说,重庆的非银行融资从5%、10%、20%、30%逐渐提高,当提高到40%多以后,又变得不合理了。改变这种局面,不能把银行的贷款占比又去提得很高。一方面是受制于银行额度制约,另一方面政府真正有作为的是抓直接融资。去年,我们在这方面又取得新成效,去年5600多亿新增融资,银行贷款占45%左右,直接融资系统提高到24%左右,然后小贷公司、信托公司等差不多占30%。

人称“金融市长”

黄奇帆1952年2月出生于浙江诸暨,16岁时进入上海焦化厂焦炉车间成为一名工人。此后33年里,黄在上海进入政坛,工作集中于经济方面。在浦东开发时期,他曾是主要人物之一。2001年,黄奇帆逆江而上就任重庆市副市长、市长,工作仍围绕经济展开。他在重庆的打法依稀还有当年上海的影子,强调思想开放,规划两江新区、开发江北嘴,以及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布局。

在可查询到的最新官方数据中,2015年上半年,重庆金融业不良率为0.45%,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金融在GDP结构中占比达到9%;社会融资结构形成银行、非银金融机构、资本市场,分别占45:25:30的比例。

640.webp (2).jpg

640.webp (1).jpg

640.webp.jpg

黄奇帆在重庆经济工作会议上的许多发言和观点都被奉为金句在金融圈内流传,甚至全文出现在权威的证券类媒体上,比如,“金融危机只能靠实业发展解决”、“风险防范永远是金融创新的第一原则”、“P2P是伪创新,就像开赌场”。

类似的崇拜之情在重庆当地更盛,一些政府人士、金融从业者在回应记者对重庆金融经济的好奇时,往往会将“奇帆市长很懂金融”作为答案的第一条。

据中国企业家杂志,重庆市创新金融协会(当地的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一负责人表示:“上面一直不喜欢P2P,所以我们的会员单位也都很低调,跑路暴雷、经营不善的也有,但都做得不大,所以影响小,你们也就很少关注到重庆的P2P。”

之后,重庆市金融监管部门强力叫停相关业务并要求逐笔清退现有债权债务,共计4.86亿元。一家P2P公司予以注销,外地注册在渝开展业务的两家公司被要求退出重庆市场,其中包括后来赴美上市,成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第一股的宜信。

重庆当地一家P2P平台的CEO表示,后来陆续也有外地的机构低调进入重庆来开展业务,包括臭名昭著的e租宝也曾进过山城。“金融办在政策上肯定不予以支持,但也不会把整个行业一下掐死,行业一些活动金融办的领导也出席了。尤其是央行的指导意见出台后,他们对这个行业的认识也在改变。”

各地互联网金融潮如火如荼之时,重庆对其严防死守。当行业风险集中爆发,各地进入互联网金融整肃期后,重庆又成为了互联网金融的创新前沿,网络小贷、互联网消费金融等业态集中落地。当地的互联网金融监管思路显得独树一帜。

黄奇帆曾对中国的P2P模式进行公开梳理,他质疑中国一两年的时间里出现2000多家P2P公司,在他看来,这是形似而神不似的P2P,实际上做的是类银行业务,偏离信息中介的定位。

来源: P2P内幕

生如夏花
推荐文章
上一篇:明年港股预计震荡回升,互认基金“南冷北热”或将加剧 下一篇:商业银行发力养老金融 竞逐养老金融蓝海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