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电影到网贷平台,为什么都那么害怕差评?

作者: 一本财经   

淘宝店家收到一个差评,常常气急败坏回复:“这肯定是职业差评师干的。”

豆瓣电影上《长城》仅有5.0的评分,就有媒体对此猜测,是背后恶意水军的攻击。

当遭遇了差评,总有人会祭出“阴谋论”的大旗,认定是诋毁和陷害。

这样的一幕,同样在网贷行业上演。

去年,因为融360给短融网一个“C-”的评级,后者认为是刻意“恶评”,而对簿公堂;一年多后,“网贷评级第一案”暂时落下帷幕,海淀法院宣判,驳回短融网的全部诉讼请求。

法院的判决,颇值得玩味——差评不等于恶评,对于差评,我们需要一些“容忍之心”……

01、网贷评级赢了

短融网与融360,网贷行业这两家知名公司的“仗”,一打就是一年多。

去年2月,在融360发布的评级报告中,将短融网评为C级,再3个月后又评为C-。

在融360“网贷评级说明”中显示,C-级是:平台综合实力弱;平台在风控、运营等能力方面较差,管理团队实力较弱;品牌知名度低。

融360给投资人提出的意见是,“投资需特别谨慎”。

结果一出,短融网反应激烈。最开始的新闻中,短融网认为融360的评级没有依据,对短融网的品牌和信誉造成损失,更有媒体曝出,短融网要“索赔千万”。

后面递交海淀区人民法院的诉状显示,短融网请求判令“融360删除涉案文章、登报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远没有索赔千万那么刺激。

但即便如此,还是吸引了网贷行业所有人的眼光:评级机构和公司的对簿公堂,这在网贷行业史上是第一次,因此业内将其定义为 “网贷评级第一案”。

最开始围绕着“评级资质”的问题,双方争论不休。

融360是否具备评级资格?融360和短融网,是否存在竞争关系?

而在12月27日的开庭中,法院并不认为这是讨论核心,最关键的应是,融360有没有“捏造、散布虚伪事实”。

最终海淀法院宣判,驳回短融网的全部诉讼请求。

海淀法院认为,短融网缺乏充分证据证明融360存在主观恶意,收集短融网数据信息不真实、不完整,也无法指出涉案评级体系规则存在明显不科学、不合理之处,以及评级结果使短融网受到不当的市场冲击而造成商业信誉受损。

法院同时提出,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法规,对网贷评级主体资质作出规定;甚至退一步来说,即使存在行为主体准入资质的法律法规,如果出于规范行业管理的目的,也可以进行“评级”。

也就是说,只要评级系统科学、合理,使用数据真实、完整,即使是竞争对手,也可以对他人进行评价,甚至给出差评。

这一判定,也给网贷行业其他尝试“规范行业管理”的评级机构一颗定心丸。

可见,这次不仅仅是融360赢了,也是网贷评级的胜利。

02、商业的“黑箱化”

目前,网贷行业的评级机构,有大公国际等专业信用评级机构,也有融360、网贷之家等与行业接近的市场化机构,也有自媒体、个人的评级文章。

民间的标准,毕竟和官方标准不同,不论你怎么评,都无法让所有人满意。

“就算是最公允的评级,也不可能让所有人都满意”,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直言,“因为只要评级,自然就会有高有低,高评级的平台自然欢喜无比,低评级的平台肯定会对结果不满。”

在商业领域中,遭遇到不认可后,大多数人的反应,就会将舆论引导到“阴谋论”——背后一定是某些人,出于某种目的,恶意攻击。

就如淘宝店家对任何差评的回复,都千篇一律:要么竞争对手干的,要么是竞争对手雇差评师干的。

这也与当下盛行的“权谋学”、“厚黑学”大有关系。

我们总是将商场、职场视作战场或者丛林,崇尚“权谋”、“攻略”,这些就是厮杀战场的武器,如果没有,就会被对手分割而食。

豆瓣上几部差评的电影,就成了诋毁国产电影——似乎背后有人在下一盘很大的棋。

黑箱化的商业和文化,都在如此肆意滋生。

在最开始,短融网认为此次事件为“恶评”,属于商业毁谤。

两者的对簿公堂,实际上也是对司法的一次考验——让法律来回答,是否应该有评级,怎么的评级是公正的?

法院给出了一个有意思的答案:只要评级系统科学、合理,使用数据真实、完整,主要意图是从服务投资人出发,而非攻击对手,就有价值。

薛洪言认为,一个“有足够的底气,接受被评级单位和投资人的咨询与评判”的评级,首先要做到评级规则公开。

其次,是数据的采集应尽可能全面、客观。

但鉴于行业信息披露的客观环境,这一点不应苛求,只要标明数据源或基于同样的模型对数据进行加工,都是可取的。

“在此基础之上得出的评级结果,无论准确与否,起码都是基于同一尺度,对监管机构和投资人都有一定的参考意义,评级本身所要达到的目标也就基本实现了”,薛洪言说。

回来看融360的评级,评级共包括5个大项合计18个小项,每个小项又对应若干可量化或不可量化的指标。

评级分为“主动评级”和“委托评级”两种。

以美国为例,委托评级必须接受监管,通常由委托方企业付费,请评级机构出具评级结果。

“融360评级属于主动评级,不为被评对象P2P服务。我们主动收集信息,为金融消费者服务。” 融360联合创始人陆佳彦称,融360网贷评级不收P2P平台钱,也禁止工作人员接收P2P平台的钱,且每一期评级都在报告显著位置公开举报电话。

因此,法院判决,短融网缺乏充分证据证明融360存在主观恶意,不是恶评,且要容忍差评。

法院的深度含义,倒是值得玩味——在面对负面言论时,恐怕我们除了一味恶意揣摩对方,一味阴谋论外,也需要看看,自身是否有值得反思和改进的地方。

03、自律先行

网贷行业评级,伴随着网贷行业,一起跌宕发展。

2013年,余额宝诞生,自此,网贷行业驶入高速车道,短短两三年时间,P2P网贷平台,从几十家增至两千多家。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底,网贷行业运营平台达到了2595家,相比2014年底增长了1020家,但问题平台也达到了创纪录的1263家。

当时的行业状态是,监管细则没有正式落地,而e租宝之类的大雷却频发,不仅让整个行业蒙尘,也让投资人心惊胆颤。业内甚至自嘲,只要名字带“e”字的平台,日子都不太好过。

这是网贷的暗黑时代,没有规则,没有底线。一片莽林,等待阳光的渗透。

国内与国外不同的是,“国外的监管体制相对完善,有比较透明的信息披露标准,门槛比较高,从业的平台数量很有限,”薛洪言称。

以美国为例,网贷的市场份额主要集中在Lending Club和Prosper两家机构手中,几乎不需要第三方评级机构。

但国内网贷平台数量多、良莠不齐,在这种鱼龙混杂的情况下,主动的网贷评级成为投资人“避雷”的重要工具。

有投资人曾留言,表示最为庆幸的就是借助融360报告和论坛曝光贴,成功避开了e租宝和国诚金融两颗大雷。

任何创新行业发展初期,都会遇到监管滞后的问题,一旦行业出现崩坏的征兆之后,行业第一梯队的从业者,就会站出来,试图“乱中建序”。

如果不加以挽救,监管的大闸放下,就存在“一刀切”的风险。

此时,行业就开始出现自律、自救势力,在其中重塑行业,力挽狂澜。

比如,时下风头最盛的直播行业,在经历直播造人、脱衣舞等无下限的内容后,各个平台开始建立审核体系,投入大量人力、物力,加大对内容的管理和把控。

他们试图将行业从恶俗和色情中拯救出来,否则监管就要来盖棺定论了。

同样,在网贷行业中,监管条例刚出台不久,行业的评选标准,可能还需翘首以盼多年,此时的行业自律先行,极为必要。

“自律只是第一步,最终还是需要监管作为后盾”,薛洪言认为,“就像道德与法律的关系,很多道德规则表面上都能发挥作用,那是因为背后有法律作为威慑。”

网贷评级的路还很长,在官方标准没有出台之前,第三方网贷评级,还得承载历史使命。

黑箱化的商业文明,恐怕不是一个最健康的环境。

事实上,在商业领域,除了进攻和权谋,也有责任和担当。

以上文字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金评媒立场,禁止转载。
一本财经
推荐文章
上一篇:3招教你如何快速识别P2P平台”国资系“陷阱 下一篇:直播进入深水区,谁才是给一直播们输氧的“氧气瓶”?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