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难卖销售牌照却疯涨 卖家喊出2700万元天价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今年以来,虽然基金零售并不景气,但却并不影响基金销售牌照节节高升的行情。从多位业内人士处获悉,目前,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的价格已经从去年同期的几百万元也无人问津,爆炒至今年年中的1500万元仍一证难求,再到如今喊出“市场保底价2600万~2700万元”。

短短几个月时间,第三方基金销售牌照就实现了价格三连跳,不仅是售价翻了若干倍,且上涨的节奏也令人应接不暇。

基金销售牌照到底是什么?既然基金市场行情欠佳,为啥它的价格却突飞猛进?是谁愿意花这么多钱买卖这类牌照?买来又想干什么?

基金销售牌照今年陡然涨价

金融行业的门槛高一向是众所周知的,其中最重要的表现之一就是金融牌照的获取。针对基金行业来说,主要的牌照有两个,一是基金支付牌照,另一个就是今天要说的主角——基金销售牌照。

基金支付牌照是央行针对第三方支付企业发放的基金销售支付结算业务许可证,指非金融机构在收付款人之间作为中介机构提供的货币资金转移服务,基金销售机构可以选择商业银行或支付机构从事基金销售支付结算业务。

顾名思义,拿到了基金支付牌照意味着只能为基金销售提供支付结算业务。而要销售基金,只能是取得基金销售牌照后才行。也就是说,“支付”和“销售”之间硬生生隔着一个牌照的距离,两者不可混为一谈。

事实上,除了基金公司的直销渠道外,此前国内具备基金销售资格的主要是商业银行、证券公司等金融机构,前者作为最大销售渠道甚至占据半壁江山。到了2012年,监管部门才正式开始向第三方理财机构开放基金牌照申请。

那么第三方机构要获取基金销售牌照,需要达到哪些条件?证监会2013年公布的《证券投资基金销售管理办法》规定,申请基金代销牌照需要以下资质:(一)为依法设立的有限责任公司、合伙企业或者符合中国证监会规定的其他形式;(二)有符合规定的经营范围;(三)注册资本或者出资不低于2000万元人民币,且必须为实缴货币资本;(四)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或者合伙企业合伙人符合本办法规定;(五)没有发生已经影响或者可能影响机构正常运作的重大变更事项,或者诉讼、仲裁等其他重大事项;(六)高级管理人员已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熟悉基金销售业务,并具备从事基金业务2年以上或者在其他金融相关机构5年以上的工作经历;(七)取得基金从业资格的人员不少于10人。

记者了解到,实缴货币资本不低于2000万元、高级管理人员需具备从事基金业务2年以上或在其他金融相关机构5年以上的工作经历等条件,已经让不少公司望而却步。但这并未阻碍第三方机构对基金销售牌照的追捧,基金销售牌照更在今年开启了陡然涨价模式。

一位大型公募基金人士透露,目前市面上的基金销售牌照已经被炒到3000万元以上。还有相关中介表示,现在基金销售牌照也是“隔几天就一个价”,“6月份还喊的2100万元,7月份2500万元,最近就是3000万元出头了。去年卖也就200万元、300万元,现在市场保底价格在2600万~2700万元,我们手上对接的以这个价位居多,还是净壳,不带团队和业务量。”

多重原因致售价“一飞冲天”

为何基金销售牌照的价格涨势如此迅猛?上述中介解释道,“现在这个牌照本身市面上就少,愿意卖的更少,所以价格自然就起来了。”

此前业内普遍流传,从二季度起,监管层收紧了基金第三方销售牌照的发放,节奏与此前相比几近停摆。那实际情况到底是不是这样的呢?

理财不二牛统计发现,从今年年中至今,监管层审批通过的数量大幅减少,其中独立基金销售机构的情况尤为明显。2015年9月~2016年6月,拿到基金销售牌照的独立销售机构有32家,平均每个月有近5家通过相关资质审核;而2016年7月~9月,只有4家机构拿到了基金销售牌照。

不难发现,今年前9个月,核发牌照的独立基金销售机构分别为9家、6家、5家、2家、0家、3家、1家、2家和1家,基本呈逐月下降趋势,甚至有一个月一家都没有审批通过。

一方面是审批的收紧,而另一方面则是需求的增加。

上述大型公募基金人士表示,业内有个共识,牌照越收紧就越值钱,“说来这和车的牌照是一样的,可能很多人买得起车,但是没有牌就上不了路,所以不管现在有没有用、产品能不能卖得动、业务能不能开展,反正买了肯定是对的”。

其次,2015年12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文规定,私募基金管理人只能销售自家基金产品,要代销第三方私募基金产品必须是取得基金销售业务资格且成为中基协会员的机构,其他任何机构和个人不得从事私募基金的募集活动。这一规定也直接使得大量私募开始申请基金销售牌照。

除此之外,一位已经获得了基金销售牌照的理财平台人士也表示,原来很多做互联网平台的都在转型做财富管理,但是需要牌照,所以不是想转型就能转的。

“金融这个领域不是光有资金或者想法就能做的,牌照是一项基本条件。基金在财富管理上是一个比较大的品类,销售牌照是必需的基本工具。现在需求增加、供给反而减少了,价格当然要涨。”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也难怪上述中介表示,他最近遇上客户把一块基金牌照要价到5500万元,“还说不急着卖,等到明年再看”。

机构观望致使有价无市

虽然价格陡涨,但多位中介均表示,“了解行情的多,成交的少”。

一家小额理财平台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从今年9月开始申请基金销售牌照,材料递上去2个多月还没得到回复。“还在排队状态,现在排队批审的都有近百家,年内是没什么希望了,只能看明年。”

对于是否买卖其他机构转让的牌照,该负责人明确表示不会,因为“成本太高了”。“去年卖几百万元我们都考虑到成本没有买,现在涨成这样,根本负担不起,现在肯定不考虑。”

该人士还透露,第三方销售公募基金的盈利模式主要有两种:首先是可以在申购和赎回费上分一杯羹,“有的给千分之一,有的可以给到千分之一点五”;第二就是其他的隐性费用,例如帮基金公司卖基金募资,可以分到一定比重的管理费。

“除非规模做得非常大,不然要盈利很困难。所以,如果要用这么高的成本换这个牌照,我们还是宁愿老老实实排队申请。”

上述具备基金销售资质的理财平台人士也表示,做基金代销机构前期成本投入很大,“第一年就需要千万元以上;以后每年基金的销售规模需超过10亿元才足以支撑;要达到20亿~30亿元才能实现盈利。一些刚起步的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年销售额只有几千万元,支付不了中后台建设投入成本。所以,拿到牌照和真正把牌照运营起来是两个概念。”

或许正因如此,第三方基金销售机构也开始出现两极分化。正如上海证券基金评价中心分析师李颖所言,第三方销售机构要提升的倒不是买基金的便捷程度,很多东西已经很便捷,“客户体验,包括增值服务这一块是很多已经拿到销售牌照的机构正在着力提供、想办法挖掘的内容”。

一些真正想开展这项业务的第三方销售机构在积极求变。曾经的公募电商“一姐”、盈米财富总裁肖雯就向理财不二牛表示,盈米财富目前上线的“且慢”基金组合平台就是运用技术手段把不同基金组合,通过组合把单只基金的风险回撤降低、最终达到资产配置的目的。

硬币的另一面是,不少公司在拿到基金销售牌照后象征性地代销了几只产品,随后便开始枕着牌照过日子。公开数据显示,有数十家机构代销的基金数量少于10只,其中不乏获得牌照超过3年的机构。

上述公募人士也表示,现阶段越来越多的期货公司、第三方基金机构涌入基金代销领域,而这些“葛优躺”机构的牌照就是前者重点关注的,“但小机构现在很惜售,坐等涨价,所以也就是有价无市的局面”。

不过李颖指出,现在的价格只能体现产业投资者的开价,并不是市场定价,因为“没有成交的那批人的(价格)意愿,也没有体现”。

“目前,这些拿了牌照的机构还处于前期孵化期、没有充分优胜劣汰,如果接下来迟迟不能盈利、成本支出又很大,一定会有牌照以更合理的价格释放出来。”

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白着呢
推荐文章
上一篇:阿联酋政府斥资14万美元赞助区块链黑客马拉松活动 下一篇:旧金山地铁系统瘫痪,攻击者索要100个比特币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