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联收编第三方支付 谁贡献多谁就股份多

来源: 华夏时报   

11月初,新的网联平台建设方案就已向业内通报,新方案体现了公平、兼顾各类机构利益原则。”北京某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向《华夏时报》记者确认已经拿到了网联平台新方案,正在参与网联入股建设之中。

新方案否定了此前计划由两家支付巨头(支付宝和财付通)主导建设的思路,由网联平台的各参与方自主共建,确保从最初就统一技术标准和业务规则,即确保技术标准是网联自己的。该平台计划于明年3月31日上线。

除了支付清算协会,央行也将入股,以保证央行对网联平台这一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控制权和投票否决权。网联平台的股东上限是50家,募股机构在40家左右;股权结构方面,除了央行和协会,其余股东的股份份额最高不会超过10%,以防止网联平台被大型支付机构垄断。

上述高管称:“后期股权募集与建设参与程度挂钩,贡献多的股份多,比较公平。”

而针对外界关心的“占市场份额大头的支付宝和财付通在未来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网联平台会否改变目前的支付格局等问题,一接近支付清算协会的人士和上述高管一致认为,网联的建设,对两家巨头的市场份额应该不会有直接影响,支付业务并不会因网联对接而改变,只是与下游对接的银行渠道可能会出现变化,这个主要针对的是通道成本,另外就是对支付订单的处理速度会有一些影响。

多头开户模式的弊端

相比线下支付体系,眼下网络支付是一个自由的市场,支付机构可以选择通过银联、央行的跨行清算系统等再转接到银行,也可以选择自己直连银行完成支付,存在部分监管的盲区。

有第三方支付业内人士透露,目前在线支付接近90%都有意规避银联,而是采取银行与第三方直联,甚至不少第三方支付自己搭建了系统。

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支付清算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鹤认为,现有的支付机构通过在银行多头开户实现跨行清算的模式,造成了不少问题。

首先由于各银行机构业务处理平台标准和接口标准不一,造成多头开发、重复建设,资源浪费大,开发和管理难度也大,不利于社会资源的节约和处理效率提高。

“如大多数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是和银行分支机构一家一家谈的直联模式,这样的确造成了极大的资源浪费。”根据上述第三方支付高管观察,除了支付宝和财付通两家巨头,其他的支付机构对接的直联银行数量并不是特别多,有的公司也就十几家直连银行的通道。这本身也影响了支付业务的发展。

如此,通道少的公司依赖于通道多的公司,如A持牌公司通道业务多,那么B公司就转接A公司的通道,如此A就从中赚取了一把。甚至让一些非持牌机构有了开展支付清算业务的可能性,这显然是违反了央行支付清算要求。

其次,部分支付机构系统安全性及风控管理水平参差不齐,且缺乏配套的风险保障措施,已经有支付机构因经营不善发生系统性风险或破产倒闭,累及银行,对金融稳定产生了不利影响。

“第三方与银行直连,也会带来一系列安全漏洞问题,存在资金安全、金融诈骗、资金沉淀甚至客户备用金被挪用风险。”上述支付人士表示,近年来支付违规事件频出,央行下发了一张又一张罚单,甚至银联商务也被拉下水。

不过,尽管风险重重,但监管机构却监控不到第三方支付平台上的资金流向,这为赌博、贩毒、洗钱等犯罪活动留下了资金腾挪空间。

因此,赵鹤认为,这种清算模式有相对的封闭性,交易处理过程和交易信息透明度低,游离于监管部门的有效监管之外,已经产生监管死角。故而研究、规划并建设网联平台的根本初衷就在于此。

网联筹建按新方案启动

2016年4月,央行发布《非银行支付机构风险专项整治工作实施方案》,支付机构开展跨行支付业务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跨行清算系统或者具有合法资质的清算机构进行,明确将推动清算机构按照市场化原则共同建设网联,并向人民银行申请清算业务牌照。

事实上,网联成立的目的就是第三方支付公司清算结算业务,并将支付和清算功能彻底分开。此前央行副行长范一飞也透露,网联平台的定位是公共属性、安全性、便利性,鼓励创新和公平竞争,目的是提高支付机构的清算效率、交易留痕、资金可追溯、风险可控。

之后市场上一直流传着支付宝、财付通两家支付企业将牵头负责此事,想让市场化的机构前来牵头完成,以更好地适应第三方支付市场的需求。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在中国的线上支付市场中,市场份额前三的机构为:支付宝、财付通以及银联商务,分别占比50%、20%、11%。

彼时市场有更多声音称,如果大型的支付企业成为大股东势必会获得更多的话语权,参与规则的制定,又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情况难以避免。

正是由于原方案存在较大争议,后被否决。《华夏时报》记者从多家平台了解到,新的方案充分体现了“共建、共有、共享”的原则,由网联平台的各参与方自主共建,确保从最初就统一技术标准和业务规则,即确保技术标准是网联自己的。该平台计划于明年3月31日上线,支付机构将按照有关技术标准门槛分批接入。

按照网联最新规划,系统预计在明年3月上线,首期先接入支付宝1%的交易量,2017年底接入70%支付宝、微信支付的交易量。

除了支付清算协会,央行也将入股,以保证央行对网联平台这一重要金融基础设施的控制权和投票否决权。网联平台的股东上限是50家,募股机构在40家左右;股权结构方面,除了央行和协会,其余股东的股份份额最高不会超过10%,以防止网联平台被大型支付机构垄断。

针对业内关注的网联平台股权结构具体如何设计,接受记者采访的平台均表示方案更加倾向于保持“网联”的公众性,但是持股比例还是按照“出力大小来分,可以肯定的是在技术上、人力上,无论是蚂蚁金服还是财付通,都将领先。”

支付格局影响几何?

而在市场化上,人们更加关心的是未来网联、银行、机构将构建什么样的商业模式,如何打破现有的直联模式下的两方利益结构?

“网联的出台,对他们的市场份额应该不会有直接影响,因为他们的业务是不会变的。”上述北京第三方支付公司高管表示,只是下游对接的银行渠道可能会出现变化,这个主要针对的是通道成本,还有支付订单的处理速度会有一些影响。

“第三方支付想脱颖而出,还是要靠业务取胜,搭建更多的线上业务场景。”上述高管称,随着网购业务的火爆和监管层原则不再新增数量,第三方支付牌照越来越成为互联网巨头争抢的“香饽饽”。

尴尬的是,市场上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壳”资源是有限的。2011年5月至2015年3月间,央行一共发出了8批共计270张支付牌照。减去因违规被撤销的3张,目前市场上只有267张牌照,牌照成为稀缺资源。

但对于大部分第三方支付企业来说,作为一个支付工具他们却没有自己的客户和消费场景。除了少数的几个领先者外,大部分支付企业生存环境很艰难,没有规模很难实现盈利,仅仅是个“壳”资源状态。

而对于新公司来说,若要进军支付领域,只能通过收购原持牌公司这一途径,从而带动支付牌照交易活动。

8月至今,已有多笔关于支付牌照的并购交易完成,例如恒大集团收购广西集付通、美的集团(29.000, 0.02, 0.07%)收购深圳神州通付、美团收购钱袋宝以及最近的唯品会收购浙江贝付,而上市公司键桥通讯(13.650, 0.00, 0.00%)日前发布公告称,该公司拟以现金9.45亿元的价格购买上海即富信息技术公司45%的股权。认购完成后,该公司将成为拥有全国性收单业务支付牌照的上海即富的第一大股东。

而随着传统企业巨头、新崛起的互联网平台进入支付这一领域,在网联平台搭建的“统一接入、公平公正、共有共享”的互联网支付时代,第三方支付格局竞争将更加激烈。

来源: 华夏时报

艾迪
推荐文章
上一篇:深港通开闸 121家参与人试行 下一篇:互金车贷平台“红海”中厮杀 质押车贷或主未来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