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比特币江湖:产业格局清晰 安全风险犹存

来源: 中国经济网   

比特币成长的最大危机并不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自身。比特币扩容问题已将社区分成了两个极端派,支持者和反对者各自渐行渐远,比特币也正开始分裂成两个版本,不光是软件有两个版本,甚至还可能出现两个区块链“特朗普先生,您的围墙不会阻止比特币前进的脚步。”美国大选尘埃落定后,美国加州很多户外电子广告屏上都出现了这样一则广告,提醒人们注意逆势上扬的比特币行情。继英国脱欧比特币暴涨21%之后,美国总统大选引起的全球金融市场动荡,再次让比特币成为资金青睐的避风港,大选当天比特币价格上涨5%,突破近3年最高单价纪录。随后的几个交易日,比特币价格一度涨至5500元/个。

避险情绪,无疑成为今年以来驱动比特币价格上涨的重要诱因。加之比特币产量减半、全球资产荒和汇率波动等诸多因素叠加,比特币价格在今年走出了一波主升浪。事实上,在真正经历过2013年“上天入地”行情的比特币资深玩家和从业者眼里,如今的价格虽然再次冲上高位,但涨跌波动已不再是圈内人关注的重点。随着比特币行业的逐渐成熟,产业链上的创业和盈利机会更能撩拨他们的神经。

江湖座次已定

产业格局清晰

从当初的乏人问津发展至今,比特币的产业布局已十分成熟。从上游芯片和矿机生产商到中游矿机托管、矿池、矿工以及算力交易平台,再到下游交易所、钱包、投资者,每个环节都存在大量参与者。但多数人不曾细想的是,比特币圈内获利最丰厚的,并非媒体上频繁曝光的“暴富”投资者们,真正拥有财富和行业话语权的却另有其人。

“生产比特币无疑是行业最具话语权,利润最丰厚的环节。”比特币天使投资人郭宏才在圈内被称为“宝二爷”,是比特币圈内资深的玩家和创业者,起初当过比特币矿工的他,如今正在组建团队建设自己的矿厂和矿池。

“生产比特币就相当于拥有了比特币的发行权,目前来看,挖矿是这个行业盈利最稳定的项目,一年左右就可以收回投资成本。”郭宏才告诉《经济日报》记者,生产比特币依靠的是计算机运算能力,依托的是高科技芯片,由于比特币总量的上限是2100万个,并且随着比特币的产量增加,新比特币生成的速度会放慢,因此不像几年前人人都能挖矿,现在挖矿的门槛很高,需要巨大的算力基础。下一步,郭宏才打算在社区里将自己的矿厂进行ICO(Initial Coin Offering,可理解为首次代币发行),发行一种名为X的代替币作为类似公司股份形式的收益权,数字币爱好者通过购买该代币获得相对应的矿厂权利,而矿厂以此种方式获得资本支持。

“目前,如果以持有比特币的市值来说,上游的矿机生产商,持有的存量比特币最多。”长期研究比特币行业的李锋告诉记者,目前行业内的盈利水平基本是遵循着从上游到下游依次递减的态势。“目前产业链上游、中游基本形成了寡头垄断。矿机生产商主要以国内的比特大陆、嘉楠耘智等为主,目前国产矿机的算力输出大约可达世界总算力的一半以上,毛利率十分可观;中游矿池以AntPool、鱼池F2Pool、BTCC Pool、BitFury和ckpool为主,合计挖出的区块数占全球总区块数的80%以上,其中前3家也是国内公司,矿池以提供矿池服务收取手续费和出售自有算力为利润点,盈利能力强;下游交易所相对分散,盈利能力有所差别。”李锋说。

“比特币产业链上任何一个环节的市场占有率高,都能带来不错的利润,目前看矿机生产商的盈利能力非常强,而交易所基本处于微利状态。”比特币交易网CEO张寿松表示,目前国内交易平台在交易环节基本免收手续费,只在提现环节收取很少的手续费,盈利部分又要投入到平台的安全运营和维护,因而运营交易平台并不是一门特别赚钱的生意。

盗币时有发生

安全风险犹存

分析比特币产业格局后不难发现,目前的行业格局已经稳定,产业中上游的技术和投资门槛相对较高,不具备技术背景和资金支持的普通玩家大多会选择更简单的比特币交易方式获得比特币,而这些比特币往往储存在交易所提供的钱包里,这就给黑客提供了可乘之机。

“目前,比特币钱包主要有三类:在线钱包、桌面钱包和移动钱包。钱包主要由一些比特币交易所或者独立供应商提供。”比特币自媒体“洋洋访谈”创始人金洋洋告诉记者,不少玩家会选择交易所钱包方便交易,目前来看交易所越大越容易引起黑客的注意。“比特币的安全可以从两方面考虑:一是比特币自身的安全,二是交易安全。”金洋洋表示,由于比特币是通过数学算法挖矿形成,自身的安全性毋庸置疑,但交易所的风控体系很难做到完全安全,丢币风险很难根除。

最近一起盗币事件源于今年8月,香港比特币交易平台Bitfinex由于受到黑客攻击近12万个比特币遭窃,造成约7000万美元的损失。而该平台采用所有用户共同分担36%损失的模式,也就是说你的账户没有失窃,也要与丢币者一起“有难同当”。

“比特币的技术机制和原理导致它必然存在丢币风险,因为币是去中心化的,放在服务器上通过再多验证机制也不可能保证完全安全,黑客每天都会尝试对交易所进行攻击。不过,目前大陆地区还没出现过盗币的情况。”张寿松表示,由于国内的交易平台占据了全世界大部分的交易量,因此最易受到攻击,在几乎每天应对的反入侵工作中,国内交易所积累了不少风控经验,并持续加大对钱包控制和网站安全的投入,因而相对而言国内成熟交易所的风险反而较低。

扩容愈演愈烈

分裂危机潜伏

比特币的创造者中本聪在设计比特币区块链时,人为设置了每个区块1MB的大小限制,而随着比特币发行量的增多,目前比特币网络已经接近了这个上限,这就导致了交易时间延长,甚至在高峰时一些交易请求无法成功。对于是否应该提高区块容量上限的问题,比特币社区内部存在着巨大的分歧。

比特币联合创始人Mike Hearn曾公开表示,比特币扩容问题已将社区分成了两个极端派,支持者和反对者各自渐行渐远,比特币也正开始分裂成两个版本,不光是软件有两个版本,甚至还可能出现两个区块链。这两个分支分别是Bitcoin Core以及基于其同一程序的微变种程序Bitcoin XT。“沟通已经破裂了,双方都觉得自己是在保护比特币的去中心化,都认为自己是比特币真正的愿景。”Mike Hearn甚至最后表达了如不能将比特币改造,就只能将其抛弃的言论。

对此,郭宏才认为,如果比特币社区分裂并选择了不同方式,那么很可能会出现两个都叫比特币的数字货币,比特币这场试验将受到极大伤害,甚至失去大家的信任导致最终失败。张寿松表示,即便扩容造成了分裂,小部分人认可的方案最后也可能回归大众,最后被多数人的方案消化。“比特币成长的最大危机并不来自于外部,而是来自于自身,比如核心算法被攻破的问题。当量子计算机出现后,计算能力将以几万倍的速度提升,很多加密算法可能会失效。另外,可能还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取代比特币,受到更多人的认可。但不管怎样,扩容不会摧毁比特币社区,比特币的生命力也没有那么脆弱。”张寿松说。

“扩容是个技术问题,如果未来比特币区块链上想要承载更多的交易和应用场景,那么扩容是不可避免的。”张锋认为,比特币发展的瓶颈主要在于扩大比特币及其区块链的应用场景,随着挖币激励减少,开发出更多应用场景来支撑比特币的价格更为重要。但不管比特币未来运数如何,当前的处境确实尴尬,一方面争论了一年多的扩容问题悬而未决,另一方面,所谓的应用场景一直难以落地。

来源: 中国经济网

白着呢
推荐文章
上一篇:印度废币禁令不见央行行长身影 各大媒体发出通缉令 下一篇:*ST商城被疑贱卖盛京银行股权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