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间资本缺席“票交所” 票据中介未入试点名单

来源: 经济观察报   

12月8日上线的票交所系统正在紧锣密鼓筹备中。

一家股份制银行同业业务部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由于票交所一期系统目前将与电子商票(ECDS)系统并行,日前首批试点机构关于ECDS系统的培训和一期系统的技术接入准备工作已经基本完成,除此以外,现在各家行都在自查阶段。“代理接入的制度下,风险环节主要出现在前端,因此各家行现在都在自查,以排除前端潜在的风险疏漏。”

11月初,央行下发了《关于做好票据交易平台接入准备工作的通知》(下称《通知》)与此前9月7日下发的《关于规范和促进电子商业汇票业务发展的通知》(银发[2016]224号,下文简称“224号文”),共同构成了2010年以来央行推动电票业务由虚向实的重要一步,体现了监管规范票据市场的决心。

《通知》称,为防范票据市场风险,提高票据交易效率,央行筹建票据交易平台,并拟于2016年12月8日组织交易系统试运行,从事票据承兑、贴现、交易、质押、保证业务的金融机构分批加入票交所系统。

票交所使命

2015年底以来,票据市场案件频发,纸票风险再度引起监管重视。

一位接近央行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票交所成立之后,票交所的成立将票据业务流程电子化、清晰化、平台化,让“灰色地带”暴露在阳光之下,将大大提高票据真实性查询以及流程追溯的效率,对于一票多贴、假票的情况,电票系统的追溯系统能够起到较好的防范作用。同时能够降低实体经济的信息不对称成本与融资成本,将使得票据价格更加透明。

票据交易平台交易系统建设分为两期。第一期实现纸质商业汇票交易功能,通过客户端形式介入;第二期实现纸质商业汇票和电子商业汇票交易功能,具体技术实力的机构可以直联接入。

根据央行的时间表安排,试点机构12月8日试运行和上线,试点机构成为会员,各银行类会员选择10家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明年1月19日各银行类会员选择全行10%的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2月20日各银行类会员选择全行20%的承兑行机构作为系统参与者上线;系统参与者由试点机构选择授权贴现机构和交易机构。2017年5月底前,所有参与者法人机构加入一期,6月底前完成全部系统参与者的推广上线;7月底前所有会员加入一期,推广工作完成。

为提升电票业务占比,确保电票承兑业务金额占比逐年提高,央行进一步明确了时间表:自2017年1月1日起,单张出票金额在3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自2018年1月1日起,原则上单张出票金额在100万元以上的商业汇票应全部通过电票办理。

来自普兰的观点认为,2015年电票签发占比在25%左右,2016年电票的签发占比有可能达到50%-60%左右,2017年有可能继续扩大到80%-90%,纸票退出市场的进程加快。“此前纸票在整个市场的份额中占比70%左右,一下子归零的做法既不现实也不科学。在线下流通领域,尤其是一些中小企业,纸票的存在一个重要作用是直接充当支付工具。因此,纸票份额慢慢降低需要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普兰金融投研部总经理季鹏飞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票交所对电票业务的运营主体进行了扩容:证券公司、保险公司、基金公司、资管公司等银行间债市交易主体可以通过代理接入的方式进入到转贴现市场。

在首批进入试点的机构中,除工行、农行等35家银行外,还包括美的集团财务公司、中国石化财务公司等2家财务公司,招商、海通、中信等3家券商,华泰证券资管、兴业财富资管、上海浦银安盛资管等3家基金管理公司。交易主体的扩大被业内视作为票据资产证券化铺路。

风险仍在

从整体试点方案来看,目前《通知》对于电票的推动中,银行继续成为交易所的中坚力量,非银金融机构作为交易商参与到票据交易将小幅受益,值得一提的是,作为市场重要的参与组成部分,此次试点中并没有票据中介的身影。“几次票据大案暴露了行业风险,也让票据中介成为风险排查的重点对象。如果试点机构里还有票据中介的话,会让很多市场参与者存在侥幸心理,这可能也是票据中介没被列入试点的原因。”一位银行人士如此评价。

在上述普兰人士看来,票据中介是存在必要且无法取缔。“真正的票据中介采取的是佣金模式,通过大数据提供各种报价信息,提供查询撮合服务,从交易之中抽取佣金,并不实质性地参与双方交易,这种模式其实是取缔不了的。但许多以票据中介的名义利用包装户经手资金的吃利差的模式也被划入了票据中介的范畴。”“电票贴现先放开对贸易背景的审查,有利于企业更多的通过票据市场进行融资,目前似乎增长停滞的票据签发市场有可能继续增长;在转贴市场上,转贴交易主体增加,交易效率与有所提高,交易量将以更快的速度增长,盈利有可能从单纯的依靠银行内部FTP差价或者通道等转移到依靠对市场趋势、杠杆资金、不同类别的票据等类债券化的操作;此外票据市场利率将更多地与同期限的债券市场利率进行联动与比较;再贴现市场上中小金融机构更方便快捷地享受央行的再贴现服务;电票系统接入以及改造优化将是后面半年部分中小机构的重点工作。”

季鹏飞告诉经济观察报,“票交所的建立对票据乱象整体会有很好的规范作用,但是前端因为包装户的存在带来的问题不会完全消失。而在一些企业间,纸票的往往被直接当做交易的支付工具在线下流通。在这个过程中,无论是一票多贴、假票还是包装户等违法违规问题都无法得以解决,因此短期内,风险因素仍然存在。”“我们也在努力申请成为票交所成员。当然这个需要等待监管的批复。”

上述普兰人士表示,作为市场参与者,普兰对票交所股权架构多元化有着期待,希望日后票交所能够允许民间资本入股,“票交所需要多方市场参与主体,既要包括金融机构,还需包括监管者、第三方服务机构,比如票据中介、会计事务所、律师事务所等。而除了票交所的建立,规范票据市场还需要逐步开发和规范票据资产包、衍生票据、票据互换、票据期权、票据指数等产品,建立票据中介甄别制度,引进合格的票据中介成为票交所的经纪商;建立票据评级制度,建设或引进合格的评级公司对银票和商票进行评级,推动商票的交易与发展。除此以外,推进票据法的修改,解决融资性票据的问题,推动商业本票的发行以及优化票据业务会计科目的处理,降低票据业务的税负。票据市场的乱象生成不是一朝一夕,同样,要治理乱象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

来源: 经济观察报

guoxiaodong
金评媒责任编辑
推荐文章
上一篇:瑞典实验现金转向数字货币 或给中国良好借鉴 下一篇:天茂变身保险集团走野路子 摒弃主业搭起新架构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cooljpm”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第一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