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 项兵——“大风流创新”:长江商学院的实践与探索

作者 | 项兵

来源 |《财经》杂志 2022年第26期 12月19日出版

项 兵

长江商学院创办院长

中国商业与全球化教授

项兵院长所谓的“大风流创新”,是指具有引领式的、原创的、开辟新行业及新赛道的,在全球具有一定的可借鉴性与可复制性,并具有全球相关性及重大影响力的创新。

“大风流创新”,推动了多家有着全球价值获取能力的大型企业的诞生。大风流创新企业所创造的新产品和服务,颠覆传统的生活方式和商业模式,重构商业生态和经济体系。

相对于蓝海式的创新,大风流创新不仅具有原创性和引领性,更为重要的是其影响的广泛性、深远性及全球性。大风流创新的企业包括微软、亚马逊、脸谱、谷歌、特斯拉、奈飞等。

面向未来,中国需要也能够产生一批引领全球的大风流创新,这或许是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号巨轮乘风破浪、扬帆远航”的重要力量之一。笔者坚信,中国将成为继美国之后第二个能够产出一批“大风流创新”企业及机构的国家。

从这个意义而言,探讨“大风流创新”的企业或组织的打造,总结其可复制与可借鉴的经验,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本文将分享长江商学院在管理教育上“大风流创新”的探索与实践,以期更好地探讨打造一所大风流创新组织的成功方程式。

打造一所世界级商学院的基本面

要进行“大风流创新”,首先要修炼内功,打好基础。笔者认为,一所世界级商学院的基础,是拥有一个全职的世界级教授队伍。

具备了这项基本面才可能谈及其他发展;缺乏这项基本面,就只能追求排名、认证,可能会局限于流于形式的表面功夫。

基本面

打造了一支全职的世界级教授队伍,这在亚洲商学院之中是少有的

取势于中国经济的崛起,政府、企业界和李嘉诚基金会的大力支持,兼之长江秉承“教授治学”“学术研究立校”,自身也进行了一系列机制和体制的探索,长江和全球排名15位以内的商学院直接竞争,基本上用同等待遇竞聘到一批在世界管理学术界享有盛誉的学者全职加入长江。

7883243179ebf-48cd-4eac-8de8-0acdab0ba10c.jpg

长江商学院目前共有55位教授,其中全职教授41名,实践教授8名,访问教授6名。

他们拥有世界顶尖院校的博士学位;

大部分曾执教于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芝加哥大学等全球知名大学与商学院;

多位教授曾获得沃顿商学院、芝加哥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世界知名商学院的终身教职甚至讲席教授。

他们在加入长江之后仍然可以持续产出世界级的学术成果。

2005年至2009年,长江教授在国际顶级学术期刊的人均论文发表数量名列全球第六;

近六年间,在国际权威管理学期刊上累计发表论文127篇,共获得102项世界级学术奖项。

基本面之上的家国情怀:

培养出一批“四通教授”,原创了一系列开天窗式的管理理念及洞见

从创办之日起,长江商学院便高度重视“四通教授”(通理论、通实践、通国内、通国际)的培养。

与此相关的是,三位长江商学院教授曾鸣、陈龙与廖建文先后被阿里、蚂蚁金服、京东聘为首任的首席战略官。

一所年轻的商学院,培养出三位顶尖企业的首席战略官,这在全球是独一无二的,也体现了长江商学院原创管理理念、洞见及思想对中国企业的商业价值。

长江商学院之所以能历练出一批“四通教授”,主要得益于以下三点差异化优势:

第一,长江绝大部分教授在世界顶尖商学院担任过终身教职,具有多年的、丰富的教学和研究经验,能够带来全球先进的管理理论、理念及实践,以及全球视野;

其次,得益于李嘉诚基金会的慷慨支持,长江在中国问题研究上做了大量的投入;

此外,长江的学员及校友汇聚了一批中国各行各业可能最前沿的商界领袖,这些优秀的企业家校友与长江的世界级教授教学相长。

打造了一支全职的世界级教授队伍,这成为长江区别于国内其他商学院的一个重要差异;培养了一批“四通”教授,原创出一系列开天窗式的管理理念及洞见,这成为长江有别于其他世界顶级商学院的差异之处。这两项差异化战略,使得长江具备了成为一所世界级商学院的基本面。

在此坚实的基础上,长江人得以超越认证和排名,始终以“长江能为推动国家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做些什么”的质朴初心出发,取势于中国的再次崛起及全球大变局,在“月球看地球”的视野下,“敢于干前人没有干过的事情”,不断地“取势、明道、优术”,在管理教育上进行了一系列的“大风流创新”。

大风流创新: 全球新一代商学院的探索与实践

追求排名及认证是不可能诞生像谷歌及亚马逊这样的“大风流创新”的,受制于排名及认证,其思维及打法必定是追随、复制或者应用。

长江大风流创新的原点,永远是面向未来,不断地探讨长江如何能为中国乃至世界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作出独特的贡献。

大风流创新:

商学院传统客户群体的拓展,独创“灌顶式”打法

1)拓展至备受尊敬头部企业的掌舵者与极具影响力的创业家等商界领军人物

长江商学院创办之时,全球商学院的主要培养目标是以MBA为代表的职业经理人,EMBA的针对对象也以企业中层经理人为主。面向头部企业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极具影响力的创业家等商界领军人物的学习项目在全球的管理教育界少之又少。

百年未有之全球大变局下,头部企业的领军人物及创业家都需要不断地进行跨界及全球学习。长江商学院独创的、高端定位的“灌顶式”打法,先后为这个群体量身定做了三大学习项目:EMBA项目、中国CEO项目和企业家学者项目。

这些学习项目帮助提升商界领袖的格局境界及社会责任,也带来全球最为先进的管理理论和实践以及长江原创的管理理念和洞见,对于推动中国商业、经济发展及社会进步做出了独特贡献。

迄今长江商学院的全球校友超过2万名,其中50%以上担任企业/机构的一把手。长江EMBA项目直至今日,董事长、CEO占学员的比例近80%,在CEO项目与企业家学者项目中占比更高,长江在“灌顶式”打法的经验及成功在全球是独树一帜的。

2)拓展至“新生代经济迭代力量”的成长型企业,尤其是聚焦“独角兽”企业和即将成为“独角兽”的企业

笔者总结,中国社会经济取得巨大成就的发展方式中,“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成功因素之一。

所谓的“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指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新的大型企业和新富豪不断出现及不断迭代的现象。这种经济发展过程中不断涌现出的新“力量”,给年轻人提供了更多及更好的上升通道,增强了社会流动性,为推动经济繁荣与社会和谐进步作出了重大贡献。

中国在“经济上新生代迭代力量”培养上的巨大成功,具有全球可复制性和可借鉴性,可以为解决阶层固化等全球发展的重大问题贡献中国方案。

2015年起,长江推出了专门聚焦“独角兽”企业和即将成为“独角兽”企业创始人的非学位项目,先后通过与腾讯、百度、京东、微软(中国)及软银、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等企业的战略合作,打造了一个在国内具有较大影响力的培育独角兽企业的生态体系。

根据CB Insights 2017年至2022年3月发布的过去五年全球独角兽榜单,中国累计产生独角兽企业228家,其中长江校友担任创始人、联合创始人或一把手的独角兽企业41家,占中国上榜独角兽企业的18%,这在全球的所有大学及教育机构都是遥遥领先的。

大风流创新:

商学教育的社会责任及社会功能

1)将人文课程系统引入管理教育

早在2005年,长江便作为全球第一家商学院,将历史、宗教和哲学等人文课程系统地引入管理教育。这一创新是基于以下多维度的考量:

首先,善由心生。这有助于培育真正具有人文关怀和社会责任感的商业领袖,也可以帮助企业家从富足的生活(Rich Life),迈向丰盈的人生(Enriched Life)。

其次,修炼全球思维及价值对接能力,可以帮助中国企业从整合中国资源为主而一步步地践行“以全球应对全球”,有效地在全球实现互学互鉴及资源整合。而实现思维及价值对接的基础是人文底蕴。

第三,弘扬商业决策的历史观与长线观,有助于企业决策者带来更为长线的思维与考量。

第四,西方主导的“赢者通吃”思维不具备可持续性。“赢者经济”令社会公平受到挑战,不是包容性增长之道。

人文课程的系统引进是对世界管理教育的一个“大风流创新”,借此引领了全球管理教育由“优术”而“明道”,也由此开启了长江在社会责任领域1.0的探索与实践。

2)商学院逻辑的拓展

2008年,笔者观察到中国的基尼系数到了0.491,达到我国自2003年官方公布基尼系数以来的最高值。从这个角度而言,我国已成为全球收入不均问题较为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促动笔者思考:作为商学院,我们能够做些什么?

当时,全球传统管理教育的教育理念、方法和课程设计过于关注如何挣钱的“优术”,而对于为什么挣钱、企业的价值取向及社会功能、财富如何使用等相关“明道”问题重视不足。

长江开始引导企业家以更为宽阔的视野重视财富的整个循环:从如何经商,到为何经商、如何使用财富三个方面,提倡企业家创造财富要取之有道,在财富使用与处置上也要富有社会责任感与人文关怀。

长江由此首创推出了一系列有关公益慈善的选修和必修课程:

2010年,长江在全球商学院中首创设立48学时(一共六天相当于1.5门的EMBA课程)的公益学时制度,要求所有EMBA学员必须修满48学时的公益课程方可准予毕业。

2017年,将“公益学时制度”和“公益第一课”推广到学院所有学位项目。

同时,首创公益奖学金(2002年)、长江公益基金(2009年)、长江公益奖(2014年)等。“无公益,不长江”,这一理念已经深入人心。

这一系列探索拓宽了全球商学管理教育的边界,在引领全球企业和财富社会功能的变革方面,起到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也由此开启了长江社会责任2.0的探索与实践。

3)重视社会责任,弘扬社会创新

回顾过去70余年,尽管各国政府、企业及国际组织在企业社会责任(CSR)及ESG等方面作出了不懈努力与探索,但收入与财富分配不均、阶层固化及可持续发展等全球社会问题变得愈来愈尖锐及严重。

笔者观察总结,过往解决全球三大难题的实践往往以政府、企业或国际组织中的某一方为主体,各自为战,彼此之间可能缺乏有效的合作与协同,难以形成合力,难以有效地解决三大挑战。我们或许需要新的思维、方法和探讨。

本着这样的思考与观察,笔者提出了“社会创新”的概念,即通过加强政府、企业、社团组织、公民社会以及国际组织之间的协同合作,可以更为系统地应对经济发展及社会和谐的问题与挑战。

2016年,长江商学院开始将社会创新课程系统引入管理教育,成为全球第一家将“社会创新课程”列为EMBA学位项目选修课的商学院;

2018年起,将“社会创新课程”列为EMBA项目必修课;

2022年起,“社会创新”成为长江商学院所有学位项目的必修课和第一课。

同时长江在实践中积极探索“社会创新”的新思路,摸索出一条“中央政策+地方政府+当地企业+长江商学院+长江商学院校友生态体系”等多方协作的“吉安”乡村振兴模式,以跨界整合资源、为解决重大社会问题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这是长江商学院重视商学教育社会功能的又一项引领式创新,也由此开启了长江社会责任3.0的探索与实践。

大风流创新:

启动培育新生代独角兽的全球生态体系,为全球重大问题贡献中国解决方案

无论是发达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培育包括新生代独角兽企业在内的“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是为年轻人提供更好的上升通道,进而解决阶层固化、实现社会和谐的一个必要条件。

作为全球第一家开出聚焦独角兽项目的商学院,长江商学院全球战略的聚焦点之一是打造一个培养一批更为重视全球责任、社会功能、长线思维的新生代独角兽企业的全球生态体系。

2021年12月3日,长江商学院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签署合作备忘录,双方将联手推出非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培养项目及女性领导力项目

长江在建立新生代独角兽企业的全球生态体系方面已经取得了一些进展:

2021年12月3日,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签署合作备忘录,2023年双方将联手推出非洲“经济上新生代迭代的力量”培养项目及女性领导力项目;

2022年10月31日-11月4日,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工程学院合作,举办了硅谷创新领导力课程,聚焦硬科技驱动的新型独角兽;

2022年11月11日-12月16日,与瑞士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合作推出数字化生态体系及数字化转型课程;

2023年2月15日-17日,将和阿联酋政府合作,共同推出全球独角兽峰会及培育项目,致力于为海湾合作委员会(GCC)成员国、欧洲、非洲、印度乃至中亚培育更多新生代独角兽企业。

2023年5月16日-19日,将与新加坡黄埔集团、李氏基金联合推出新加坡独角兽论坛及培育项目,聚焦东南亚的新生代独角兽企业。

2023年9月12日-15日,将与韩国《每日经济》新闻社及“世界知识论坛”共同推出韩国独角兽论坛及培育模块,聚焦韩国等本土市场相对小的发达经济体中初创企业如何成长为独角兽公司。

面向未来,长江商学院将陆续推出聚焦地区(例如欧洲,拉美和美洲、日本)及聚焦行业的独角兽论坛及培育项目。

为全球重大问题解决贡献来自中国的方案,是长江商学院在新时代、新形势下发挥社会责任的使命之一,也是长江社会责任4.0探索的初心与愿景。

大风流创新:

跨界、跨学科的全球学习平台

中国企业要成为引领大风流创新的世界一流企业,其中一个显著特点,便是能够学习和借鉴全球最先进的管理理念及实践,并有效地整合全球优质资源,包括全球市场、资本、人才、科技、创新元素等。

与此同时,当前世界,多重颠覆式变革聚焦于一点。企业家不仅需要学习商学管理知识,还必须学习科技创新、商业模式、金融科技创新、管理创新及社会创新、国际关系、全球治理及地缘政治、人文及历史,同时关注全球大变局的各项变革,以帮助中国企业更好地把握机遇、应对挑战。这便是长江多年来持续打造一个全球跨界学习平台的意义所在。

长江跨界、跨学科的全球学习平台包括了哈佛肯尼迪学院、哥伦比亚大学工程学院、联合国企业司、剑桥大学丘吉尔学院、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沃顿商学院、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韩国延世大学商学院、法国ESCP商学院、迪拜政府执行委员会等全球超过40家知名院校及国际机构等,建立了一个比较完善的全球跨界生态体系。

大风流创新:

开启东西方管理理念与实践的双向交流

长江全职世界级教授队伍的归国,一方面将西方先进的管理理念和经济学理论、理念及实践系统及时地介绍回中国;另一方面,也通过对中国问题的深入研究,产生了一系列源自中国的原创的、系统性的、前瞻性的管理理念,并在全球舞台传播,打破了以往管理理念与实践从西方到东方的“单向交流”,助力于东西方在管理理念、思想和实践上的“双向交流”。

长江商学院过去20年在管理教育的“大风流创新”上,做出了一系列有益的探索,取得了一定的进步及成功。下面希望分享一下这成功方程式背后的思维、格局与境界。

第一,“月球看地球”的俯视思维

笔者提出“站在月球看地球”的“从上至下”的俯视思维,是对传统“从下到上”仰视思维的重要变革,这也是产生大风流创新的一个先决条件。

传统思维争议于“中体西用”和“西体中用”,在这种仰视思维下,我们只能做到拷贝、复制、追随和应用。在俯视思维下,才有可能洞察全球最新发展大势,超越“复制和追随”,实现真正引领式的大风流创新。

第二,“取势、明道、优术”思维

创办长江之初,笔者为长江商学院确立的发展战略核心是六个字——“取势、明道、优术”,这同时也是长江商学院一直以来秉承的校训。

所谓“取势”,是取全球发展之“势”,把握中国及全球发展大势,具备清醒的自我认识、开放的全球视野和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

所谓“明道”,是明新商业文明之“道”。这是长江一切“大风流创新”的初心所在。面向未来,长江有责任培养一批真正具有全球担当、社会责任以及长线思维的企业家,并联合全球志同道合的伟大机构,为全球重大问题的解决贡献中国智慧及方案。

所谓“优术”,是优管理之“术”。我们的企业需要掌握全球最为领先的管理理论理念及实践,同时也必须在面向未来的管理理论及理念上做出更多原创性的贡献。

第三,“以全球应对全球”:全球视野、全球互学互鉴及资源整合、全球担当

面向未来的企业,需要取势于全球大变局和中国发展新时代,不仅要为中国的再次复兴,也需要为世界的经济发展及社会进步作出更大的贡献。

全球视野是发现全球问题的一个前提条件,也是更好地践行全球互学互鉴及全球资源整合的一个必要条件。强调全球视野及全球责任也是长江商学院的战略差异化之一。

创办20年来,长江商学院在管理教育的“大风流创新”方面进行了一些起步与探索,无论是在中国本土市场,还是其他市场(包括主流的欧美日韩市场)都取得了一些进展。

在国内,长江已成为世界一流商学管理华人学者回到中国全职工作的首选,也成为了中国企业商界领军人物以及未来新生代商业精英学习管理的首选;

在全球,长江在新生代独角兽培养数量及全球生态体系构建方面首屈一指;

涵盖中美两国最顶级企业数字转型的研究和洞见全球领先;

在社会创新方面的理念与实践也取得比较大的影响。

但是相距斯坦福、哈佛等全球最具影响力的学校,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无论是吸引全球的、多元的、最顶级的教授(我们目前以华人为主)加入长江,还是吸引全球的青年才俊乃至商界领袖首选长江学习,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希望通过本文的分享,能与同仁们共勉,激励更多的教育机构、企业以及其他机构在面向未来的大风流创新方面进行更多的、大胆的探索,为拓展中国发展道路做出贡献,同时也为全球重大问题的解决贡献更多的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文章来源:《财经》杂志 2022年第26期 12月19日出版


企业资讯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