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章当学罗永浩

作者: 道总有理   

起起伏伏,裹挟于智能手机浪潮中的创业者们,似乎渐渐迎来了自己的“归宿”。

13日,老罗微博发文,退出社交平台,再次埋头创业,而快要还完的债务,彻底为他在智能手机行业折腾数载、无功而返的故事画上句号;同一天,吉利收购魅族板上钉钉,黄章终究没能守住自己引以为傲的魅族,最后选择了放手。

2009年,当黄章拿着国内第一部使用电容式触控屏的智能手机魅族M8,炫耀魅族5个月达成5亿销售额之时,罗永浩投注大把心血的牛博网却被关停,此时的他不知道自己下一个创业赛道上,已经在起跑线上落后了许多。不过,世事无常,辗转十数载,黄章也不曾料到自己现在会与老罗一同站在寻找下一站的十字路口。

但相比老罗退网的舆论轰动,不见身影的黄章似乎被大众遗忘了。

折腾不止

黄章和罗永浩,交集甚少,但如果将两人放在一起对比,可以看出共同点颇多。一个自诩连续创业的理想主义者,一个被称不懂变通的理想主义者,两人在产品上偏执,在设计上自我,在工作中脾气不好,稍有不合心意就劈头盖脸地怼人,同时他们又抱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干翻苹果。

其实往前看,你会发现,集中这些特质的上一个人是苹果的乔布斯。

或许正是因为“人设”相似,老罗和黄章互看对方不顺眼。老罗每次评价魅族和黄章,先来一波认可,但后边一定跟一个转折—魅族是个乡镇企业,黄章的智商有问题。黄章提到老罗时,更为直接和自信:“比做产品,我可以秒他们(老罗和雷军)几条街”。

黄章和老罗为数不多的交锋,都输在了说话艺术和水平上,这也恰好暴露了黄章“嘴笨”的缺陷。老罗这几年卖锤子、进直播、再创业,社交平台的活跃几乎帮助他成功完成了自己的人生转折,而且实打实地赚取了大众的好感。黄章呢?好几次的直言直语,虽让他人难堪,可自己更难堪。

2-1.jpg

而今,他或许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会沦落到与老罗相似的处境。根据最新公开的信息,湖北星纪时代已和珠海魅族以及涉及交易的股东签订协议,其中,黄章的持股比例将从49.08%降至9.79%,阿里系的淘宝中国将出清27.23%股权后彻底退出,湖北星纪时代则获得对珠海魅族的单独控制权。

和老罗把锤子卖给字节跳动的心情可能相同,黄章和老罗深知他们的手机梦不会在接盘者的身上延续。字节跳动买锤子,是为了补足自己的教育板块,吉利收购魅族,更多的是看中了魅族的软件能力,至于魅族作为手机品牌存在的价值,可能会消耗殆尽。

外界好奇,至今都没现身的黄章,何去何从?

黄章不比老罗,老罗从新东方出走后,连续创业多年,“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几个字完美诠释了他的创业故事,也正是这种执着的精神让其到现在仍拥有大批拥护者。黄章与其相反,退隐、复出、退隐、复出,他既想过自己悠哉悠哉的日子,撒手不管,又想不失去魅族这张曾经的“王牌”。

老罗尚且能从债务泥淖中翻身,黄章的处境比之只好不差,只是,黄章要想重新站在互联网舞台的中间,他首先得学会像老罗一样勇于折腾。

与资本妥协

创业维艰,在当下,创业者和VC们更深有感触。一位在头部双币VC工作的员工称,2022年至4月,他所在的VC还没一个项目过会,不止他,公司整体没一个项目过会,他感概“从业以来,前所未见”。

不少投资人调侃,现在最好的投资,就是不投资。不过,停滞的创投圈似乎仍对老罗青睐有加。有知情人士透露,不少VC投资人已经找过罗永浩,大家看中他曾经创业路上连续失败的经验。一位VC合伙人在朋友圈感慨,“由衷致敬这样创业者,如果有机会,还是会愿意携手同行”。

与老罗不同,黄章自视甚高,他排斥资本,资本似乎也不认可他。

2009年魅族M8问世至今,魅族仅有两次重大股权变更,一是2015年阿里投资魅族5.9亿美元,海通开元也投资了6千万美元,这是魅族第一次引入战略投资;二是2019年珠海国资委入股魅族科技,据悉,当时珠海国资委给予魅族6年时间,准备上市。

与其他手机厂商不同,魅族为数不多的融资,伴随着的都是公司的危机。因为黄章不喜资本,早在2004年,IDG就曾找到当时还在做MP3的黄章谈判,希望能投一笔钱进来,他不仅拒绝了,还告诉对方,投资商都是投机倒把的“操蛋分子”。

对资本的排斥也使黄章没有接受雷军。09年,雷军通过珠海当地政府介绍找到黄章,他想以投资人身份成为魅族董事长,并希望黄章能拿出5%的股份吸引林斌加盟,可被黄章拒绝了。据传闻,黄章和雷军的这段“恩怨情仇”中,还有一个细节,雷军最开始确实是想投资魅族,但不同意的不只是黄章,还有林斌等人。

或许是看出了黄章对魅族极强的控制欲,他们担心“一山难容二虎”。事实证明,“劳模”雷军若当了魅族的董事长,恐怕也很难理解这位时不时就跑去隐退的合伙人,心生间隙是迟早的事。

3.jpg

在资本上,老罗比黄章聪明得多。2012年,锤子科技刚刚成立,罗永浩拉来了900万元的天使投资,数目不大,可背后的投资人有阿里十八罗汉之中的吴泳铭和盛一飞、陌陌的唐岩、猿题库的李勇等人。2014年手机还没造出来,锤子科技已经完成了多个投资机构参与的B融资

虽说融再多的钱也没能拯救锤子科技,可这段创业历程起码给其积攒了不少创投圈的资源,而黄章要想再创业,一是互联网无风口许久,赛道难寻,二是连VC们也勒紧了裤腰带,不敢随意“下注”,摆在他面前的路是什么,无人可知。

不要得罪用户

自一手创建魅族,黄章用了十多年的时间,守着自己的控制权,但最后却不得不亲手把控制权交出去。他失去的其实不只是魅族,还有“精神领袖”与“理想主义者”的光环,以及光环之下的一个个拥护者。

2014年,黄章第一次出山。外界嘲讽魅族是“神一样的产品,猪一样的营销,背后有个乌龟一样的老板”,黄章气不过,对外自夸道,“社会化营销必须有一个与众不同的,又有魅力的,又有强大思想的,随时说一句话可能颠覆人家对价值观、对人生观的认识的一个灵魂人物,那个人就是我”。

黄章对自己的营销能力深信不疑,正如他每次复出,都自信自己能够拯救魅族。可当魅友们每次心怀期待,深信黄章亲自打磨的梦想机能向外界证明魅族的实力时,结果却总是差强人意。近两年,魅族始终徘徊在国产手机“others”之列,最初对黄章的信心逐渐转变为失望。

魅友流失,黄章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魅族18周年时,魅族18系列面世,可黄章明知魅族品牌溢价不够,性价比不高,还强行拉高价格,这一疑似割韭菜的举动,令不少魅友称这款新机为“收棺之作”。此后不到半年,魅族18系列果然价格大跳水,可这时魅友已经不再买账。

产品失去追捧,黄章渐失风度。

以前,他喜欢泡在魅族社区里,与用户交流产品设计、技术等问题,用心去修改,现在,一言不合叫人滚,彻底得罪了还在魅族社区苦苦支撑的魅友。一位从大学就使用魅族手机的用户直言,“一个在自家论坛,骂消费者爱用用,不用滚的老板,不是傻逼是什么”。

老罗脾气也大,经常怼天怼地,大放厥词,可自带流量的他深知维护个人影响力的重要性,他一面跨界直播带货,保持存在感,一面积极还债,树立负责任的创业者形象,这其实也是对追随者或粉丝的一种回应。而黄章已经“消失”在手机圈很久了。

20212月,魅族发布内部信显示,黄章卸任魅族 CEO,由其亲弟弟黄质潘接任,直至此次吉利拟收购魅族的时候,黄章还是没有公开现身。再去魅族社区看看活跃的 J.Wong,他的帖子停留在2020119日。那一天,他连发了两个帖子。

对比高二退学的老罗,黄章是初中毕业。相比多上了两年学的罗永浩,黄章在公司经营上,格局与眼界稍微差了一些,他似乎只想做个可以牢牢抓在手里的传统小作坊,每年出款手机,每年赚点钱,然后财务自由、生活滋润就行;而在人事上,他也被舆论批评常常以自我为中心,说话不留情面,老罗虽然有时候也会如此,但往往会用幽默作为缓冲,而黄章则直来直往无所顾忌,这样不仅容易失去创业的伙伴,寒了人心,而且最后也会有损品牌的调性。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2006年,黄章预测到MP3没落,率先转型智能手机,这才有了魅族在移动互联网浪潮下的一席之地,可现在魅族即将消弭于国产手机市场之中。黄章若不思变,也或将随魅族而渐渐被人遗忘,但这是曾经的魅友们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仍保留一丝期待,希望黄章能带来惊喜。

道总有理,曾用名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daotmt)。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道总有理
歪思妙想创始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