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医美回归医疗本质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副院长王志军教授

周迅面对自己第一条皱纹时,曾难过到号啕大哭。面对衰老,有多少人可以选择漠视,毫不介意?

近日,新氧最新推出《新青年抗衰老态度调查报告》,提出“95后比80后更怕变老”的观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有没有好的解决之道?带着这些问题,我们专访了从业30多年、国内著名面部年轻化专家、整形美容学教育家、国务院特殊津贴获得者、西安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副院长、面部年轻化研究所所长王志军教授。

image.png

问:你说抗衰老是个伪命题,为什么这么认为?

王志军:从科学角度来讲,衰老是不可逆的自然过程。人类为实现长生不老追求了上千年,也做了很多尝试,但新陈代谢不会停止,这是自然规律。

按照国际通用的说法应该是“面部年轻化”。实现面部年轻化,得益于解剖学研究的积累和深入,除皱术更加先进,有效地实现求美者对面部年轻化的诉求。

问:10月22日,根据大数据分析出炉的《新青年抗衰老态度调查报告》,显示20到25岁的女性对衰老的焦虑程度更高,如何理解这样的情况?

王志军:随着经济社会发展,个人和群体都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一方面是社会学压力,一方面则是生物学压力。

由于年龄增长,在两种压力共同影响下,使得个体在社会中的竞争力下降而产生的焦虑。多数个体都有这种情况,只是不同行业、不同个体,程度不同而已。

典型的例子如演员这个职业,他们不惜投入重金改善面部,否则很容易被更年轻的人替代,导致无工可开的窘况。

问:报告中指出,求美者对皮肤软组织松垂的焦虑最强烈,其次是身材变形、头发脱落、睡眠等。在选择面部年轻化的方式中,绝大多数人愿意通过医学美容手段实现,你怎样看待这样的选择?

王志军:这么说吧,要想实现面部年轻化,医学美容是唯一途径。而现实中,大部分人对这一专业的信息知之甚少,缺乏正确判断,而被一些“反智”的“伪科学”迷惑,有的人不但要承受身体和精神上的折磨,甚至有人为此失去生命。

我在这里提醒广大爱美者,只有相信科学整形美容,才能实现面部年轻的目标,拥有健康的身体、健康的生活。

image.png

问:就像您刚才所说,选择医美实现面部年轻化的人中,最关切的安全性,其次是效果,下来是性价比。请您结合30多年的经历谈一谈,是什么导致这种情况?在国内成为一名合格的整形医生,需要具备哪些条件?

王志军:和国际医学中心整形医院院长郭树忠一样,我们都曾长期在公立医院任职,始终将质量与安全放在首位,强调回归医疗本质,以安全为前提,以效果为目标,30多年从来没有变过。只有这样,才能让这个行业健康发展,才能赢得公众的信赖。

问:选择医美项目时,有近50%的人“希望获得提拉紧致的效果”,排到第一位。接下来是嫩肤,有15%的人选择。能不能详细说一说,这两个项目的特点、优点,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每个人都适合吗?

王志军:不管是哪种项目,求美者首先要分清楚自己的问题和诉求,再根据医生的诊断确定采用哪种方式。

一般来讲,人体代谢由合成代谢与分解代谢组成,用来平衡调节人的体脂、肌肉量、生长发育、老化速度及总体健康状况。女性在22岁时内分泌和其他系统都处在最佳状态,此后便会逐渐呈现衰老迹象,皮肤松垂只是显性症状,深层次的原因是皮肤以下软组织如SMAS松垂。要解决面部问题,最理想的方式是改变深层次的松垂软组织。

image.png

问:您谈谈国内外医美在面部年轻化领域的情况,自己在这方面有采用什么技术?这项技术怎样产生的,与其他技术相比有什么特点?

王志军:关于这个问题,我有乐观的一面:中国的求美人数最多,但也有隐忧:相比发达国家,尤其是美、日、韩,中国还有相当大上升空间。

我去过国内不少地方,发现医美行业空缺的是学科建设,缺少研究和创新。在国医整形医院,我遇到了有同样追求和理念的郭树忠院长,打造专业精、有社会责任感的团队,尊重行业发展规律,重在研究和技术创新。

在面部年轻化整形外科领域,我们为了实现轮廓清晰、线条流畅、脸型变小这三大目标上,从20世纪初至今,团队创新产生了不少的治疗方法。我在常年的临床实践中,结合这些技术不断地尝试和研究,改良了超高位SMAS除皱术,也是世界上目前呈现形态较好的术式。2018年10月31日首次为一名38岁的女性实施这项术式,结果很满意。

这项术式最大特点就是将深部最松的SMAS层和颊脂垫、颧脂肪垫等松垂的软组织层次和结构提拉紧致,并且将颈阔肌、眼轮匝肌等降肌变为提肌,实现提苹果肌、治疗羊腮的面部年轻化效果,非常自然。

问:如何看待医患关系?如何解答求美者的敏感问题?前来咨询的患者中,提问最多的问题是什么,她们最关注什么?

王志军:刚才,我与一位求美者通过视频问诊,她之前在别的机构做了脸部埋线,但又担心影响下一步除皱术效果,希望我能给出具体意见。她这种情况就比较典型,求美者在脸上实施手术前都会通过不同渠道了解相关信息,有哪些是适合自己的?为什么有切口?解决老化问题的方法是什么?这些问题回答不了,就容易导致结果的偏差。

对于问诊的人,每个的诉求不同,问题也不同。我都会通过打比方的形式,将诸如面神经、韧带组织、SMAS等晦涩的专业术语换成可以理解的说法,强调术式的安全性,高度关注最终结果,因为这是求美者的目的。

问:自己从事此行业有多长时间?为多少求美者解决了困扰?能不能说出一两例让你印象深刻的案例?

王志军:从20世纪80年代算起,有30多年了。早年有一段时间,每周都有10台手术,这些年下来做了3000多例,患者都很满意。

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一位17岁的女孩,由妈妈领来的,而她妈妈十几年前也是由我作了面部手术。这个女孩脸部严重的男性化,皮肤粗、眼睛小、方脸,根据她的实际问题,通过实施定性、定量、定位的软硬组织手术后,妈妈看着她哭着说:我终于有女儿了。

问:随着社会不断发展,人们对“美”的认知更深,也更愿意接受通过医美驻颜,要做到行业健康发展,还有哪些地方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共同改进?

王志军:美是种高尚的生存生活质量,不论哪个时代都缺不了,为了美人们愿意尝试程度办法。要想让我国的医美行业健康发展,提高公众的信赖,医美机构必须实现由数量型到质量型的转变,由以机构为中心到以求美者为中心,回归医疗本质,实现经济价值与社会价值并重,医美行业才有未来,才能健康发展。

从2017年开始,为了加强对医美行业的监管,实现行业健康发展,国家多部门联合采取专项行动,下发多个通知、指南和工作方案,这在很大程序上规范了行业。

问:如何看待医美机构在线上平台推广的新形势?如何理解健康的美?

王志军:从社会发展来看,这是一种趋势,各行各业都一样,我们要适应这种变化。线上平台方便信息传递,让求美者更快了解求医信息和行业动态,要想有序发展,还需要正确引导,防范不良信息的误导。

从医学治疗来看,健康实现了雪中送炭,而医美则是锦上添花。两者都是以生命科学研究为前提,追求身体、心理的双健康。通过容颜和形体的重塑,获得高于公众认知的美,才是整形美容的出发点和落脚点。

王志军简介:

主任医师、研究生导师。

1958年1月,出生于辽宁省北镇市。

1982年,从锦州医学院本科毕业,留校解剖教研室任教,被评为优秀教师,获科技成果二等奖。

1985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医科大学攻读硕士、博士。

1988年—2003年,在辽宁省人民医院整形外科工作,历任住院医师,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副教授,主任医师、教授,科副主任、主任,大外科副主任。参与国家973计划的“自然细胞外基质的组织工程”研究。

在辽宁省人民医院工作15年,三次荣获年度先进工作者,两度荣获医院十大杰出青年,三次荣获年度科技成果一等奖,一次荣获科技成果二等奖,是辽宁省人民医院的第一个硕士和第一个博士。

1993年—1995年,王志军受卫生部委派赴利比亚“卫生部烧伤与整形外科中心”工作,任烧伤和整形外科医院专家组长。

1994年,获辽宁省科技进步一等奖、大连市科技进步三等奖。

1997年获国务院特殊津贴、国家级有突出贡献的医学专家。

2010年,获教育部科技成果二等奖。

历任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会委员、中华医学会整形外科学分会面部年轻化学组组长、《中华整形外科杂志》编委 、《组织工程与重建外科杂志》编委、《美容整形外科杂志》执行主编、中华医学会医学美学与美容学分会副主任委员、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 副会长、整形美容协会届常务理事。

擅长高位SMAS除皱术,面部年轻化的综合治疗,面部异物取净,各种“微整形”后遗畸形整形修复。亚洲除皱技术及其解剖学奠基人,世界上深入研究面神经分支解剖学的学者,以及世界上SMAS除皱术例数较多且并发症少的医生。

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读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企业信息
最新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扫码或搜索 "JPMMedia"
    关注金评媒微信公众号
    互联网金融媒体 | www.jpm.cn 关于金评媒 加入我们 订阅 官方微博